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79章:大佬帮梳头!
    呜,非儿要是不在,这事儿,她真的很难说清的!毕竟,这是红果果的爬床亵渎行为啊!

    她要怎么跟大佬解释自己这个看似猥琐,但其实很高尚也很纯洁的陪床行为?

    苏沉央坐在那里,看着楚知白,结结巴巴开口:“那什么……王爷……你听我解释啊!”

    楚知白心里正琢磨着怎么跟她解释,忽然听到她这句话,扭头再看到她那一脸心虚的小表情,忽然间福至心灵!

    他为什么要给她解释呢?

    爬床的人,明明是这妖女啊!

    他只是一个无辜的,被妖女蛊惑,动了凡念的不幸的男人罢了!

    楚知白轻咳一声转过身,那脸上的心虚如鸟儿般振翼而去,仍是一如既往的淡漠慵懒。

    “苏小刀,你觉得这事,能解释清楚吗?”他冷哼。

    苏沉央的脸立时苦成个“冏”字。

    楚知白看到她那张“冏”字脸,忽然觉得今晨的阳光真是灿烂,空气真是新鲜,苏小刀这小模样,也真是……好看!

    他可喜欢看她心虚陪笑的小模样了!

    “王爷,只要你给我足够的信任和时间,我一定能给你解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苏沉央拍着胸口,举着小手发誓。

    楚知白别过脸:“苏小刀,有件事,本王说过你几百遍了!”

    “什么?”苏沉央诚惶诚恐问。

    “不许拍胸!”楚知白轻哼,“把你那破爪子拿下来!”

    “啊……”苏沉央忙不迭收了手。

    “好了,解释吧!”楚知白重又拧过头。

    “王爷,昨天的事,你还能记得什么?”苏沉央小心翼翼问。

    楚知白:“不要以为,本王失忆晕倒,你就可以随意糊弄本王!本王身边有两个内卫,你做什么,都躲不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对!对!”苏沉央响起容景容若,高兴拍手,“王爷所言极是!王爷若不说,我差点忘了!我是有证人的呀!还不止一个呢!王爷你且候着,我这就去他们来!”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跑,被楚知白薅住衣领又揪回来。

    “衣衫不整,头发散乱,你要这样往外跑吗?”

    “我自己不能梳!”苏沉央举着起双手,“我得出去找明月,叫她帮我梳洗!”

    “不行!”楚知白坚决拒绝,“本王决不容许你这个样子出去,败坏本王的名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本王把你怎么样了呢!”

    “那你差人叫明月来……”

    “不行!本王的房间,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

    “那么,就麻烦顾婶……”

    “不行!姆妈看到会更麻烦!她会因为我们同房,逼本王娶了你的!你是不是想要趁机上位?”

    苏沉央:“……”

    怎么感觉山洞里的那个自恋臭屁男又回来了?

    好想抽他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苏沉央摊手,“这也不成,那也不成,我眼下这样子,你是知道的,我是没办法自个儿梳的!要不然,你帮我梳啊?”

    她这最后一句话,纯属气话。

    然而,万万没想到,面前的楚知白皱眉思考片刻,居然点了头。

    “也只能这样了!”

    苏沉央:“……”

    大佬给她梳洗?

    何德何能啊!

    而且,他这个脑回路,真的很清奇!

    叫别人来梳头,怕人看见,所以,宁愿自已动手?

    “王爷,您不嫌我头发油啊?”苏沉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已的头发。

    还好,昨晚刚洗过,并不油,就是因为刚洗过没怎么晾开就睡了,拱得有点毛躁。

    楚知白看着她的头发,一脸嫌弃。

    “你这头发,就不配称为头发!你这是分明是鸡窝!”

    苏沉央讪笑:“王爷批评得对!我这就不是头发,是鸡窝!”

    楚知白轻哼一声,朝镜前指了指:“坐下!”

    苏沉央坐在凳子上,还是有点忐忑。

    “王爷,我总觉得,要您给我梳头,不太好吧?”

    楚知白不理她,拿起梳子,走到她面前,伸手拔拉了一下她的头发,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把剃刀。

    苏沉央偷眼打量他,见他面色阴沉,握着剃刀的姿势,仿佛在握一把长剑,心里不由得愈发紧张。

    大佬不会是因为生气,所以故意借着梳头来整她吧?

    “王……王爷……”苏沉央歪着头,紧张的看着楚知白那双纤长好看的手,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液,“王爷我知道,我忽然出现在您床上,您肯定很生气,这事儿放谁谁都生气,可是,天地良心啊王爷,真不是我主动爬您床,是是您在昏睡中非拉着我的手不放!我一扯开,您就哭,哭得嗷嗷的……”

    “嗯?”楚知白忽地俯下身来瞪她,“你说本王哭?怎么可能?本王怎么可能哭?本王这辈子就没哭过!一生下来就没哭过!苏小刀,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诋毁本王的英名,本王就……”

    “啊,不要啊!”苏沉央抱住头,“王爷我知错了!不要剃成秃子啊!”

    “剃成秃子?”楚知白一怔,“为什么要剃成秃子?”

    “你不剃我头发,你拿剃刀做什么呀?”苏沉央哀哀叫唤。

    楚知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哑然失笑。

    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刮胡子。

    身为一个十岁便被放逐的皇太孙,他早已习惯自己照顾自己的衣食住行,尤其是这些贴身私密的事,他更习惯亲力亲为,不喜欢别人触碰。

    刚刚说要给苏沉央梳头发,其实他这心里一直突突乱跳,有点心不在焉,所以才顺手把剃刀拿起来。

    却没想到,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却把手底的小姑娘吓得眼泪都快飚出来。

    小姑娘看来真的很怕被剃秃头呢!

    瞧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还挺招人疼的!

    “想什么呢?”他伸指在她脑壳上轻弹,“剃刀是本王剃胡子的,拿顺手了而已!”

    “啊……”苏沉央松了口气,傻呵呵陪笑:“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王爷也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嘛!”

    “有!”楚知白轻哼,“所以占了本王便宜的人,本王都不会轻易放过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啊?”苏沉央听到这话,小脸又苦成一小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