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22章:你慌什么?
    厉弘被他骂得狗血喷头,正要反驳,一旁的厉冥皱眉打断了他。

    这个儿子今日有点大失水准,说话总是要被人拿到话柄。

    “既然都到齐了,那就把当日之事好生的说道说道吧!”他的目光在周围人身上转悠了两圈,最终落在昨日的东道主韩南山身上。

    “你先说吧!”他指着韩南山,“为防你们串供,分开问话!”

    “国公爷言重了!”韩南山不卑不亢道,“我们并非犯人,何来串供之说?我们只是证人罢了!”

    “那就好好作证!”厉冥命人将当日赴宴的几人分别送到了不同房间问话,楚知白这边自然也不会由得他掌控全场,自然也派出内卫共同问话。

    问话的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当日赴宴的有八人,除宴席的人之外,被问话的人还有韩家家仆,另有主动前来作证的路人若干,一共是二十份证词。

    这二十份证词一出来,厉家三狼便聚在一堆反复研究论证,时不时的对些证人发出各种匪夷所思的问话。

    然而,无论他们怎么问,皆是无懈可击。

    厉冥不甘心,便又挨个问了一遍。

    问到最后,韩南山彻底被问烦了。

    韩氏也是名门望族,其父韩轻是先帝身边的肱股之臣,韩氏也曾官拜礼部尚书,只是这大楚落在昭明帝手里,等同于落在厉氏手里。

    韩南山对厉冥其人的品行十分不齿,自然不愿为其效劳,索性辞官归隐,在这陋巷之中赏花饮酒过平生。

    虽赋闲已久,但骨子里那傲气仍在,此时见这父子三人硬要在这鸡蛋里挑根骨头出来,心里的鄙夷愤怒,达到了极点。

    他冷笑道:“真不懂国公爷到底想问什么,是我等叙述不够清楚,还是国公爷耳朵聋了,听不清话?反反复复的说了这么多遍,若我等真有心作伪证,国公爷您这般精明之人,又有这么精明的两子协助,岂能看不出猫腻来?”

    “审案,自是要细心谨慎!”厉冥瞪着他,“本公哪里做错了?”

    “审案的确是要细心谨慎,可是,国公爷,在下请问,这案子,归您审吗?”韩南山怼道,“在下记得,依我大楚律法,此案归大理寺承办!除此之外,便是皇上亲自任命的江东王和苏沉央,您在这里指手划脚,算甚?”

    “你……”

    厉冥被损,自然又要发狠。

    一直抱臂旁观看他们忙活的楚知白,此时适时开口,“老厉,本王劝你,适可而止。否则,后果自负!”

    “你这是在威胁本公吗?”厉冥牛眼瞪得老大。

    楚知白答得利落又爽快:“是!”

    “那倒试试看!”厉冥盯着他,目光阴冷。

    “好!”楚知白点头,再没多说一个字。

    可厉冥这心却高高的吊起来,到底还是收敛了一些,不再追问。

    最主要一点是,从这二十人的证词中,他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破绽了。

    厉弘心中不甘,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隐情,那目光在一群人身上掠了掠,重又落回到赵立身后的素娘身上。

    素娘因着楚思嫣之死,本就有些心惊胆战,这会儿被他一瞄,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她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目光,往赵立身边挨了挨。

    厉弘盯着她看了半晌,呵呵笑出声来。

    “素氏,今儿很热吗?”他问。

    素娘一怔,不明白他为何这么问,便没有答话。

    赵立轻哧:“厉大人,你又在扯什么?”

    “没什么!”厉弘摇头,“只是觉得这深秋时节,素氏却是香汗微微,颇有些惊惶之态呢!”

    素氏的惊惶,其实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

    苏沉央乍然看到素氏,那心就一个劲的往下沉。总觉得这妇人瞧着甚是心虚,都不敢用正眼与人对视,那战战兢兢的模样实在是太扎眼了。

    但在这种场合,便是她心中有什么疑问,也不会主动开口相询,所以她一直都保持沉默,任由厉家人在那里问话。

    见他们审来问去的,始终没审素娘,还以为他们忽略了,但现在看来厉弘也没那么蠢。

    他刚才定然也跟她一样,一直在偷眼打量素娘吧?

    因为厉弘的话,众人的目光此时全都落到了素娘身上。

    素娘因此愈发慌张,她坐在那里,腿竟不自觉的抖起来,那头也垂得愈低更不敢跟人对视,好像生怕别人从她的眼里发现什么似的。

    苏沉央心中纳罕,看向赵立。

    赵立见素娘如此,显然也有些不安,他俯身上前,将她冰冷的小手包在掌心中,柔声问:“素娘,你可是又不舒服了?”

    素娘轻轻点头,嗫嚅道:“胸口闷疼……”

    “既如此,那便回去歇着吧!”他扶她起身。

    厉弘却笑眯眯地站起来,拦到两人面前。

    “赵大人,素氏还没问呢,你怎么就让她走了?”

    “有这么多人作证,本官以为已经足够了!”赵立冷冷道,“素娘的证词,本就可有可无!她是我的亲眷,按律本就不宜作证!”

    “按律是不宜作证,却没说不可作证!”

    厉弘也不是纨绔子弟,对本朝律法也是倒背如流,他盯着素氏打转儿看了半晌,笑道:“我看她有事儿瞒着!素氏,你且说说……”

    他这边还没来得及问话,素氏那边忽然颤声叫:“人不是他杀的!”

    这话一出,连楚知白都有点坐不住了。

    “素娘!”

    赵立胸口一跳,忙伸手按住了她的肩。

    然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实在是太诡异了,叫人不得不怀疑赵立是否做了什么,让素氏知道了。

    厉冥本就绞尽脑汁地想要往赵立身上泼脏水,只是前二十位证人对答如流,他寻不到丝毫破绽,此时素娘猛不丁来了这一句,喜得他嘴都咧到了耳朵根。

    “我们还没问,你自己倒先说了……”他咕咕笑,“楚知白,你说,这算不算是贼不打自招?”

    “招什么了?”楚知白慢条斯理反驳,“她只是说,人不是赵立杀的,你要是觉得这话不妥,觉得赵立有问题,便请拿出实证,老是捕风捉影的也没什么意义!”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