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70章:江东王真是断袖?
    “在不在?”容若急急问。

    “在的在的!”容景点头,“秋公子给的东西,他向来随身携带!”

    说话间,已从楚知白胸口掏出一只粉色玉瓶来。

    “这玉瓶?秋公子送的?”苏沉央看清那玉瓶,惊呆了。

    玉瓶是非常好看的樱花粉,样式比较特别,不是寻常的圆瓶,瓶身扁扁小小的,不过半只手掌般大小,瓶身上用略深一点的粉色,画着一枝桃花灼灼,上面一行小字:解忧。

    “解忧……”她喃喃念着这两个字。

    容景点头:“这是秋公子特意为我们殿下研制的,取名解忧,极其灵验!倒出来一颗,温水送服,很快便好!”

    说罢,又道:“苏姑娘,劳烦你,帮我倒杯温水来!”

    苏沉央的目光,却还牢牢粘在那玉瓶上。

    她的确是制过一些可以治疗头风的药丸,但是,她没有那么风雅,会给一颗头痛药取名解忧。

    头痛药就是头痛药,她就简单粗暴的将其称之为头痛丸。

    不过这瓶子的确是她的。

    容景刚取出来时,她便认出来了。

    毕竟,这可是她花大价钱买来的宝物!

    说起来,还是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她初到这异世界,看什么都好奇,尤其是对古代的玉器瓷器,更是兴致浓厚。

    那年春日里,她和姐姐去看桃花,有人在当铺出这只玉瓶,她一眼便看中了。

    这颜色十分的少女浪漫,上面的桃花也画得颇是清新可喜,玉质亦十分精细滑润。

    她和姐姐掏空了身上的银子,才买来这只玉瓶。

    如此得来不易的宝瓶,是她的心爱之物,一直放在家中把玩,是绝对不会拿来做药瓶的,更不会轻易送人。

    再者,以她当时对外的身份,身边一堆糙汉子,便算送人,也不会拿这么粉嫩嫩的玉瓶送人。

    在苏沉央的记忆里,这瓶子就该好好的在她的闺房之中放着才对!

    可是,这只玉瓶现在却出现在江东王的身上,还被他那般贴身放置,真是……

    “苏姑娘!苏姑娘!帮忙倒杯水!”

    容景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苏沉央回过神来,忙拎起小炭炉上温着的水,倒了一杯,递给容景。

    楚知白这马车,就好比现代的房车,是豪华加长版,里面像一处客厅,什么书桌书架茶炉茶壶之类的应有尽有。

    “殿下,抬头,吃药!”容若伸手将楚知白轻轻扶起来,容景喂她吃药丸,喂水。

    楚知白此时瞧起来已有些混沌,但仍配合的服下了药丸。

    吃过药后,他似是没那么痛苦了,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两内卫将他的身子放平在软塌上,又在他颈底垫个软枕,盖了条毛毯。

    他沉沉睡去。

    容景正要将那粉色瓷瓶塞回他胸前,苏沉央轻声道:“容侍卫,我能看看这瓶子吗?”

    其实已经不用看了。

    容景拿着玉瓶的手,就放在她眼底,她方才已经细细观察过一遍。

    她之前在把玩玉瓶之时,曾不小心摔到地上,所以瓶身上的一朵桃花碎了一瓣,颜色明显要浅上一些。

    而这只玉瓶,也是在那里有个浅浅的印迹。

    这种玉瓶本就十分罕见,若是连这印迹都相同,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她的那一只了!

    然而,即便是亲眼见了,苏沉央还是不敢置信,还是想做进一步确认。

    听到她的请求,容景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苏姑娘,并非我小气,实是这玉瓶对王爷来说,是极珍重之物!你看,他都贴身藏在小衣里,日日带着!他虽有头风之疾,但很少会犯,但因为这玉瓷是秋公子所赠,所以他就……”

    “咳咳!”一旁的容若低声咳嗽起来。

    容景恍然惊觉自己说多了,忙闭上嘴。

    苏沉央:“……”

    这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好扭捏!

    可是,他们扭捏什么?

    难不成……

    她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

    她虽然是女人,但之前在青州,一直扮作男人,对外的身份自然也是男人。

    从楚知白目前的反应来看,他也丝毫没有怀疑过秋公子男人的身份。

    在明确秋公子是男人的情况下,他还把秋公子赠的玉瓶随身携带,贴身放置!

    一个大男人,把另一个男人的东西,放得这般的暖昧,要说他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异样的想法,苏沉央打死都不信!

    所以,江东王不是不喜欢女人。

    他只是,喜欢男人?

    楚知白,是,断,袖!

    苏沉央被自己的这个发现惊呆了!

    这么阳刚的大佬,居然是个同!

    怪不得上次她让他扮断袖,他扮得那般熟稔,他那根本就是本色出演嘛!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

    如果他是同,那么,身为秋公子的她,又算什么?

    她可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啊!

    身为一个现代人,她尊重人世间的任何一种真挚的感情,无关性别,但是,身为一个女人,如果发现楚知白居然喜欢她扮出来的男人,她应该会主动说明的吧?

    就算没主动说明,应该也会主动跟他保持距离,免得造成误会。

    她是绝对不会把这只心爱的玉瓶,赠给楚知白,让误会更深的!

    再者,她又是什么时候,把这玉瓶,赠给楚知白的?

    苏沉央歪着头,很努力的想了又想。

    然而,记忆中一片空白。

    她压根就不记得这事!

    她不光不记得这事,就连把玩玉瓶的记忆,也似变得十分久远。

    恍惚间,好像是在三四年前才玩过似的,在这三四年间,这玉瓶好似消失在她的记忆中,而不是像她一开始下意识的想像那玉瓶就在她的闺房那样。

    苏沉央被自己这个发现惊呆了!

    她坐在那里,细细的将自己的记忆捋了一遍,从灭门案那日起,一再向前回溯。

    然而,不管怎么想,记忆中仍然没有这只粉色玉瓶。

    马车颠簸前行,苏沉央亦在自己的记忆之海中浮浮沉沉。

    那里原本是一片平静无波的海面,她刻意的搜索,似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不断泛起的涟漪中,有一些奇怪的画面迅速闪过。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