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34章:构陷?
    厉弘被他这猪队友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不说话,只是那一双眼睛死死盯牢李惟安。

    李惟安本就胆小,被他一眼,瘪眉皱眼缩回去,嘴里兀自咕哝着:“好了,你别瞪了,好像我能说出什么关键性证据似的,我有那本事吗?我就是……感觉他跟那魔头不大像……”

    “你又没见过那魔头,怎知他不像?”厉弘轻哧。

    “谁说我没见过?”李惟安梗着脖子叫,“我那时……”

    他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来了个大拐弯,讪笑道:“我那时听苏姑娘分析那魔头长相,说他是个年轻公子,生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还是丹凤眼来着,但你们看赵大人,他都四十了,半拉老头了!还有他这浓眉大眼的,也不是那种妖孽眼嘛!”

    “呸!”

    厉弘没想到他扯了这么一通,重重地唾了他一口,烦躁骂道:“李惟安,我求你把该办的正事办一下!”

    “啊?”李惟安挠头,“什么正事?”

    “你说呢?”厉弘没好气叫。

    “表哥你莫恼!”李惟安陪笑,“你也知道我蠢,就不要再考我了!你直说叫我做什么便是了!”

    “去抓人!”厉弘跳脚,伸指戳向赵立,“去抓他这个鲜花杀人魔!”

    他固执要用鲜花杀人魔的名头来叫赵立。

    赵立满面悲愤,却也无可奈何,任由李惟安带着衙役把他押了出去。

    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围满了人。

    新任京兆府尹的宅院出现鲜花杀人魔的诸多印迹,更有往生教祭室和彼岸花,这个消息在爆出的那一刻,便在偏僻小巷炸裂开来。以惊人的速度,向四面八方蔓延。

    不明真相的群众自各个方向急涌而来,很快挤满整条小巷。

    有厉弘的恶意传播怂恿,又有他的人刻意挑事。

    赵立一出院门,便被愤怒的人潮淹没,无数烂菜叶牛粪石块之类的垃圾飞快向他砸过来。

    很快,他便狼狈不堪。

    “不要啊!”

    素娘哭叫着扑过去,挡在赵立面前。

    她努力踮起脚尖,试图用瘦弱单薄的身体,帮赵立挡去一些疾风骤雨。

    可是群情激昂,她的力量又实在是太弱小,很快她便和赵立一样,满面秽物,狼狈不堪。

    即便如此她还是拼尽全力哭叫着:“立郎他不是鲜花杀人魔!他不是!他是被构陷的!是那魔头恶意构陷!你们都误会他了!误会他了!他不是!不是!”

    她叫得那样用力,叫得嗓子都破了,哑了。

    鲜血自嘴角狂涌而出,可那些凄厉的辩白,最终还是淹没在一片喧嚣之中。

    一块尖利的石块,忽啸而来,正砸在她头上,鲜血淋漓而下。

    “素娘!素娘!”赵立痛声吼叫,“你回去!回去!快些回去,不要再待在这儿了!”

    “我不!”素娘抹了把脸上的血,倔强摇头,哽声大叫:“我哪儿都不去!我就要在这儿!不管你去哪儿,我都要陪着你!我要陪着你的!”

    她固执的护在赵立身前,哪怕螳臂当车,仍然不畏不惧。

    苏沉央在旁看着,渐渐湿了眼眶。

    楚知白轻叹一声,疾冲上前,一把将素娘从人群中扯了出来,送交到青茵和入画手中,那边容若带着一群内卫守在赵立身前,护着他往前走。

    素娘眼睁睁看着他被绑上了马,哭声愈发凄惨。

    “立郎,立郎,让我陪着你去吧!求你了,让我陪着你去吧!”

    她用力前扑,竟然挣脱了青茵和入画的手臂,没命的向那匹马飞奔而去!

    “夫人!”

    青茵和入画惊叫,伸手去扯她,却只扯到她的衣袖,只听“哧啦”一声,她身上月白色的外衫被生生撕裂,露出里面蓝色长袍。

    那袍子明显是件男装,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

    袖口挽了好几道,袍角用绳绑在小腿间,她身量纤纤,看起来倒像是裹了一条床单似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在自己的衣服里,穿这么一件“床单”?

    还有这床单的颜色和花纹,为什么这么熟悉?

    苏沉央看着素娘,素娘却浑然未觉,仍是哭叫着要去寻赵立,被两个婢女和家中仆役硬生生的拖回来,坐在那里,掩面悲号。

    苏沉央不说话,只是瞪着她身上的衣裳。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这一天是太累了,又或者刚才那番场景太混乱,叫她出现了幻觉。

    可是不管怎么揉,那衣裳仍然是蓝色的,那花纹仍然是好看又低调的竹叶纹,她上前一步,轻捻那面料……

    “双面织锦……”

    身后,传来楚知白低沉晦涩的声音。

    苏沉央的手微微一颤,轻叹一声,垂下眼睑。

    她没有说话,只沉默的蹲在那里楚知白也没有说话,也沉默的站在那里,只有素娘的哭声,哀恸悲伤,绵延不绝。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雨,秋雨潇潇,冷冷的敲打在人心上。

    雨来了,天也黑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照亮一片狼藉的街道,也照在一片狼藉的人心上。

    “夫人,雨大了,奴婢求您回房去吧!”青茵哽声道,“你身子本就虚弱,这么淋雨,会生病的!你若生病大人会更担心的!”

    “是啊,夫人!”入画亦劝,“大人正处危难之中,如今这家中就只剩你自己了!你得振作起来,想法把大人救出来啊!”

    素娘不理,只是固执地坐在雨地里,任雨水将她浇得浑身湿透。

    她不再哭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某处,也不知到底在想什么。

    “夫人,王爷和苏姑娘还在这儿呢!”青茵又劝,“你是这宅中女主人,总不能叫他们也陪你站在雨地里淋吧?”

    素娘听到这话,倏地一颤,抬头看向苏沉央和楚知白。

    苏沉央向她伸出手:“夫人,进屋吧,关于你身上这件衣裳,我想跟你聊一聊!”

    “衣裳?什么衣裳?”素娘茫然看着她。

    青茵这才注意到素娘身上的衣裳,嘀咕道:“夫人,你怎么把大人的衣裳穿在里面了?怪不得奴婢今儿一直觉得你身上鼓鼓囊囊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