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00章:安国公!
    等到苏应钦他们出门,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已经备好了各种牛粪烂菜叶和垃圾,齐唰唰的往他们身上扔。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像苏家人这般无耻的!靠何氏起家,吃喝全依仗着何氏,居然还那般苛待何氏的女儿,要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送上断头台!”

    “谁说不是呢!这一家子的心,真是黑透了!那何氏年纪轻轻就病逝了,没准也是这些黑心狼害的呢!”

    “连发妻都害,嫡母都敢虐待,他们还有什么恶事做不出来?”

    “苍天有眼,叫这苏沉央遇到了江东王,这才将这家里头的恶事丑事全爆出来!否则,谁能知道这一家人模狗样的,竟全是披着羊皮的狼?”

    ……

    众人的唾骂声如巨浪涛天,将苏应钦他们淹没。

    几人俱是耷拉着脑袋不敢出声,生恐惹怒众人,再像苏千鸣那样,被人活生生砸死。

    “好惨啊!”某处隐蔽角落,传来一阵怪笑声,“公子,你说,狗皇帝真的不管他们了吗?”

    “怎么可能?”宁夜撇嘴,“狗皇帝再怂,也不能怂到这种地步,断臂求生已经够憋屈了,又岂能看着别人把他的断臂烤了下酒?且瞧好吧,他的人,很快就会出现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苏府门前的街道上,十数匹骏马急驰而来,当先一人身着紫袍,面色黧黑,怒发冲冠,手持明黄绸卷,高高举起,人未到,声已至:“圣旨到!”

    “呀,这不是安国公嘛!”阿良愕然,“看来狗皇帝真急了,竟把这老小子都召回来了!”

    “被人欺负得媳妇都翘辫子了,他岂能不急?”宁夜笑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身上的衣裳,道:“走,我们下去瞧热闹!”

    “是父亲!”苏如兰看清那传旨之人,喜极而泣,“夫君也来了!祖父,我们有救了!”

    苏如风等人如逢大赦,齐声痛哭,苏应钦老泪纵横,匍匐于地,头重重磕在地上。

    “老臣接旨,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爷,你说,这圣旨的内容会是什么?”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楚知白不说话,一双黑眸牢牢盯死那愈来愈近的身影。

    安国公厉冥,年近五十,生得五大三粗,面黑如炭,乱眉阔嘴,眼若铜铃,便算平日不刻意瞪着,也是目露凶光,更不用说现在他现在是挟恨带怒而来,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他那阴戾渗人的气场。

    围观的群众,原本还是群情激涌,然而在看到厉冥的那一瞬间,全都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厉冥是昭明帝的表兄,是他母妃的嫡亲侄儿,厉氏男儿皆从军,族中大将颇多,昭明帝能登临绝顶,也多亏有母族护佑拥戴,其中尤以这位表兄的功劳最大,这大楚的半壁江山,都是厉冥南征北战浴血搏杀而来。

    因着这层关系在,厉冥深得昭明帝信任,大楚一半的兵力,也都掌握在厉冥手里,每有危及皇权之事,厉冥必携厉氏族人救驾,帮昭明帝排忧解难,厉氏一族也因此被昭明帝封为国之柱石,那块石碑如今还矗立家安国公府门前。

    这样的身份地位,堪称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厉冥有时甚至可以越俎代庖,以昭明帝的名义发号施令。

    要换作别人,肯定会觉得龙颜受损,然而昭明帝是贪图享乐之人,他本无意做这个皇帝,是母族厉家将他推到这至高之位上,他并不喜那些繁杂政务和国事,有人帮他处理棘手之事,他反而落得轻松自在。

    这种情形下,这大楚与其说是昭明帝的,还不如说是厉冥的,最其码他占了一半,跟昭明帝平起平坐,而非单纯的臣子。

    身为大楚的隐形皇帝,安国公府便相当于是第二个皇城,凌驾于百官之上,发号施令,作威作福,无人敢问。

    然而真正让民众害怕的,却并不是他这隐形皇帝的身份,而是他的品性。

    都说楚知白是阎王杀神,杀人如麻,嗜血残忍,可是,对楚京人来说,这些只是传言,最其码在楚知白进京后,楚京人从未见他大开杀戒过,更不曾滥杀无辜。

    他对付的人,多是昭明帝的人,除此之外,便是欺男霸女的流氓恶霸,对于平民百姓,素来是秋毫无犯,是以,楚京人虽然见到他战战兢兢,但心里的敬重好奇,其实远大于畏惧。

    然而这位安国公就不一样了,他才是真正的活阎王!

    他有多残忍嗜杀,楚京人有目共睹。

    世间人杀人,多数都有原因,或为情仇,或为钱权,或因战争,总归有个冲突理由,才能举刀屠戮自己的同类。

    可安国公杀人,却是随心所欲,不问缘由。

    他杀人全凭自己心情好坏,且毫无预兆,也许一个路人与他擦肩而过,不曾招他,也不曾惹他,甚至都不曾看他一眼,但他就是觉得这个路人不顺眼,便会立时动手,让这人血溅三尺。

    又或者,是因为婢女服伺他时,让他觉得哪儿不舒服了,或许只是茶稍微凉了些,衣服某处褶皱没理好,都可能让他不悦,因而拔剑杀人。

    偏偏他又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叫人捉摸不定,你永远无法获知他的喜恶,更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有时你真的冒犯到他,他说不定会哈哈一笑放了你,你恭维谄媚他,没准还会招来血光之灾。

    总之一切全凭他当时的心情,觉得不爽便杀了,反正他是这大楚的隐形皇帝,杀人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也不用向谁交待。

    当爹的如此邪恶可怕,教养出来的儿子,自然就更不必说了。

    他既是大楚的隐形皇帝,自然也要学着皇帝开后宫,虽没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么夸张,但安国公府亦是娇妻美妾成群,子子孙孙更是乌泱泱的一群。

    不过最受他看重宠爱的,还是正妻李氏所生的两子。

    长子厉弘,也就是苏如兰的夫君,容貌肖其母,生就一双桃花笑眸,面容俊美,身形颀长,气度潇洒,瞧着是个温润俊雅的翩翩公子。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