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78章:堂堂王爷成了狗?
    这个女人,她居然,敢爬上他的塌!

    太过份了!

    楚知白攥紧双拳,两条浓眉拧结成一条线。

    妖女果然是妖女!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妖女是改不了调戏他揩他的油的!

    不行,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可是,怎么教训呢?

    按他以前的习惯,遇到这种厚颜无耻死缠烂打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拔剑!

    剑光闪过,青丝落,脖颈凉,不管这女人之前对他的美色怎样垂涎三尺,在死亡面前,都会立马花容失色,尖叫逃窜!

    楚知白伸手去拔剑。

    然而手指还没碰到剑柄,怀里的小丫头像只懒猫似的缠了上来。

    “好了,不掐你了!”她嘟哝着,“你别乱跑,你跑了,我就没枕头枕了!”

    说完,两只还缠着纱布的破爪子往他胳膊一搭一搂,那毛绒绒的小脑袋顺势枕上他颈窝,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衣扣,口中软语娇喃:“白枕枕,你要乖!”

    什么白枕枕? 这是什么鬼话?

    她以为她是三岁孩子吗?说话这么嗲,还带叠字!

    楚知白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手起剑落,可是,手好似不怎么听话,死活不肯往前伸,耳朵也不听话,居然觉得她这嗲里嗲气的声音还挺顺耳的,更不听话的是他的眼睛和头。

    他的眼睛粘在颈窝的小丫头脸上,越看,头越是往下低,低到快要贴到小丫头的脸上了。

    离得这么近,他能看到她长而浓翘的睫毛,似蝶翼一般微微扇动着,扇得人心里直发痒。

    晨光熹微,照在她脸上,他能清楚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许是还在睡梦中的缘故,她的脸不似白日那般苍白,微微泛着蜜粉色,像一只饱满甜蜜的水蜜桃般。

    楚知白是这么想的,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嘴反应得比他的脑子快,脑中只是一想,那嘴已然贴上她的脸。

    “唔……”苏沉央嘻嘻傻笑一声,长臂伸出,搂住他的脖颈,直往怀里带。

    楚知白被这么一带,面色瞬间涨红,一颗心差点跳出腔子来!

    “乖白白,别闹,睡觉!”苏沉央咕哝一声,“白狗狗乖,妈妈醒了喂你吃肉肉!”

    楚知白:“……”

    这又是什么鬼话?

    哪里来的白狗狗?怎么又是妈妈?

    苏沉央却还在梦中跟她现代养的一只萨摩玩。

    小萨一身雪白的毛发,冬天拿来当一只皮草枕,又软又暖,所以她给萨摩取了名字,就白枕枕,她有时叫他白白,有时叫它枕枕,有时叫全名,白枕枕。

    楚知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女狗化了。

    他只是趴在那里发呆,发热,发痴,然后,发狂。

    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每天早上,生机勃勃。

    这勃勃的生机,遇到身底这温香软玉,简直要炸裂开来!

    楚知白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身为一个体面斯文的男人,身为江东之主,他应该立刻爬起来。

    虽然这女妖有点太过主动热情,可他也不能因此便肆意亵渎她呀!

    楚知白咬紧牙关,小心翼翼的爬啊爬,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他爬不起来。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他的大脑支配!

    苏沉央睡着睡着,忽然觉得一阵躁热。

    “臭白白!”她困得要命,伸手推了一把,“一边玩去,别踩我!”

    楚知白正抱着她发疯,被她一推,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他抖着双手,想要从她身上爬起来,然而还未及离开,苏沉央已然睁开惺忪的睡眼。

    四目相对间,苏沉央倒还没什么,她头脑混沌,对于面前这张脸反应十分迟钝,只是下意识问:“王爷?你盯着我做什么?”

    楚知白被她一问,像一个被人当场抓到的的采花贼,慌乱到了极点!

    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时候,要怎么样,才能合理又体面的解释自己趴在她身上的这种丑陋行为?

    楚知白想了又想,脱口答:“数睫毛!”

    苏沉央:“嗯?”

    楚知白:“怎么?只许你数本王的睫毛,就不许本王数你的睫毛吗?你对本王做……做这么无聊的事,本王自……自然要找……找补回来!”

    苏沉央:???

    啥睫毛?啥找补?

    她躺在那里,眼睛眨巴了半天,总算弄明白楚知白的话,不由哑然失笑。

    大佬真够幼稚的!

    居然跟她一样数睫毛!

    “王爷您怎么还结巴了?”她咕哝一声,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又翻了个懒身。

    然而,翻不动,才意识自己被人压住了,小腹被什么硌着。

    苏沉央揉揉惺松的睡眼,低头掠了掠,然后,她看到了楚知白那根银腰带。

    “我说什么老硌我呢!原来是你的腰带头啊!”

    楚知白:“……”

    他忙不迭的从她身上爬起来,收起自己的腰带,外加,里面的隐形腰带头。

    可是,腰带易收,隐形腰带却并非能收放自如,他拍了半天也没拍回去,反而疼得龇牙咧嘴又跳脚。

    苏沉央的意识,在他各种诡异的动作和表情缓缓回笼,昨晚的事,在眼前飞快闪过,身体也因为这回笼的意识,定格在那里。

    所以,昨夜,她因为一些不可抗力,跟大佬同床共枕了?

    不对,他们中间,明明还隔着一个非儿的,非儿又去哪儿了!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