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80章:猫儿髻!
    楚知白看着她那变幻的表情,唇角轻扬,笑出声来。

    苏小刀这样面部表情特别丰富的小姑娘,真的好可爱啊!

    苏沉央看着大佬俊美的笑颜,又傻掉了。

    大佬笑起来真好看!

    就是,忽冷忽热阴晴不定的,实在太难捉摸了!

    “坐好,别乱动!”楚知白的手触上她的头发,“你要是乱动,本王薅到你头发,可别喊疼!”

    “王爷,我……我保证一动不动!”苏沉央绷直身子,稳坐如松,“可是,王爷,你真会梳头吗?”

    楚知白轻哧:“本王又不是傻子!梳头岂能不会?”

    “可是,在古代,梳头很难的!”苏沉央咕哝。

    “古代?”楚知白歪头看她,“什么叫古代?”

    “啊,口误!”苏沉央讪笑。

    “另外,梳头很难又是什么意思?”楚知白轻哼,“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连梳头都觉得难?”

    “可是,就是很难啊!”苏沉央回,“要这样缠那样绕的,弄不好就全搅成一堆了!”

    穿越过来后,身为一个殷实家庭家的女儿,苏沉央其实过得还挺滋润,有吃有喝有玩有乐,虽然没有现代化的东西有点痛苦,但时日久了也就习惯了。

    然而有件事,却让她倍感困扰,那就是,梳头。

    苏沉央在现代时就是个标准的手残党,对于很多女性来说稀松平常的化妆手工和编发,她统统都学不会,好在,在现代时也无须如此麻烦,都不用梳子,随便拿爪子刨一刨,扎个马尾,又或者丸子头就ok,又或者,干脆就直接披散着,由着她乱,反而是最时尚的慵懒空气感。

    但到了古代,这梳头就成了一门学问。

    什么年纪,梳什么的发式,又要簪花,又要戴步摇,编发挽髻,各种繁复步骤,要搞好一个体面像样的头发,真的太难了!

    但是,她还不得不梳。

    因为在这个年代,女人披头散发是有损妇容的严重问题,古代女人穿中衣乱跑,相当于现代果奔,她要是不梳个正正经经的头出门,也是有失体面的行为。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在家人重新搬家之后,死活要把自己叶家女儿身份,改为叶家小儿子的一部份原因。

    然而,对于她很难的事情,在古代男人楚知白手里,却跟玩儿似的。

    那双平时舞刀弄剑的手,此时异常灵巧,苏沉央眼睁睁的看着自已那头鸡窝似的头发,在他的梳理下变得平整。

    楚知白一边给她抹着发油,一边吐槽她的头发。

    “你是个女人吗?头发怎么能毛糙成这这样?昨儿本王还记得挺好的呀!怎么才过了一夜,就变鸟巢了?”

    “就是头发没干睡觉,拱来拱去的,就成这样子了嘛!”苏沉央讪笑。

    “睡个觉而已,你拱什么呀?你属蛆的啊!”

    苏沉央:“……”

    “啊,怪不得昨夜本王做梦,被一只白白胖胖的蛆一直拱呢!”

    苏沉央拧头看他,又被他轻轻按回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男吗?”

    “王爷,你昨夜真的做梦被蛆拱?”苏沉央好奇问。

    楚知白轻哼一声没回答。

    “那你能不能具体说一下那个梦境?”苏沉央又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被蛆拱的?是在东境那种大乱斗之中受伤,躺在腐烂的尸体堆里?还是说,被人打进粪池了?”

    她正在那里猜测着,忽觉耳朵一紧。

    “苏小刀,你闭嘴!”楚知白轻扯着她的耳朵,“你才掉进粪池了呢!”

    “王爷,我在跟你探讨你的梦境啊!”苏沉央一脸认真,“你不知道,你昨晚上看起来真的很恐慌,你一直在……”

    她本来想说“哭”,但遇到楚知白瞪得浑圆的眼,又生生憋回去。

    楚知白看着她,哭笑不得。

    他只是在开玩笑啊!她居然以为是真的!

    真是一点也不解风情!

    这么个冰雪聪明的小姑娘,于这事上,居然这么愚钝,连跟他开玩笑都不会!

    不满意!

    一点都不满意!

    楚知白冷着脸不再说话,手上却一直没停下。

    苏沉央也不敢再问,只盯着镜中的自己看,只见头顶那双手上下翻飞,很快,她便从一个顶着鸡窝头的傻傻,变成了一个精致漂亮的美人儿。

    “哇!”苏沉央看着镜中的自己,惊喜异常,“王爷,你这是什么发式啊?好新颖好别致哦!这两个小揪揪,像两只猫耳朵一样!真是太可爱了吧?”

    苏沉央摸着自己头上的两只发髻,开心的不得了。

    虽然她实际年龄也有二十多岁了,但是,谁还没有一颗粉红少女心呢?

    更不用说,这具肉身的本体年龄也就刚满二十岁。

    二十岁的叶惊秋,生了一张白幼甜的小脸蛋,眼睛大大,鼻梁高高,脸蛋圆圆,再配上头顶这发髻……

    “我好像一只小猫咪啊!哈哈!”苏沉央在镜前美得转圈圈。

    “这就叫猫儿髻!”楚知白脱口道。

    说完,自己忽然愣在那里。

    “猫儿髻?”苏沉央笑盈盈的看着他,“王爷,这是京城最新流行的发式吗?我以前在青州,从未听说过呢!”

    楚知白不答,只是低头呆呆看自己的手。

    他会梳头,但是,会梳的,真的是很普通的头,比如,给非儿梳两个小揪揪,再比如,给自己挽个发髻在头顶之类的。

    他本来也是打算给苏沉央梳个简单的发髻的。

    可这双手,竟然梳出这么一个有模有样又好看的发髻。

    他还给这发髻取名叫猫儿髻。

    可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巧了,竟会给女子梳这般繁复的发髻,还能取出这么嗲嗲的名字来!

    这真是太可怕了!

    遗失那一年的记忆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堂堂江东王,竟然学得一手梳发的手艺,真是叫人羞愧欲死!

    “王爷?”苏沉央看着他,“你怎么了?”

    楚知白缓缓抬起头来。

    “嘿嘿……”苏沉央对他傻笑,“王爷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从来没梳过这么好看的发式呢!王爷你果然是无所不通,堪称十项全能!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于这闺房之中,也是技艺惊人啊!”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