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289章:画个圈圈诅咒你!
    楚知白拧头,正对上自家儿子那奶凶奶凶的小胖脸。

    “啊……”他适时收手,“你娘亲说她耳朵痒,让我给挠挠!”

    “哼,骗人!”楚知非一脸鄙夷,“你不要以为我两三岁的孩子!我今年已经快四岁了!没那么容易骗了!”

    说完站到苏沉央身边,把她挡在身后。

    “娘亲莫怕,有非儿在,爹爹他休想动你一根汗毛!”

    “嗯嗯!”苏沉央抱着楚知非,对楚知白仰起下巴,“江东王,我知道你厉害,可是呢,人家现在是有儿子护着的人了!哈哈!”

    楚知白:“……”

    那明明是他儿子他儿子!

    “爹爹,你给娘亲道歉了吗?”楚知非问。

    楚知白瘪眉皱眼。

    这可真是亲儿子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还以为他忘了呢!

    “嗯,道歉?”苏沉央不解问,“道什么歉?”

    “你昨晚被爹爹扯住,不顾辛苦,陪了他一整夜,爹爹竟罚你去倒夜香,他这样恩将仇报,当然要向你道歉,求得你的原谅!”楚知非小嘴叭叭叭,解释来龙去脉。

    “啊,这样啊!”苏沉央偷眼打量楚知白,见他一幅乌云罩顶的模样,愈发觉得快意,遂附和道:“的确,王爷你误解了我,是该向我道歉呢!快道吧,我听着呢!”

    “苏小刀!”楚知白瞪着她,那眼珠都快要抽搐了。

    苏沉央只当没看到,对着他挤眉弄眼,摇头晃脑。

    “爹爹!你答应了的!”楚知非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非儿说得对!”顾婶吃吃笑,“大白,赶紧的!”

    “是啊王爷,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苏沉央一句话气得楚知白狂翻白眼。

    然而,道歉的话,的确是他说过的,在自家亲儿子面前,自是不好食言。

    最终,高岭之花江东王,终是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今日的事,是本王错怪你了……”他哼哼唧唧,“本王向你道歉了!好了,道歉完毕,非儿,我们去吃饭!”

    “爹爹,你这样,也太敷衍了吧?”楚知非抱臂皱眉,“娘亲的小心灵,因为你的粗暴对待,受到了巨大伤害,可你这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呢!”

    “嗯嗯,的确是没有诚意!”苏沉央有非儿这个保命符在手,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那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王爷,我觉得,你应该发自内心的忏悔!你看,我这幼小的心灵,因为你,笼上了那么大一块阴影,那阴影连起来,能绕地球一百圈!”

    “苏小刀,你够了哈……”楚知白咬牙斜眼,暗搓搓的威胁她。

    “我觉得,还有一点点不够呢!”苏沉央拇指和食指拈在一处,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得促狭得意,“要不,您再道一次吧?再倒一次,我一定原谅你哦!”

    楚知白嘴角微微抽搐着,手心更是痒得难受,然而看到亲亲儿子那殷切的小眼神,到底还是又妥协了,用非常沉痛的语气,深刻的检讨了自已的错误,非常诚恳的向苏沉央道歉。

    苏沉央一早上的郁闷之气,因为大佬这番道歉,立时散个精光!

    好久没看大佬对她低头了。

    乍然看到,真是贼爽!

    苏沉央爽爽的搂着非儿,挎着顾婶去吃早饭。

    楚知白则像只斗败的公鸡,眼珠子都绿了,席间连吃饭都是恶狠狠的,吃一口饭,瞪一眼苏沉央。

    苏沉央被他连瞪了几眼,终于有点回神了。

    说好了对大佬要百依百顺任打任罚的。

    怎么有非儿和顾婶一护,她又得瑟了?

    完了完了,这回好了,旧恨未销,又添新仇!

    冲动果然是魔鬼!

    若是她现在放低手段,嘴上抹点蜜,脸上再堆些谄笑,还能不能把大佬哄回来?

    然而,事实证明,不能!

    大佬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她的小九九,忽然贴耳一句:“苏小刀,有种,吃完饭别走!”

    这一顿饭,苏沉央吃得战战兢兢,饭后借口要洗澡,立马开溜。

    然而,在净房门口,楚知白堵住了她。

    “苏小刀,本王还以为,你没有落单的时候呢!”

    “王爷你确定,要把我堵在这儿吗?”苏沉央步步后退,一直退到浴桶边上。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楚知白步步紧逼,两手一撑,把她困在了浴桶壁上。

    “王爷你想对我来个浴桶壁咚吗?”苏沉央眯眼笑。

    “说什么鬼话?”楚知白轻哼。

    “容景和容若呢?”苏沉央又问。

    “怎么?想让他们帮你通风报信?”楚知白笑,“想都不要想!本王已将他们支开了!”

    “那太好了!”苏沉央笑得愈发甜蜜,那手忽地扬起,食指搭在他的下巴上,轻轻向上一挑,眸中波光潋滟,声音更是柔媚入骨。

    “你……你干嘛?”楚知白瞪着她,用力拧开头,“把你那脏手拿开!”

    “偏不拿!”苏沉央不光没拿开,那指尖还在他下巴画圈圈,一边画,一边细语呢喃:“画个圈圈诅咒你,叫你天天欺负我!”

    楚知白被她画傻了。

    这个死丫头,她的手可真是……可真是……软啊!

    苏沉央一手画圈圈,一手去解楚知白腰带,嘴里调笑道:“大白白,趁着没有人,你要不要跟我亲近亲近呢?”

    下一瞬,她手急速下滑,一把扯开了楚知白的衣裳!

    腰带早已松了,楚知白穿的也并不多,被他一扯,直接露出了中衣,胸前更是春光乍泄。

    “你?”楚知白万没料到她会这般大胆,惊声大叫,“你这个女色狼!”

    “王爷是今日才知我是色狼吗?”苏沉央咕咕怪笑着,手又滑到自己胸口作撕扯状。

    “啊!”楚知白面色一红,掩面飞奔而去,转瞬间便跑了个没影。

    容景和容若刚从饭堂出来,正好看到自家主子狂奔而过的身影,正愣怔间,就见苏沉央笑嘻嘻的从净房里走出来。

    “小样的,就知道你怕羞!”

    怕羞?

    容景和容若对视一眼,再看看苏沉央那松松散散的衣裳,以及,略显凌乱的头发,开始疯狂脑补……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