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06章:你这个厚颜无耻的狐狸精!
    “呃……”苏沉央倒是真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然而这要求好像也不过份。

    “好呀!”她应下来。

    “这么爽快?”李惟安拧头看她。

    “驴肉火烧而已……”苏沉央笑回,“还需要犹豫吗?”

    “可我想要你承包我这一生的驴肉火烧!”李惟安看着她。

    苏沉央:“……”

    这是什么鬼要求?

    “让我来算一算,我这一生要吃多少驴肉火烧!”李惟安扳着指头在那里算啊算,最后算出一个数字:“苏姑娘,大概需要一千两!”

    苏沉央:“……”

    “李大人,你这是要公然索贿吗?”她问。

    “什么索贿啊,说得这么难听!”李惟安笑嘻嘻,“就是一点驴肉火烧钱!这大楚官场都这规矩,你不知道,我特地提醒你的!不过看你这脸色,罢了罢了,一看就是个抠抠搜搜的小丫头!我就不为难你了,你送我几件首饰吧,我好拿去哄姑娘!”

    “你想要什么首饰,自个儿去挑!”苏沉央已经跟不上这位少卿的脑回路了。

    “要你手上的!”李惟安指着她腕上的红珊瑚手串。

    “这个是我娘的遗物!”苏沉央断然拒绝,“那边吧,李大人随便挑!”

    她往不远处的一只箱子上戳了戳。

    “小气鬼!”李惟安撇嘴,“你既不肯给我想要的,那我可就要狠狠挖你一笔了!”

    他说挖就挖,跑到那只箱子前,双手用力往里抄,抄到最底,收紧双臂,用力一搂,一堆首饰便被他捞在怀中,他抱着那堆珠宝,笑得见牙不见眼。

    “今儿赚大发了!好开心哟!谢苏姑娘打赏!”

    苏沉央:“……”

    厉冥的脸本来就黑,看到他这一番神操作,那脸黑得都发亮了。

    “李惟安!”他怒叫,“你能不能要点脸?”

    “大家都不要脸,凭啥叫我一个人要脸?”李惟安笑嘻嘻答,“再说了,我一向没脸没皮的,姑父你又不是不知道!”

    厉冥彻底没了脾气,气咻咻拧过头去。

    李惟安却是喜不自胜,手舞足蹈,扭腰摆臀,在那里跳起舞来。

    也不知他跳的什么舞,瞧起来怪模怪样的,但因为他人长得好看,身材也绝佳,倒也不显难看,反而有种奇妙的喜感。

    苏沉央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葩,看得眼都直了。

    正看着,忽见他放下珠宝,动手脱自己身上的官袍,脱完铺在地上,将方才所挖珠宝尽数捡于其上,小心翼翼包裹起来,做成个小包袱,心满意足的背在了身上,还用手拍了拍。

    他这一连串动作,做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众目睽睽之下,他堂堂大理寺少卿,要钱要得理直气壮,装赏钱也是装得自自然然,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用官袍装贿银的行为有多奇葩,更是不把周围人那异样的眼神放在眼里。

    苏沉央万万没料到,这厮脱掉官袍,是为穿银子,瞪大眼睛瞧到最后,忍俊不禁,呵呵笑出声来。

    李惟安被她笑,却也不恼,反而腆着脸问:“苏姑娘,是否忽然觉得本官骨格清奇,十分有趣!”

    “的确!”苏沉央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

    这货何止是骨格清奇?他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一朵大奇葩!

    “既如此,苏姑娘,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李惟安背着那小包袱,重又坐回到她面前。

    苏沉央:“……”

    她这是被调戏了?

    想她一个混世女妖,居然也有男人敢调戏她!

    那必须得反调戏回去啊!

    苏沉央笑眯眯道:“李大人你也看到了,我这样的身价,不是什么人都能娶的,你有什么优点,值得让我下嫁?”

    “嗯……”李惟安摸着自己的脸,笑眯眯回:“我觉得我最大的优点,就是长得好看!”

    “你有本王好看吗?”一道冷冰冰的声音,自不远处飘过来。

    苏沉央愕然回头,正撞上楚知白那冷得能冻死人的黑眸。

    楚知白这会儿肺都快要气炸了!

    其实在李惟安鬼鬼祟祟接近苏沉央,腆着脸跟她说话时,他就十分不爽。

    但他一直忍着,苏沉央这妖女跟谁亲近,跟他半文钱关系也没有。

    可看到苏沉央被这个李惟安逗得笑成了一朵花,他这心里就一阵阵烦躁,恨不能上前把那厮的头给扭掉!

    当然,想扭的不止是他,还有他身边的楚知非。

    此时见爹爹生气,楚知非立时挺起小胸膛声援他!

    “你没有你没有!”他对着李惟安撇嘴,“我爹爹是天下第一美男!”

    苏沉央:“……”

    这是什么状况?

    大佬莫名其妙的抽什么风?

    “王……王爷……”她结结巴巴道,“你……”

    “你闭嘴!”楚知白瞪了她一眼,一个箭步跨到李惟安面前。

    “娘亲别怕,爹爹不是对你,是对他!”楚知非忙帮自家爹爹解释。

    苏沉央嘴张了张,还想说什么,然而楚知白根本不容她开口,啪啦啪就说开了!

    “你有本王伟岸吗?你眼睛有本王大吗?鼻子有本王挺吗?皮肤有本王白吗?你这破气质,有本王潇洒吗?你功夫有本王高吗?你有本王的地位吗?”

    “没有没有!统统没有!”楚知非小嘴叭叭叭,“爹爹最帅,爹爹最潇洒!爹爹是大白!谁都没爹爹白!”

    “哪哪儿都比不过本王,还敢在这里撩本王的人!有多远滚多远吧!你这个厚颜无耻的狐狸精!”楚知白怒叱。

    “有多远滚多远,你这个厚颜无耻的狐……”楚知非像个回音壁,学着楚知白的话,然而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他犹豫着停顿了一下。

    “爹爹,狐狸精好像是骂女人的吧?”

    “爹爹就要这么骂他!”楚知白轻哼。

    “那就这么骂!”楚知非一向唯爹命是从,肉肉的小指头往李惟安肚子上一戳,“快滚吧,你这个厚颜无耻的狐狸精!”

    李惟安被他戳懵了,也被楚知白骂傻了!

    当然,傻的不光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楚家父子这番骂人的话惊得晕头转向!

    堂堂东境之主,传说中的禁欲杀神,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人争风吃醋比美,还说这么幼稚好笑的话……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