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0章:又一起操纵模仿案!
    大致看了一遍后,她站起身来,脱掉身上的衣裳,盖在楚思嫣的尸身上,吩咐人将她的尸身抬出去。

    赵立看到尸身,忙扑了过去。

    “赵大人,我劝您,还是不要看吧!”苏沉央阻止。

    “我没事!”赵立看起来还算平静,掀起衣角,低头看了一眼,又痛苦的拧开头去。

    “苏姑娘,是那魔头,对不对?”他颤声问。

    “目前不确定!”苏沉央摇头,“赵大人,贵夫人的尸身,暂时怕是无法收殓了,她身上伤痕密布,污血太多,很多地方都没法看清楚,我要抬回去做适度清理,再作细验,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赵立红着眼点头:“苏姑娘不必有所顾忌,只管按你的意思办就是了!”

    “多谢赵大人配合!”苏沉央看着他,想起那微隆的小腹,想问他,但看到他那痛苦的模样,还是把话又咽了回去,只哑声道:“赵大人,节哀!”

    赵立咧嘴惨笑。

    “王爷,现场需要保护好,闲杂人等不许进入!”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知道!”楚知白点头,容景那边已派人守住那小屋,拉起白绳,不许任何人靠近。

    苏沉央站在门边,转身回望这间血屋发呆。

    “怎么了?”楚知白问。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苏沉央喃喃道,“可是,一时半会儿,却又看不出来!”

    “那就慢慢看!”楚知白道,“总能看出来!”

    苏沉央不说话,缓步踏上那条血路,在屋子里转悠着,屋子里荆棘密布,瓦砾碎片铺满整间小屋,上面血迹斑斑,间或还能看到被剐蹭下来的皮肉碎片。

    “王爷,叫人把这里清理一下……”她道,“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楚知白挥挥手,自有人进来清理地上碎片,苏沉央蹲在那里,看他们清理,每一片瓦砾荆棘,都细细察看过,并没有什么特别发现。

    地上杂物清理干净,留下一片被鲜血洇红的泥地,苏沉央在四面墙壁间细细察看了一番,越看,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愈甚。

    “到底是哪里怪?”她急得挠头,“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把你的感觉说出来!”楚知白看着她,“让本王帮你一起想!”

    “就是……”苏沉央费力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就是觉得这里的布置,不应该是这样!”

    “不应该?”楚知白朝四周看了看,“这不就是杀人魔惯用的布置方法吗?荒山野岭破屋,尖刀渔网钉在墙上,造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尖刀地狱,再加上乱箭齐发,恐吓驱赶着受害者在这间屋子里奔突逃命,最终流血而亡!”

    “是啊,我知道是这样!可是……”苏沉央歪头冥思苦想,“总觉得有什么变了!”

    “什么变了?”楚知白追问。

    “说不出来!”苏沉央沮丧道,“我若能说出来,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另外,王爷,从这次的罪案现场,你有没有读出一种特别的意味?”

    “有啊!”楚知白回,“这次的罪恶现场,比起青州案更为惨烈血腥,但是,比起楚天佑做的那十案,这惨烈程度却又轻多了!”

    “我没有亲临楚京十案的现场,可是青州十案的现场,我都亲眼看过……”苏沉央道,“虽然都很残忍血腥,可是除了第十案,前九个案子给我最直观的感觉,就是那魔头很享受这样的狩猎过程,他围捕受害者,就好像在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可这里却让我感觉到一种浓烈的恨意!”

    她说着抬头看向那血红的屋顶,喃喃道:“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这个凶犯,恨不能将楚思嫣抽筋扒皮,挫骨扬灰!他恨着楚思嫣,不像那魔头只是出于一种变态的兴趣在玩!”

    “你这么一说,本王也忽然感受到了……”

    楚知白随她一起抬头,目光在屋顶缓缓掠过,最后又落在四周的墙壁上。

    墙上的刀刃还原样保留在那里,在一片血色中闪着幽冷的光,每一只刀刃上,都染满了鲜血,这些刀刃都曾狠狠的插入过楚思嫣的身体,每一次都是血光飞溅,以致于四面墙壁都被鲜血染红,极少有留白之处。

    “这个凶犯,他应该不止只是用箭羽恐吓,他还用了别的手段……”苏沉央的目光也落在那些刀刃上,“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楚思嫣身上的伤口会那么密集那么深!”

    楚知白点头,“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她在避开乱箭的同时,也会小心避开这墙上的利刃,可看墙上这情形,楚思嫣是一只刀刃也没避过!”

    “所以,这一次,他用了外力攻击!”苏沉央想到这里,忽然一阵兴奋,“既有外力攻击,那么,楚思嫣的身上,一定会留下凶犯的痕迹!”

    “不错!”楚知白点头。

    “那么……”苏沉央抬头看向他,“王爷,我现在可以确定了,此案是又一起操纵模仿案!”

    “仅凭这一点?”楚知白问。

    “自然不是!”苏沉央摇头,“还有这些箭痕!”

    她指着墙上留下的箭痕,道:“不知王爷有没有注意到,不管是青州案,还是楚京案,这些箭羽留下的痕迹都极深,由此可知射箭者臂力颇佳,必定是习武之人!可这个案子里,这些箭羽,我这伤了两手的人一拔即出,那魔头的臂力,可没有这么差!”

    楚知白掠她一眼,伸手去拔墙上的箭羽,果然一拔即出,留下的箭洞也极浅。

    “会不会是因为这石壁太硬,不容易射入?”他提出疑问。

    “青州第五案的受害者,曾被箭羽射穿了股骨!”苏沉央道,“王爷觉得,这些已然开始风化的石头,会比人的股骨更硬?另外,不止这一点,这脖上绳结也与之前不同……”

    她指向楚思嫣脖上的绳子,道:“王爷可知这叫什么结?”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