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34章:往生教的咒文!
    “那罐子封得特别密实,很难打开,但父王送给我的短刀,是世间至锋利之物……”他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枚匕首来。

    那是一把极精巧的金刀,刀鞘上雕着好看的花纹。

    楚知白拔刀出鞘,冷光幽然照在他的脸上,原本就白皙的面庞,此时白如薄纸一张。

    “我就是用这把刀,将其中一只铁罐割开!”他拿着那匕首,“我看到那里面的东西,当场吐出来,可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正常人都想不到那么多吧?”

    他的嘴唇哆嗦着,“我不明白这血肉意味着什么,后来我在那堆血肉里发现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我将它取出来,发现它还戴在一根断指上,那是一枚戒指,是父王与母妃的定情之物,他们一直戴着,从未取下来过。于是我终于明白,这铁罐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的话说完,周围一片死寂,他的几名心腹内卫,此时俱是虎目含泪,双拳紧攥。

    苏沉央将头深埋过楚知白颈窝,无声低泣。

    “苏小刀,你现在要做的事,不是哭……”楚知白伸指拭去她眼角泪痕,“你得帮本王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苏沉央抬起头,拿袖子擦干脸上泪痕,“王爷既如此问,想来,是确定此事非昭明帝所为了?”

    “不是他!”楚知白笃定摇头,“我初时也以为是他,回京后,我曾以铁罐试之,并在暗中窥探,他对这铁罐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于他而言,折辱我们一家,远比杀了我们更解恨!流放之地各种痛苦煎熬,他不会舍得直接杀掉我们的!”

    “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制出这铁罐的人,跟你父王必定是有深仇!”苏沉央道,“与之有深仇大恨者,王爷幼年可曾有耳闻?”

    “王权争夺,残忍血腥,昭明帝一党皆与父王有深仇大恨!”楚知白回,“可是这种恨,更多是基于争权夺利之恨,权既已到手,对于失败者至多就是灭门,像昭明帝这般以流放折辱亲兄弟,已是罕见,做出铁罐以报复者,简直闻所未闻,难以想像!我实是想不出,有谁会如此残忍对待父王!”

    “出事者王爷只有十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便算有此类仇人,想来当年太子与太子妃亦不会让你知晓,王爷记不起来也正常!”苏沉央看着他,“往事久远,无法回溯,但这铁罐既出现在这山洞之中,便一定是往生教的龙神少主和四大护法中的某一个人所为!”

    “是!”楚知白点头,“这玄铁贵重,以玄铁困住父王肉身,绝非普通信徒所为!父王当年致力于捣毁往生教,或许这便是仇怨来源!”

    “可是,这九只铁罐,为什么要扔在两个地方?”容景问,“当初为什么不一次扔完?”

    “还有,这铁罐瞧着颇重,一个最其码也要有十五斤左右,三只便是四十五斤,东境离楚京,亦是数千里之遥,那人杀了太子,将太子一部份尸身,专程从东境带到楚京,这又是为什么?”容若亦是一头雾水。

    “何止是专程从东境带到楚京,”苏沉央接着道,“据刘大明交待,这处秘密聚会地是在两年前才找到的!也就是说这些铁罐,最早也是在两年前放入血河,那被放置进血河之前,又放在哪里?”

    “总不能是随身携带吧?”容九惊叫。

    “随身携带?”容若喃喃道,“那这也太可怕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容景困惑道,“便算是为了报复,弄成这样扔进臭水沟,已是极致了,不是吗?你们可别忘了,这可是殿下十岁时的遭遇,至今已足有十五六年!什么样的仇恨,能在仇人已死的情形下,还一直固执延续着这种匪思所思的行为?”

    “变态之人的心思,非常人能揣测!”苏沉央咬牙,目光落在那三只铁罐上,眉头紧皱。

    “王爷,你可识得这些字吗?”她问。

    楚知白摇头:“不识!我打捞上来的那七只铁罐,也刻有类似的字迹,我将其拓印下来,遍寻天下学者大儒,均无人识得!我自己参详十数年,也是一无所获!”

    “这瞧起来就不是字!”容景道,“更像是鬼画符!就跟这往生教的咒文一样!这百年来,基本无人能勘透!”

    “往生教的咒文……”苏沉央抬头看向洞壁上的那些幡旗,果然跟这铁罐上的字迹有相似之处。

    “刘大明!”楚知白忽叫,“你可知晓些字是何意?”

    刘大明苦着脸:“不瞒王爷说,莫说是这铁罐上的字,便算是上头我亲手画出来的这些符咒,我也不明白代表着什么!”

    “你自己画的,你不知道?”齐三瞪眼,“你他妈的莫不是诓老子吧?”

    “真不知道!”刘大明叫苦不迭,“每次聚会,少主或者护法会把这些符咒原文拿来,叫我照画,我当然也好奇这是何意,问过他们好几次,奈何他们都不肯作答,我也就不敢再问了!”

    “真他娘的见鬼!”齐三骂,“你一问三不知,怎么当的教头?你这怂又蠢,他们为何要让你当教头?他们为何要让你当教头?他们得了失心疯吗?”

    “我……我拿钱买的……”刘大明哭丧着脸回,“我将万贯家产都献给了往生教,这才换得这分教堂主之位!他们本就是为求财,只要肯出钱,又拿人头献祭,他们都会收纳入伙的,什么往生不往生的,他们其实就是敛财教!”

    “你倒是看得通透!”苏沉央哭笑不得,“既然什么都明白,为何人道不走鬼道?还将万贯家业献出,你为的什么?莫不是也要他们赐你甘霖,为你复仇?可你明明不信这些啊!”

    “我,”刘大明叹口气,“这事,说来话长……”

    楚知白盯着他看了半晌,忽叫:“你与西州富商骆勇是何关系?”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