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65章:爹爹害羞了!
    她伸手去拿楚知白手中的药瓶,楚知白盯着她那缠满纱布的爪子,攥紧药瓶轻哼:“你确定你那爪子能行?”

    “能行能行!”苏沉央摇着手,讪笑:“您瞧瞧,可灵活呢!”

    楚知白瞧着那肿得分不开丫的手指头,一脸鄙夷。

    “行什么行!坐好别动!本王亲自给你上药,你该感到荣幸!”

    “王爷,这荣幸,现在我不想要!”苏沉央慌慌推拒,“有表小姐在,这份荣幸会要了我的命的!”

    “怎么又要命了?”楚知白皱眉。

    “这很明显嘛!”苏沉央哀叹,“我只是住进了江东王府,就被她刨成这样,她要是看到您亲自给我上药,还不把我整张面皮都揭了去?”

    “想多了!”楚知白轻哼,“她今日怕是真中了邪,往常从未这样过!”

    苏沉央在心底哀嚎,大佬原来也有眼瞎的时候啊!

    就那表现,说中邪他还真信了,骗鬼鬼都不信好嘛!

    不过,也因此说明一件事,在对于柳纤纤的事上,大佬是无限宽容的。

    他愈是如此,苏沉央愈是如临大敌。

    “不管是中邪还是发疯,既然王爷想要我帮您劝服她,那就不能让我成为她的情敌!”她认真道,“王爷,算我求您,以后在她面前,您可千万别给我好脸色!实在不行,您打我一顿都成,但像今天这样亲自抹药买衣裳之类的暖昧之事,万万不可再有了!”

    “什么暖昧?”楚知白立时涨红了脸,“就抹个药而已,哪里就暖昧了?本王还经常给容景他们上药呢!至于买衣裳,那……那不过是凑巧……你不要想入非非!”

    “我没想!”苏沉央认真摇头,“但就是这种凑巧,以后也不可以有!王爷你记着,你对我越坏,柳姑娘就会对我越好!只有这样,我才能接近她,只有接近她,做她的朋友,我才能劝她从良啊!”

    说到这里,苏沉央不自觉又叹了口气。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将是一个极为漫长曲折艰险的过程……

    “什么叫劝她从良?”楚知白那边一脸黑线,“苏小刀,你会不会说话?”

    “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苏沉央叹口气,“你懂我的意思就行了嘛!”

    楚知白:“……”

    “药瓶给我吧!”苏沉央伸出手。

    楚知白没动。

    不知为什么,他今天就想给她上药!

    他主动向人示好献殷勤,从来就没被人拒绝过!

    当然了,这样的时候极少,现在被她拒绝,他觉得很没有面子,很不爽。

    “怎么了?”苏沉央歪头看他。

    “上药!”楚知白的手指固执的停留在她脸侧。

    苏沉央:“……”

    今儿果然是撞邪了啊!

    算了算了,仅此一次吧!

    苏沉央仰起脸,楚知白的手似蜻蜓一般落在她脸上,指腹轻轻涂抹着,那药膏清凉舒适,原本火辣辣的伤口,瞬间好了不少。

    “秋哥哥这药膏就是好!”她吸了吸鼻子,大言不惭的夸自己。

    “秋公子做的,自然是最好的!”楚知白回,“涂了他这药膏,你脸上这伤口,一点疤痕都不会留的!”

    “那真是太好了!”苏沉央呵呵笑,“谢谢王爷了!”

    楚知白“嗯”了一声继续涂,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苏沉央是心底无私,脸仰着,脑子里却已在想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柳纤纤“从良”。

    楚知白却有些心猿意马。

    一开始他其实也是心如止水,就单纯的不想她毁容,想帮她快点把药涂上。

    可涂了几下后,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有点不对劲了。

    也许是因为手底这张少女的脸生得太美丽了些,又或者,是他平日里跟女子接触实在太少,他忽然觉得,手底这张脸真好看,好看得叫人移不开视线。

    以前离得远时,也不甚在意,如今离得近了,方知她的皮肤是真的好,白里透红,吹弹即破,像是夏日枝头那粉嘟嘟的水蜜桃,阳光细碎如金,洒在她脸上,照得这张脸纤毫毕现,那脸上细细的绒毛,触在指端,带来奇异的酥痒。

    那种酥痒感,他以前也是感受过的,从那个妖女身上。

    那妖女的皮肤也很好,那晚她面色潮红,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汁水鲜甜,气味芬芳,她的眸子也如她这般幽黑清澈,那睫毛浓翘,似蝶翼一般扑闪着,蝶翼扑在他脸上,轻羽刷过脸侧,令人血脉贲张……

    “爹爹,你脸怎么这么红?”

    一道清脆童音忽然打断他的回忆,楚知白手指颤了颤,瞬间清醒过来。

    这一清醒,他的脸更红了。

    该死的,刚刚他在想什么?

    眼前坐着的这位,可是秋公子的心上人!

    他怎么能对着她意淫……

    都怪她妖女,那妖女摄人魂魄,即便已过三年,仍能让他神魂颠倒,该死的,若是抓到她,定不轻饶!

    “王爷,你是不是生病了?”苏沉央关切问,“不光脸红,气息也不正常哦!该不是发烧了吧?”

    她说着,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试他的额头。

    谁知楚知白却像被吓到一样,忙不迭的避开她的手,将那药瓶扔到她怀里,转身就走。

    “哎,这就走了?”苏沉央一脸懵。

    大佬的心思真难猜,刚刚非要给她擦药,这药擦到一半,说走就走,连个招呼都不打!

    “嘻嘻!”楚知非掩唇窃笑,“娘亲,爹爹害羞了!你刚刚对他做什么了?”

    “我哪有做什么?”苏沉央摊手,“是他给我上药呢!还没上完就跑了!”

    “嗯?原来是在上药吗?”楚知非咕哝了一声,“可我进来时,明明看到爹爹在抚摸你的脸呢!”

    苏沉央吓了一跳:“非儿别瞎说,你一定看错了!”

    “哦?是吗?”楚知非忍着笑点头,“那就看错了吧!娘亲,爹爹给你上的是什么药?他的药可能没我的好……”

    他说到一半,看到苏沉央手里的药瓶,“呀”了一声:“原来爹爹也把宝贝拿出来了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