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14章:苏小妖的嘴,骗人的鬼!
    苏沉央醒得早,但是,她没敢动。

    这情形,太诡异了。

    大佬这风抽得有点大,这可是红果果的暖昧啊!

    还什么小脏猫儿……

    妈呀,羞死人了!

    她的脸涨得通红,一时不知该道谢还是把楚知白的手给推开。

    好在,楚知白也很快清醒了。

    清醒的楚知白,反应奇快,皱眉道:“擦错了!”

    说完,把苏沉央的脑袋往后一推,拿着帕子的那只手,稳稳的落在了楚知非嘴角。

    “小脏猫儿,快,擦一擦!”

    楚知非:爹爹你这借口,真的……太狗了!

    你啥时候叫过人家小脏猫的?

    苏沉央却因为这句话如释重负。

    吓死了。

    差点以为大佬爱上她了呢!

    搞得她心跳都加速了!

    “不好意思!”她干笑着往后面撤了撤,把楚知非抱在了两人中间,“这样方便王爷照顾他!”

    “是啊!你都不会照顾,只顾着自己吃!”楚知白的帕子在楚知非嘴边擦了又擦,眼睛却仍粘在苏沉央的唇角上。

    擦嘴没擦干净,感觉,好难受啊!

    好想再擦一下!

    但是,不能!

    不能擦苏沉央的,那就擦自家儿子的吧。

    他接连擦了好几遍,惹来楚知非的抗议白眼。

    “爹,别擦了!再擦就秃噜皮了!”

    楚知白收回手帕。

    苏沉央放下心来继续吃,什么鱿鱼烤肉鸡腿腿翅面筋,统统来者不拒。

    她是吃爽了,楚知白却有点受不住。

    世上怎么会有吃饭不知道擦嘴的人?

    那油渍和食物残渣堆在嘴角多难受多不雅啊!

    擦一下再吃会死吗?

    稍微注意一点吃相会死吗?

    吃那么快干嘛?又没人跟她抢!

    算了算了,随她吧,不关他事!

    她脏死也不关他事!

    楚知白皱着眉头反复叮嘱自己,万万不能再伸手。

    可是,那手在今晚失了灵,它是一只成熟的手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完全不听大脑的指令。

    当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自己身上时,楚知白心里一凉。

    垂眸一看,果然,那手又好死不死的落在了苏沉央脸上。

    这一回,还不光是落,而是捏。

    他绕过自家儿子,半倾着身子,伸出手,捏住了苏沉央的下颌骨,另一手噌噌噌的在她嘴角擦拭着。

    苏沉央:“……”

    她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撸个串儿,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一回,大佬又该作何解释呢?

    容景容若楚知非三人齐唰唰的看着楚知白,深深的为他担心。

    这回的借口,貌似不怎么好找了呢!

    但江东王就是江东王,很快便理直气壮道:“苏小刀,请你注意一点个人卫生!你这吃相太邋遢,严重拉低了我们王府的形像!本王简直……忍无可忍,不得不擦!”

    容景容若:给殿下鼓掌,这个借口,完美!

    楚知非:哦耶,爹爹的脸皮好像越来越厚了!

    苏沉央目瞪口呆看着他,手里的鸡腿,它忽然就不香了。

    大佬神叨叨的,搞得她也心神不宁。

    虽然她一开始对大佬的确没什么特别想法,可她好歹也是血气方刚一女汉子,正值青春少艾,哪经得起他这么一个美男子一撩再撩三四撩的?

    最要命的是,他可以撩,她却不可以动心,动心就有可能被大佬k。

    她太难了!

    “看什么看?”楚知白见苏沉央对着他发呆,那脸立时又虎起来。

    “没看你!”苏沉央摇头。

    “那你看什么?”楚知白轻哼。

    “我看……啊,那边的冰糖葫芦,瞧着挺好吃的样子!”苏沉央站起来,逃离这是非之地。

    “娘亲,我也要!”楚知非屁颠颠追过去。

    楚知白亦步亦趋:“我也要一串!”

    苏沉央回头看他。

    楚知白拿着鲜红透亮的糖葫芦舔啊舔,嘴唇被染得红艳艳。

    苏沉央看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高冷大佬居然像个孩子似的当街吃糖葫芦。

    这事儿,活久见。

    “王爷,原来你也吃糖葫芦啊!”苏沉央难抑内心惊讶。

    “什么叫我也吃糖葫芦?”楚知白斜觑着她,“我吃臭豆腐时,你这么问,我吃糖葫芦,你也要这么问!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暗骂本王,说本王不是人吗?”

    苏沉央用力点头:“王爷,在我眼里,您还真不是人!”

    “苏小刀!”楚知白的黑眸陡然瞪得浑圆,那嘴唇也愈发红艳。

    “您不是人,您是神啊!”苏沉央谄笑,“您是我心里的战神,您又生得这般仙颜,以致于让我生出了错觉,好像您不该食人间烟火,该食仙丹,饮仙露才对!如今乍然看到您吃这些人间俗品,我感到万分惊讶,才会生出如此感叹!只是单纯的惊叹,绝无半点亵渎之意啊!”

    楚知白轻哼:“话说得这般漂亮好听,只怕心里不定怎么腹诽本王吧?”

    “王爷,您怎么能这么想我呢?”苏沉央慌慌摆手,“我对王爷的心真是又红又专!我都恨不能把心剖出来给王爷看呢!”

    “谁要看你的心!”楚知白咬了一口糖葫芦,含混不清道:“苏小妖的嘴,骗人的鬼!你就是说破大天去,本王也不信!”

    “那就没办法了!”苏沉央哀叹,“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你就是沟渠!”楚知白往那护城河指了指,又加了一句:“还是臭水沟!有本王愿意照你,你就知足吧!”

    “娘亲,有人放河灯!”楚知非忽然指着护城河叫起来。

    苏沉央走过去一看,果然见满池灯火,荷灯五颜六色,被烛光一映,流光溢彩,似一条彩色长龙,铺陈到天际,煞是好看。

    “今儿是什么特殊日子吗?”她笑问。

    “今儿……”容景算了算,“十月初一……”

    “寒衣节!”楚知白回,“十一祭祖送寒衣,放河灯……”

    说到一半,忽然垂眉低叹。

    他父母被刺杀于流放途中,尸骨无存,便算他想立个衣冠冢,都寻不到父母旧衣,这么多年,也就只能在心里祭拜,烧纸上坟送寒衣之类的事,他从来没有做过。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