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66章:冰果是什么?
    苏沉央惊得差点跳起来!

    “王爷,万万没有的事啊!”她慌慌摆手,“天地良心,明明是您的手自己伸过来!”

    “不,是因为你对本王施了邪法,本王才会如此!”楚知白一口咬定她。

    “我哪会什么邪法?”苏沉央哭笑不得,“我又不是跳大神的!”

    “你会!你是!”楚知白气咻咻叫,“苏小刀,你凭良心说,在山洞时,你没对本王施过邪法?你不光施过,还不止一次呢!你不要以为本王当时重伤混沌,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本王告诉你,你每次对本王施法,本王都记得一清二楚!”

    苏沉央的嘴张到一半,又心虚的闭上了。

    在山洞里时,她还真是对他施过“邪法”。

    确切的说,那不叫邪法,应该叫催眠术加麻醉术。

    那时楚知白浑身是伤,被人砍得都快能做饺子馅了,她虽治好了他的伤,却治不了他的梦魇。

    人在伤重之时,神经便会格外脆弱,强大如江东王,自然也不能例外。

    他那时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好似一直沉在一场恶梦之中,看他在梦中挣扎惨叫,实是叫人不忍,二来,也实在是很吵。

    所以她就给他喂了点镇定的药草,后来听他在梦里说话,便随着他胡扯八道。

    当然,他的梦是恶梦,她却是把那些梦往美梦上面扯,顺便又配合他开始一段段角色扮演。

    比如,他叫姐姐,她就当她姐,他在梦中唤亲娘,她便扮作他娘亲安抚,除此之外,她还当过他爹,他弟弟妹妹姑奶奶等等一堆乱七八糟的角色。

    苏沉央于这催眠术上,那是纯粹的半吊子。

    她之前跟一个催眠师学过三招两式,但从未在人身上实验过。

    遇到一个半死不活的楚知白,又被堵在山洞里不敢露头,闲极无聊,也就拿他当了回实验品,不想竟然真的成功了那么三四回,惹得楚知白扑到她怀里叫娘亲。

    可是,她这个邪法,真的是很纯洁的,虽然占他便宜,当过他爹他娘,但她可从未想过跟他暖昧的。

    最主要一点是,楚知白那梦里头,根本就没有暖昧对象,她就是想暖昧也暖不成啊!

    “王爷,你真的误会了!”苏沉央认真解释,“我那哪是什么邪法?那是你自己做恶梦一直哭叫,我便因势利导,帮你走出恶梦罢了!你既然记得,那便该知道,我可没用邪法跟你暖昧过!你说你当时那状态,跟饺子馅似的,我就是再好色,也不能搂着饺子馅作乐呀!我至多就是让你叫我娘亲……”

    “你让我叫你……”楚知白的眼倏地瞪得浑圆。

    苏沉央立时抱头缩脑,口中急急叫:“王爷饶命,王爷恕罪,当时那是形势所逼啊!你自个儿要找娘亲,你说那荒山野岭的,我到哪儿给你找去?关键找不到你还不肯睡觉,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充当一下……”

    “你还说!”楚知白伸手薅住她耳朵。

    苏沉央立时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拼命摇头。

    楚知白轻哼一声,却不肯松开她的耳朵,反把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又薅住了左耳,他伸手轻扯她耳朵,好似扯上了瘾,片刻后,忽然扬唇轻笑。

    “苏小刀,你这样,好像一只猫啊!”

    苏沉央:“……”

    “苏小猫,我们来聊会儿正事吧!”他放开手,懒洋洋的向后靠去。

    苏沉央叹口气,好吧,又改名字了。

    “冰果是什么意思?”楚知白忽然问。

    “冰果?”苏沉央愕然,“什么冰果?”

    “你今儿在治好赵立后,不是在说,冰果?”楚知白问,不待她回答,又道:“反正就类似这样的腔调!”

    “啊……”苏沉央了然,“是bingo!”

    “那是什么意思?”楚知白追问。

    “就是做到了某件事很开心……”苏沉央不加思索解释道,“简单来说,就是个口头语,很开心很兴奋的意思!”

    “啊,原来是这样!”楚知白盯住她,“那么,这两个字怎么写呢?”

    苏沉央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盯着自己的口头语问。

    但大佬的心思,总是深不可测,她猜了片刻,到底还是没能猜出来。

    “王爷,你不说聊正事嘛!这个不算正事吧?”

    “对本王来说,算!”楚知白一脸认真,“写给本王瞧瞧!”

    他将一只炭笔和一张纸扔到她面前。

    苏沉央无奈,便只好写给他看。

    她当然不能写英文,免得他看不懂又东问西问,就随手写下“宾果”两字。

    楚知白看到那两个字,眼眶倏地一热,一向平静淡漠的黑眸,此时也染上了一抹潮红。

    “这句口头语,有什么出处吗?”他喉结急速滑动着,连气息都微微发颤。

    “这哪有什么出处啊!”苏沉央哭笑不得。

    “没有出处,难不成,是你自己发明创造?”楚知白又问。

    “这倒也不是!”苏沉央信口胡扯,“就是幼时混在乞丐堆里,每回有人讨到好吃的,就会这么叫,后来呢,遇到好事也会这么叫,就这么一直说下来了……王爷,您到底在好奇什么呢?”

    楚知白不答,只默默盯着她看,眼神幽深难测,看得苏沉央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爷,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她问。

    楚知白答非所问:“你会易容吗?”

    苏沉央小心翼翼答:“会一点,不是很精通!”

    “你在青州时,会易容吗?”

    “嗯,需要时会……”

    “你在青州时,可是常穿男装?”

    “呃,是吧,男装比较方便……”

    “你打算去哪儿给你师父留信号?”楚知白跨度极大的一句话,把苏沉央噎住了。

    她想了想,答:“自然是他消失的地方!”

    楚知白点头,掀帘吩咐容景,“去在外客栈!”

    “啊?”苏沉央愕然,“可是王爷,你刚才说要去平西王府的!”

    “平西王府的事,不急!”楚知白回。

    “怎么不急了?”苏沉央叫,“我们这回输得好惨,得尽快扳回一成才行!抓住鲜花杀人魔,这是头等大事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