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64章:小鹿在心里撞啊撞!
    其实,她稍微的表达一下对自己的欣赏和赞美,他现在也还是能勉强接受的……

    这念头刚起,苏沉央好似与他心有灵犀,张嘴就夸开了。

    “王爷,您不愧是人中龙凤啊!就是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您知道吗?人的上眼睑,至多有150根睫毛,平均一般都是一百二十三根的样子,可您不光超出了平均值,连最高值都超过了!超了整整八根!由此可知,您这睫毛有多浓多好看了!我滴天,158,要我发,真是太吉利了!这是吉利睫毛!”

    楚知白:“……”

    他自小到大,人见人夸,什么凤表龙姿,翩翩少年,又是什么清新俊逸,玉树临风,夸什么的都有,但是,夸他睫毛生得吉利的人,苏沉央是头一个!

    “你可真会夸!”他瞪她一眼,继续给她包扎。

    手已经上好药,包好了纱布,他又细心的把她挽起的袖管放下来,整理好。

    这一理,忽然就有点停不住。

    虽然理智告诉他该到此为止了,可手却有点留不住,自她的袖口一路向上,将她腰间系着的蝴蝶结也理了理。

    苏沉央今日穿着的,是楚知非亲自上街给她选的双面织锦裙裳,是略深一点的紫色,跟楚知白之前给苏沉央买的那一套裙裳是同一个色系。

    除了衣裳外,他还买了与衣裳配套的首饰,亦是深深浅浅的紫。

    这种较深的紫色一向挑人,皮肤不够白皙的人,会让这紫色衬得肤色黯淡。

    可苏沉央穿起这紫色却愈显得肌肤胜雪,光彩照人。

    今日出门急,顾婶便给她梳了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双环髻,两边有流苏珠花垂挂下来,因为一路忙得急,此时那流苏与她的头发搅在了一处。

    楚知白看到了,便顺手将流苏拉出来理齐,又将那略有些发毛的黑发抿了抿。

    他做这些事时,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只是眼睛看到了,便自自然然的去做了,脸上也没有半点异样。

    可被他整理的苏沉央,此时却又有点熬不住了。

    心里头本来已经消停的小鹿,又开始嗵嗵乱撞,好不容易返白的脸,涨得跟刚才还红,简直红得快要滴下血来!

    她呆呆看着楚知白,脑子里嗡嗡乱响。

    大佬今儿这是怎么了?

    受刺激了?

    中邪了?

    还是被他的痴情心腹赵立给感染了,也开始发春了?

    帮她包扎个伤口什么的,这事于他来说,已经是很不寻常了。

    这会儿怎么还帮她理起衣裳了?

    啊啊,理衣裳就理衣裳,忽然又摸她脸做什么?

    呜,光摸脸就已经够暖昧了,怎么那手指还顺着她鼻梁往下滑?

    一把年纪了,还要要她鼻子上打出溜滑玩吗?

    还滑?

    还滑?

    天哪,要滑到嘴上了!

    苏沉央僵着身子,紧张的闭紧了嘴巴,犹豫着要不要拒绝他。

    说起来,大佬的这种行为,应该算是职场那什么骚扰吧?

    她的脑子和心嚷嚷着拒绝,身体却有点贱嗖嗖的舍不得,尤其是鼻子,被那修长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时,竟还有一丝意外的舒爽和雀跃是怎么回事?还希望他一直往下又是个什么鬼心理?

    苏沉央被自己的无耻惊呆了!

    楚知白却被掌下的这张脸惊艳了!

    他头一次发现,原来苏沉央长得这么好看!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她的脸已经完全消了肿,显露出她本来模样,那皮肤吹弹可破,手感更是细腻柔滑,清香绵软,一如三年前在山洞里那般诱人……

    马车内的时光,好似停止了,只有风吹动窗帘,似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轻盈。

    远处,某间阁楼上,一黄衣女子正拿远镜远远的看向这一边,远镜将马车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她撇嘴笑了笑,将远镜递给身边的柳纤纤。

    柳纤纤不接,垂首坐在那里,精神萎靡,面色恹恹。

    “这一回,保证你不会失望的!”黄依依固执的把远镜往她手里塞,“快看,这种场面,可委实不多见!”

    柳纤纤掠她一眼,到底还是接了过来。

    远镜放在眼边的那一瞬间,她的身子倏地一颤,继尔,一双手也颤悠悠的抖起来。

    “我就说他们之间有奸情,你还不信!”黄依依轻哧,“如今这场景,虽不能说是捉奸在床,但也差不多了吧?你那位表兄的手,已经摸到那小贱人的脸上了!他若真是断袖,是不会动女人的!你呀,受骗上当了!人家那是烦你,想法儿赶你走呢!”

    柳纤纤不说话,她像是被定在了那里,身子僵直,纹丝不动,只那泪水却夺眶而出,潸然而下。

    马车内的两个人,还在安静对坐,而楚知白的手指已然滑到苏沉央的嘴边。

    他的身子微微前俯,竟似是要亲吻苏沉央的架势。

    柳纤纤再也忍受不住,将手中远镜重重的朝马车的方向掷过去。

    马车离得很远,她自然是掷不到的,远镜落地,砸在院中的假山上,变成一堆碎片。

    而她的心,也跟那只远镜一样,碎成了渣,再也捡拾不起来。

    她捂着脸,瘫软在地,痛声哭泣。

    “好了,好了!”黄依依轻叹一声,蹲到她面前,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道:“真相虽然很残忍,可是,人总不能天天活在虚无缥缈的幻像中!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很痛苦,可是,痛苦过后,才有新生,不是吗?”

    “新生?”柳纤纤咧着嘴,咕咕笑出声来,“我哪还有什么新生?我这一生,已被他毁得一干二净!楚知白,你好狠的心!”

    “楚知白生性凉薄,你又不是今日才知道!”黄依依安慰道,“是你之前太高看他了!他从来就不是什么重诺守信的君子!他当初对你们父女,也不过就是利用罢了!如今功成名就,成了东境之主,又岂会真的把你放在心上?”

    “可我对他那么好!我把我这颗心都给了他,全无保留!”柳纤纤哭着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十五年,整整十五年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