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69章:大佬,操练起来吧!
    想他们两人,也是响当当的两条汉子,王爷他更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

    苏姑娘她居然要他们这三条汉子那什么……

    “啊啊……”容景捂眼,不敢再往下想。

    容若伸手轻拍他肩,想要跟他诉说内心彷徨,容景“嗷呜”了一声:“别碰老子!把你那脏手拿开!”

    “不要这样!”苏沉央看着两人,“这计划若想成功,你们从现在开始,就得操练起来!要先适应对方的身体,培养默契度,没事多亲亲抱抱,要习惯对方的肢体接触,要做到被对方亲亲摸摸也不吐,还很享受的程度!你们这戏做得真,表小姐才能更伤心,她伤心伤肺,王爷才能得偿所愿……”

    “苏小刀!”楚知白忍无可忍,怒吼出声,“你是活腻了吗?”

    “活腻了!”苏沉央摊手,作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要不你劈死我吧!你强人所难,你赶鸭子上架!我不知累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想出这么绝妙的一劳永逸的法子,你又说不好!那你让我怎么办嘛!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有效最好的法子了!重病用猛药!表小姐那种花痴,你不把她痴狂的根本去掉,她根本就不可能从良的!”

    “你还说从良……”楚知白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从良就是改好的意思嘛!”苏沉央耸肩,“不要过份解读!”

    楚知白瞪她一眼,牙齿磨得咯咯响。

    苏沉央无辜的撇撇嘴,转向容景和容若,寻求同盟。

    “两位……”她刚说两个字,那两位就臊得把脸拧到了一旁。

    “反正呢,点子我出在这儿了!你们爱用不用!”苏沉央交了差,顿觉浑身轻松,“那什么,要不你们再仔细的商量一下?我得回苏府了!我怕我不在,渣渣们又要作妖……”

    她说完转身就要跑,却被楚知白隔空抓回来。

    “就……依你所说!”他咬牙切齿道。

    容景和容若听到这一句,慌得腿都软了。

    “王爷,不……不要啊!”

    “好!好!”苏沉央拍掌笑,“这个娇撒得好!以后就照这个调调撒!”

    两内卫同时噤声。

    “若照你的法子行事,还不成呢?”楚知白扯着苏沉央的衣领,那头一点点的俯下去,一直俯到她鼻尖,一双黑眸牢牢盯住了她。

    “怎么可能不成?王爷你信我!”苏沉央拍着胸脯打包票,“只要你们按我的剧本走,表小姐她不出三日,必然离府,且,永远不会再纠缠你!”

    楚知白冷哼一声,正要说话,一眼掠见她那胸前的波澜起伏,“啪”地一下把她的手按下来。

    这个死丫头是什么臭毛病,动不动就拍那儿!

    啊啊,他又是什么臭毛病,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盯着她那儿看?

    他烦躁拧开头。

    “既然王爷同意,那么,咱们今日就操练起来,如何?”苏沉央看向三人。

    容景和容若苦着脸,主子都同意了,他们能如何?

    “那要怎么操练啊?”两人苦巴巴问,“我们到底要干啥?”

    “莫慌莫慌!经过我一番苦思冥想,已备好从良秘籍……”苏沉央诡秘一笑,从怀中掏出自己在长乐苑时的涂鸦,郑重交到楚知白手中。

    楚知白看着手中那薄薄一页纸,满面鄙夷:“你这是鬼画符吗?”

    “这是你们接下来要排练的剧情!为了更刺激更有效,我决定让你们三个泡一波鸳鸯浴……”苏沉央嘿嘿笑,“王爷,像您这么讲究的人,一定会有一个超大的汤池,对不对?”

    楚知白轻哼一声,未置可否,只指着上面那行字问:“这些跟蛐蛐儿爬似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台词!”苏沉央认真解释,“为了刺激表小姐,我绞尽脑汁写出这几句台词,堪称是短小精悍,一语中的,保证表小姐听后肝肠寸断,对王爷万念俱灰!”

    “这都什么词儿啊?”容景和容若好奇的凑过来,费力的念着上面的字。

    “我写的这字,有那么难认吗?”苏沉央咕哝着。

    “你以为?”楚知白毒舌不断,“屎壳郎都比你爬得好看!”

    “那王爷去找屎壳郎给你出点子去!”苏沉央朝他翻白眼。

    那边容景和容若已经把上面的台词都念完了,两人俱是苦眉皱眼。

    “苏姑娘,这些话,你叫我们如何说得出口?”

    “为了从良计划!”苏沉央攥成双拳,给他们加油鼓劲,“说好的肝脑涂赴汤蹈火呢?”

    “这比那两样都难!”容景抱头。

    楚知白深以为然。

    “苏小刀,你该不是故意要整我们吧?”他读完台词,嘴角微微抽搐。

    苏沉央叫冤:“王爷,为了助您脱罪困,我真是绞尽了脑汁!你可以不喜欢这设计,可是,你不能侮辱我对您的一片赤诚之心!我对王爷的心,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天地日月可没那么闲,来为你这油嘴滑舌的丫头做鉴证!”楚知白伸指敲她脑门。

    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想到被柳纤纤纠缠时的各种煎熬,他还是咬牙应下来。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操练起来吧!”苏沉央一本正经道,“现在你们都听我号令!那个,容景容若,你们俩记住,从今日起便不是王爷身边的内卫了,你们是表小姐的分身!”

    “啥?”容景和容若听得一头雾水。

    “表小姐是怎么缠王爷的,你们就怎么缠!”苏沉央说得直白又简单,“从她身上找找灵感,这戏就妥了!”

    “啊……”容景和容若对视一眼,脑中总算有了“撒娇献媚”的具像。

    苏沉央转向楚知白:“王爷,您呢,就把容景和容若当成你心目中最喜欢的那个姑娘就好了!”

    “没有!”楚知白摇头。

    “那就把他们当成年少情动时那个人!”苏沉央又道。

    “没有!”楚知白还是摇头。

    “不是吧?”苏沉央愕然,“您活到这把年纪,就没喜欢过什么人?”

    “谁配被本王喜欢?”楚知白反问,“你看到了,本王这等神仙般的人物,这世间庸俗脂粉,哪个配得上本王?”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