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175章:简直坏透了!
    这个人,居然是,容若?

    柳纤纤怀疑自己做了恶梦,不然,为什么会出现这么魔幻的场景?

    平日里糙得不能再糙的汉子容若,此时媚得不能再媚!

    “乖,若儿,到这边来……”楚知白向他伸出手,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阿白……”容若娇笑一声,他扭着腰肢走过去,也如一滩春水般融化在楚知白身上。

    三人如三条蛇一般绞在了一处,那调笑声如潮水般狂涌而来……

    柳纤纤听呆了,听傻了,听得魂魄出窍,四肢无力,两眼通红。

    若刚才还抱着一丝侥幸,觉得那人并不是容景,而只是一个长得像容景的女人,那么,在容若到来之后,她的幻想便彻底破灭了!

    楚知白,她爱了十多年的这个男人,他居然,是个死断袖!

    怪不得不管她怎么样,都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哪怕是从青楼名妓那里学来的勾魂之技,也不能得他一点青眼!

    原来,他喜欢的是男人!

    柳纤纤平日看话本子看多了,各种奇怪的知识也增加不少,她知道,一个男人若是断袖,那么,再好再优秀再美丽的女子,他也是绝对不会放在眼里,更不会对这女子生出一丝一毫的情愫来!

    她之前的那么多眼泪,那么多心机手段,都是白费了!

    可恨他竟瞒她这么久,一点风声也没漏出来!

    她终究是错负了,将一腔深情,给了这个死断袖,到头来,落得孑然一身,孤家寡人,尝尽孤独滋味!

    她原本不该这么活的,她该有美满幸福的家庭和婚姻,可就是因为这个死断袖,她平白的耽误了半生,如今,她已二十有三,一切,还能否再重来?

    柳纤纤不知道。

    她只知道现在她必须马上立刻离开!

    她要离开这个肮脏恶心的地方,离开这些搅屎棍男人,离得远远的,这辈子她都不想再看到这个叫楚知白的男人了!

    不,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见到他了!他不配!他配不上她这么好这么纯洁的情感!就让他做一辈子搅屎棍吧!这恶心的男人!

    柳纤纤怀着一腔羞愤拔足狂奔,那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见。

    苏沉央自大戏一开场,就一直猫在暗处窥探,她从花园一直看到汤池,见柳纤纤伤心而去,便又尾随其后看成效。

    柳纤纤回了未央院,抱着流珠,哭得昏天暗地,撕心裂肺,一番哀嚎之后,主仆俩连夜收拾衣裳,摸黑离开了江东王府,竟是未再多停留片刻。

    两人上了马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夜色之中,蛰伏在王府附近的两双疲惫发红的鬼眼,在看到这辆飞驰而过的马车,总算闪现一抹亮光。

    “阿良,那辆马车好像从王府出来的,你看到了吗?”阿久激动的抓住身边同伴阿良的胳膊。

    “看到了看到了!”阿良也是难掩兴奋之情。

    两人自接了宁夜的令,便一直远远的跟在苏沉央身后,猫在王府外围观察。

    然而王府的防卫,那素来是铜墙铁壁一般,他们是不可能混进去的,便连靠近王府都不可能,只能躲在某处隐蔽的角落里,向王府大门眺望。

    望了这半天加半夜,两人眼都快看瞎了,但里头是什么状况,他们是半点也没打听到。

    原想着今儿注定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却没想到大半夜的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立时精神抖擞,飞快跟上了那辆马车。

    马车内,柳纤纤这将自己逐在楚知白身后这十数年的岁月细细回顾了一遍,愈想愈是伤心怨怼,到最后简直难以自抑,趁着一路颠簸,疯疯傻傻的哭喊了一路,让后头盯梢的两人听得喜上眉梢。

    这位柳姑娘真好,都不用他们费心打听,便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摸了个清楚明白。

    两人回了春风阁,将此事汇报,宁夜大半夜的笑瘫在床上。

    “这个叶惊秋,还真是坏!简直坏透了!”他笑得停不下来,“我说她鬼鬼祟祟的来这春风阁买那些鬼玩意做什么,却原来,是为了伤那柳姑娘的心!”

    “可不是嘛!”阿良笑回,“那位表小姐可真是伤透了心,嗷嗷的哭了一路呢!”

    “一边哭,一边还数落着这么多年对那位江东王的付出……”阿久吃吃笑,“那心里的怨气,简直能冲破天际呢!”

    “可怜的!”宁夜笑道,“说起来,江东王的这位表小姐,也是个出了名的美人儿呢!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且又有那样的关系,江东王好狠的心,竟也忍心把她往外推!”

    “这江东王天生古怪!”阿良轻哧,“他呀,注定孤独一生,断子绝孙!”

    “不能啊!”宁夜摇头,“江东王生得这般美貌,又是那样的人中翘楚,断子绝孙多可惜呀!表小姐又是那般出彩的人儿,又是他的恩人之女,青梅之伴,他们就该是一对神仙眷侣才对!不行,本座一定要想法,把他们凑一对!”

    他说着,两只食指往一起轻轻一碰,又呵呵笑出声来。

    江东王府。

    苏沉央看到柳纤纤离开,快活的打了个唿哨,跑回汤池找楚知白邀功请赏。

    “王爷,她们走了!”她洋洋得意大叫:“我说我这法子有效吧?你还不信!这叫以毒攻毒!哎呀,你说你要是早遇见我,该有多好啊!我早早的帮你解决这件棘手事,你少受多少聒躁呀!”

    她自顾自说了半天,没人搭话,不由“咦”了一声,嘀咕道:“难道已经上去了?王爷,王爷你还在不在呀!王爷……”

    “闭嘴!”雾气中传来楚知白的冷叱声,“本王赶走一个聒躁鬼,不是让你替代她再来聒躁本王的!”

    “我哪有?”苏沉央撇嘴,“我这不是在跟你汇报情况嘛!”

    “本王已经知道了!”楚知白回,“你可以离开了!”

    苏沉央讪笑了两声:“好滴好滴,我不打扰王爷沐浴了!不过,王爷,你之前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本王答应你什么了?”楚知白轻哼。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