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0章:开心的不得了!
    说话间那眼泪扑簌簌落下来,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赵立的衣襟,哽声道:“立郎,求你,不管有什么事,千万别瞒我!让我跟你一起面对,好不好?”

    赵立看着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笑出声来。

    “原不想告诉你的,既然你这么担心,那便告诉你也无妨!素娘,她死了!被鲜花杀人魔杀死了,死状极其惨烈,叫人瞧了十分快活!”

    他说着,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显然心情十分愉悦。

    素娘呆呆看着他,好似这表情不该出现在赵立脸上一样。

    她盯着他看了半晌,结结巴巴问:“她……她是谁?”

    “这世间还有谁的死,能让我如此开心?”赵立轻笑答,“自然是楚思嫣那恶妇啊!素娘你可没见她的惨状,死前不知受了多少折磨,只想一想,便叫人浑身舒爽!”

    “舒……舒爽……”素娘瞪着他,喃喃的重复着他的话,好像发现了什么惊人的真相。

    赵立却还沉浸在那难言的快意喜悦之中,难以自拔。

    “我早就警告过她,要她不要太过份!她偏是不听,三天两头地来闹你,还动不动就来威胁我,她以为她还是二十年前的嫣然郡主,可以借着她父王的威势肆意妄为?她又以为,我还是二十年前那个懦弱无能任他捏圆搓扁的赵立吗?我呸!”

    他恶狠狠地唾了一口,恨声道:“都不是了!恶人,会得报应的!被欺辱压迫的人,也终有一天,会将复仇之刃插入她的身体……”

    他说到一半,忽又咧嘴笑起来,“素娘,我忽然发现,原来以暴制暴是那么快意的一件事!我若知那魔头是谁,定要邀他举杯痛饮,共浮一大白!”

    说话间,他那原本温雅平静的面容,竟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狰狞。

    素娘一直盯着他看,敏锐的捕捉到他那一闪即逝的凶色,抓着他衣襟的手猛地一紧,原本因为紧张而潮红的面色,在这一瞬间血色褪尽。

    “立郎,你……你都在说什么混话?”素娘面色苍白,忙不迭地捂住了他的嘴,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看,又跑过去将门窗皆关得严严实实。

    她惊魂未定,抱着赵立的胳膊,颤声道:“立郎,你可是疯了吗?外头就坐着你的死对头呢!他们皆是武功高强之人,若是被他们听了去,岂不是再也说不清了?”

    “素娘你说的对!”

    赵立也压低了声音,但那笑意仍是抑不住。

    “说实话,我今日真是憋坏了!”

    他吃吃笑道,“自闻那恶妇死讯,我这心里便乐开了花,偏又不能表现出来,以防外人生疑,再招惹出些不必要的是非来!憋了这半天,喜悦无人分享,还得装着伤痛难过,这会儿见了你,就没能忍住!素娘你放心,待会儿我出去,不会露了形迹的!我只在你面前才会如此!”

    “那你可千万小心些!”素娘看着他,目光复杂,“只是,立郎,既然她是那魔头杀的,那厉冥为何来咱们这儿?他莫不是怀疑你了?”

    “他自是怀疑!”赵立笑,“那老匹夫整日削尖了脑袋,想要寻王爷的不是,如今见楚思嫣出事,自然要想方设法往我身上栽!”

    “那他可是发现什么证据了?”素娘声音微颤。

    “他能发现什么?不过是捕风捉影罢了!”赵立摇头,“清者自清,你夫君我坦坦荡荡,清清白白,任他怎么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话虽如此,还是要多加小心!”素娘看着他,紧张道:“更不用说那厉弘,最擅无中生有,罗织罪名!”

    “有王爷和苏姑娘在,岂容得他胡来?”赵立轻拍她肩,微笑安慰:“再者,有那么多街坊邻居给我作证,娘子且放宽心便是了!”

    “是……”素娘点头,“有人作证的……只是……”

    她看着赵立,眉头紧皱,欲言又止。

    “怎么了?”赵立笑望着她。

    素娘仰头看着他,半晌,忽然问:“立郎,她死了,你就一点也不难过吗?”

    赵立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愣怔了一下,一时未语。

    “你们夫妻数十载,她如今暴亡,立郎,你就一点点悲伤也没有,只觉得快意快活吗?”素娘又问。

    “然后呢?”赵立苦笑问。

    “什么然后?”素娘愕然。

    “素娘你问这些,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呢?”赵立看着她,一双黑眸陡转沉郁悲凉。

    “我……”素娘被他问得一怔,片刻后,摇头:“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你们年少成亲,当年也必定有一段甜蜜美好的时光吧?只不知最后是因为什么,让你们渐渐形同陌路,走到今日这种地步,还是说,夫妻恩情,原就如此凉薄,爱时如胶似漆,不爱时,便是弃若敝履……”

    “不!”赵立飞快打断她的话,“不是!”

    素娘不说话,只默默的看着他。

    “夫妻恩情,于我而言是一生一世!”赵立握紧素娘的手,声音微哽,“我这一生只爱过素娘你一人,也只有你一个妻子!”

    “楚思嫣于我而言,从来只是个外人。一个强行出现在我生活中的陌生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不曾视她为妻!莫说是二十年,便是再来二十年,在我眼里,她依然是陌生人!她从来就不曾住进过我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的心里,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人!”

    他说到最后,面色赤红,泪盈于睫。

    素娘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惊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素娘,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赵立柔声问,“你想问什么,只管问!”

    素娘咧嘴笑:“既不爱她,当初,又为何娶她呢?”

    “亲人爱人之命,皆悬于她手,如何敢不娶?”赵立咧嘴苦笑。

    “悬于她手?”素娘惊叫,“这是何意?莫非她……”

    “素娘,于她而言,我赵立不过是另一个云涧罢了!”赵立自嘲地笑,“只是我这个云涧,不光生了一张让她垂涎的好皮囊,还是陛下御封的状元郎。我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件可以穿出去炫耀的衣裳,堂堂七尺男儿被她如娼妓一般亵玩,如此畸形的关系,你觉得会有夫妻恩情吗?不,只有恨!”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