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33章:惊呆了!
    楚知白拧头看她,片刻,伸手拭去她眼角泪水。

    “无妨的……”他咧嘴笑,“不是什么大事,毕竟,我十岁时,便见过了……”

    苏沉央喉头一噎,抱着他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你哭什么?”楚知白歪头看她。

    苏沉央不说话,只是拼命摇头。

    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就是心里特别的酸涩疼痛。

    “我当时都没哭……”楚知白拧过头,目光落在怀中三只铁罐上,陷入久远记忆中。

    那些记忆,是他心中最深的梦魇。

    哪怕时隔十数年,依然历历在目,鲜活得好似昨天才发生一般!

    “那天是十一月初一,我记得很清楚,再过一月就要过新年了!”他说着又咧嘴笑,“东境苦寒,雨雪交加,道路泥泞,难以成行,却……不得不行……”

    “父王抱着非儿,母妃扶着我,我们一家四口,脚底是冰冷刺骨的冰泥,身上是忽啸的长鞭,那些衙役,骑在马上,驱赶着我们前行,像是抽打着牛马猪狗一般!”

    “那是我的皇叔,我父亲同父异母的弟弟,新登基的昭明帝,御赐给我们的新年礼物,让我终身难忘!”

    “我们行至半途,忽然有黑衣刺客冒出来,衙役见状,跑了个干净,独留我们与刺客抗争,父王母后为护我们逃走,被那些人砍得血肉模糊,我背着非儿拼命的逃,可是能往哪儿逃?”

    “我跑不过他们,我没护住非儿,他们抢走了非儿,后来柳叔带着人赶到,将我救下,次日我不顾柳叔阻拦,跑去父王母妃遇害的地点,我不想他们暴尸荒野!可他们的尸身已不在那儿了!”

    “我不甘心,便在周围寻找,我想许是被他们随意抛弃了,可是没有!怎么找都没有,后来我经过一处臭水沟,忽然发现那沟中浮着一片衣角,那上面的花纹,跟母妃平日里最喜欢的那件留仙裙一模一样!”

    他说到这儿,忽然转向苏沉央,问:“你知道什么叫留仙裙吗?”

    苏沉央摇头。

    “那是仙女穿的裙子……”楚知白扬唇轻笑,“我母妃生得极美,被人称为天下第一美人,她所着裙裳、所戴首饰、鞋袜,均被大楚女子争相效仿。平日,她和父王皆崇尚节俭,极少在衣着打扮上费心思,有一年她随父王南下,路过一间织染坊,两人出于好奇,便前去观摩学习,父王学有所成,亲手为母亲染出一批精美布料!”

    “母妃以那批布料裁衣制衣,她于这方面颇有灵气,制出世人从未见过的新颖款式,她做了四套衣裳,一套自穿,父王与我和非儿各一套,,我们一家人着新裳出街,那一天,整个江州城都轰动了!”

    他说着笑出声来,枯寂黑眸似是突然焕发了生机,似星河璀璨。

    “那天我们走到哪儿,都有人追着看,还有裁缝铺的老板厚着脸皮向我母妃讨要图样,母妃自是不吝赐教,后来整个江南的女子都在穿跟母妃同款的裙裳,世人为之取名曰,留仙裙!女子着此裳,便算是天上的神仙,也会为之驻足痴迷!母妃是他们眼中的仙子,令他们心驰神往!”

    苏沉央看着他的脸,唇角亦不自觉微扬。

    “王爷生得这般容貌,太子妃自然也是颠倒众生!”

    “可后来,再也没有人敢穿留仙裙了。”楚知白的眸光忽地黯淡下去,“后来世人便连提也不敢再提这三个字,因为江南很多穿留仙裙的女子,都被人凌辱杀死!留仙裙成了惨死的标志,成了禁忌,可在母亲这里,那是她最中意的一套裙裳,是父王亲手染制,是她亲手裁制,是我和弟弟帮着她一起穿针引线,一家人快快乐乐制出来的,那是一段再美好不过的回忆!所以,被流放当日,她固执的带上了那四套裙裳!她给我们打气,说只要能熬过这一段,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

    他低下头,眸光似风中残烛,在狂风之中挣扎摇曳。

    “王爷,不要再说了。”苏沉央抱住他,“不要再说了,好吗?我们先回去。”

    “让我说吧!”楚知白抬头看着他,双目又转猩红,“这么多年,这些铁罐子,一直压在我心里,我还以为我已经能接受了,可没想到,十数年后再见,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我不能这样!我得直面这一切才行!”

    “那……那你说吧!”苏沉央握住他冰凉僵硬的手,“王爷,你说吧,我听着呢!”

    “我说……”楚知白拧过头,嘴动了动,忽又问:“我刚刚,说到哪儿了?”

    “你说在臭水沟里看到了留仙裙……”苏沉央涩声回。

    “对,在臭水沟里看到了母妃最心爱的裙子……”楚知白接着说下去,“我跳进沟里,想将那裙子捞出来,可一捞才知不对劲!裙子里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很重,圆骨碌的,我扒开一看,却是一只大铁罐!”

    他低头看自己怀里的铁罐,“跟这个罐子一样,很大也很重。当时就懵了,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那是母妃裙裳里包着的东西,我想我得把它们拖上岸!我那时年岁小,力气也小,分了好几次,才将那七个铁罐全运到岸上!运到岸上后,我就对着那些铁罐发呆,那七只铁罐,像七头猛兽,全都盯着我瞧,我想打开它们,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又很害怕……”

    他终于说到生命中至暗的时刻,本已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隐隐发颤。

    苏沉央伸出手,将他的手包在掌心中。

    他的手很大,她的手很小,根本包不严。

    可是他颤抖的身体在她手下慢慢恢复。

    “最后我还是打开了,”楚知白目光空洞枯滞,仿佛已穿越这漫长岁月,重回当年现场,“因为那罐底刻着父王的名字,既是与父王有关,我就得直面!父王母妃还有弟弟都已经死了,我没有理由再害怕,也没有必要再害怕了!大不了,与他们一同归去!”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