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14章:被绿了?
    “你可亲眼看到他离开?”楚知白问。

    “瞧见的!”悟清答,“夫人每回来寺中,都会给佛祖供奉很多香油钱,因而贫僧对她甚是敬重,当日为表敬意还特意送她下山,看着她坐上马车离开了灵济寺!”

    “那位公子的长相,你可还记得?”赵立忽然问。

    “记得的!”悟清回,“那公子年约十八九岁,灵秀俊雅,颇是扎眼,身形颀长清瘦,穿一件竹青锦袍,那模样瞧着跟赵大人还有几分相像呢!”

    赵立听到这话,那面色有点古怪,原本的悲痛之色淡了些,这会儿瞧着竟有几分冷漠。

    他不知在想什么,一时没接悟清的话头。

    悟清显然还有话要说,看到他这样的面色,忽又有些犹豫,似乎在琢磨着到底该说不该说。

    楚知白一眼看透他的心思,淡淡道:“夫人可有提过,这位年轻人,跟她是什么关系?”

    “夫人说,是赵大人的弟弟!”悟清回,“她说赵大人忙于公务,难得有时间陪她,这个弟弟比他体贴周到多了!”

    “赵立,你有弟弟?”厉冥一直没出声,此时忽然怪笑开口。

    “没有!”赵立答得飞快。

    “那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弟弟?”

    厉冥眸中的嘲笑之意更甚,厉弘和厉野兄弟俩更是直白,放肆的笑出声来。

    话说到这份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看破这其中猫腻。

    夫人怀孕,当夫君的全然不知情,这本就不符合常理。

    两人夫妻多年,膝下无一男半女,得了这种喜讯,便算赵立再忙,赵夫人也该将此事告知于他。

    可赵夫人却什么都没说,反而拉着一个年轻的俊俏公子上山还愿,听这悟清的叙述,两人关系也十分亲密,不然也不会有体贴周到这一说。

    这种种迹像,足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赵立被绿了,他夫人怀的十有八九是野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爆出被绿的事实,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

    “赵绿啊,你可认识那个弟弟?”厉冥故意问。

    “父亲,您叫错了!”厉弘一本正经纠正他,“赵大人姓赵名立,不是绿!”

    “对啊,不是绿!”厉野强调,“哪有人用绿做名字的?这绿油油的,多难受啊!”

    苏沉央看到这三人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一旁的李惟安咕哝一声:“两位表兄,佛门净地啊!正讨论案情呢!你们这是干嘛?”

    “管好你自己吧!”厉野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楚知白冷声开口:“容景,这禅室里有点挤,请三位厉大人出去吧!我们是来追凶断案的,他们这些长舌妇,不适合待在此处!”

    “是!”容景早已气得要死,冷着脸站到了厉冥身边。

    厉冥冷哧:“本公想待的地方,还没有谁能让本公走!”

    “那就试试吧!”楚知白抬起手,就要挥下去,却被赵立阻止。

    “王爷,不必!”他道,“下官知道那人是谁了!这就带人去将他带来问话!”

    “既已知道,那便一起去吧!”楚知白站起身来,“省得来来回回的,耽误时间!”

    赵立点头:“也好!王爷先请!”

    “你们先出去!”楚知白淡淡道,“我同厉老头聊几句!”

    苏沉央看了厉冥一眼,跟赵立先走了出去。

    “聊什么?”厉冥咧嘴笑,“聊赵绿的被绿史吗?这方面老夫倒的确是知道不少……”

    “你还是先查查你自已的后院吧!”

    楚知白满面鄙夷,忽地一扬袍袖,禅室内供奉的佛像飘起来,直直地向厉冥砸去。

    厉冥没料到他会突然发难,完全没有防备。

    情急之下,厉冥忙伸手阻挡,然而那石像在离他半米远时滴溜溜滑开。

    与此同时,房外却是凭空飘来一物,“咚”地一声撞在了他的鼻子上,将他撞得鼻肝脸肿,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在他摔倒的那一瞬间,一尊巨大石像“咕咚”一声堵在那门间,将门堵得死死的,连那房子都被震得颤了几颤。

    厉冥坐在地上,破口大骂:“楚知白,你他娘的跟老子使诈!”

    远处,楚知白的声音飘进来。

    “老王八蛋,不诈你诈谁?”

    苏沉央听到高冷大佬口吐芬芳,不由目瞪口呆!

    “王爷,原来你也会说粗话呀!”

    “本王当然会说!”楚知白骄傲的扬起下巴,“这世上就没有本王不会说的话!”

    “多谢王爷为下官出气!”赵立唇角微扬。

    楚知白掠他一眼,伸手拍拍他的肩,道:“节哀!”

    “王爷知道的……”赵立苦笑,“下官无哀!只是到底是二十多年的夫妻,虽然不是朝夕相处,但到底拴在了一处,见她死得如此惨烈,心中也颇不是滋味!其实下官有劝过她的,自杀人魔突现京城,我便提醒过她行事收敛一些,不要像以前那般,以免招来杀身之祸,可惜她不肯听,到底还是惹来了祸端,以致于一尸两命……”

    他说到这里,痛苦地拧开头。

    “贵夫人脾气不好?”苏沉央问。

    “楚思嫣的脾气不是不好,而是很差!”楚知白轻哼,“楚京第一悍妇之称岂是浪得虚名?”

    “这么差?”苏沉央愕然。

    “她……”

    赵立似是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发出的只是一连叹息声,良久他又问:“王爷,这案子,可是那魔头亲手所为?”

    楚知白刚要回答,苏沉央却抢在他之前开口:“眼下还无定论,不过以那箭羽来看,十之八九!”

    “这魔头!”赵立攥紧双拳,“好生残忍!竟连孕妇也不放过!”

    “的确!”苏沉央垂下眼睑,心情沉重。

    楚知白自被她截住话头就没有再说话,这时老忠和容景牵马过来,三人飞身上马,迅速赶往下一站。

    跟在楚思嫣身边的年轻公子,名唤云涧,是扶月楼的台柱子。

    扶月楼是楚京最大的戏园子,云涧长相俊美,唱念做打俱佳,很受京人欢迎。

    楚思嫣跟苏府那位表小姐柳纤纤一样,闲来无事,爱看戏本子爱听戏。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