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41章:一场虚惊!
    而苏沉央掐的位置,正好是伤处。

    “哈哈,不是梦!”苏沉央看他痛得龇牙咧嘴,手舞足蹈,笑开了花。

    “苏小刀,你有毛病吧?”楚知白瞪她。

    “我这不是怕自己做梦嘛!”苏沉央傻笑回。

    “那你干嘛不掐你自己?”

    “我掐过了啊!”

    楚知白彻底没了脾气,只对着她狂翻白眼。

    “好不容易捡条命,差点被你掐死了!”

    哪儿不好掐,掐他大腿根……

    那个地方,真的很脆弱好不好?

    苏沉央在他的白眼忽又苦了脸,捂着脸嗷嗷哭起来。

    “不是吧?”楚知白愕然,“瞪你几眼你就哭?”

    苏沉央只是摇头。

    “喂,苏小刀,你什么时候变成小哭包了?”

    “我害怕了,哭一哭还不行?”苏沉央哭得更大声了,“我都快要吓死了!”

    她嘤嘤着哭倒在楚知白怀抱。

    温香软玉在怀,楚知白心中柔情一片,嘴上却仍是毒舌不断。

    “喂,你干嘛?你那鼻涕眼泪一大把,脏死了,别往我身上蹭!”

    “我偏要蹭!”苏沉央扯过他的衣袖擦眼泪,擦完眼泪擦鼻涕,“你活着你不早点冒出来,我都快被你吓瘫了!呜……你死了我可怎么办?”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死了便死了,你自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楚知白伸手将她往怀里揽,唇角高扬,说出来的话,却仍是欠欠的,看得容景一众人连连撇嘴。

    “王爷,您要不,说点好听的,哄哄苏姑娘吧!”容若笑劝,“你看她都吓得晕过去了!可知是有多在意您!”

    “是呀是呀!”容景深以为然,冲着他挤眉又弄眼,“王爷,女孩子都喜欢人哄的!”

    其实楚知白也不是不想哄,就是不知道怎么哄。

    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再这么哭下去,本王这衣裳就得扔了!”

    众侍卫:“……”

    您是缺那一件衣裳吗?

    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却说这些扫兴的话!

    他们家殿下,到底是有多蠢啊!

    看来,是时候给王爷普及最最基本的恋爱知识了!

    容景容若两个贴身内卫下了决心,一待回府,就得把这件重中之重的事操办起来!

    什么断案追凶报仇,都先不管。

    王爷这个人问题,再不解决,就真的成老大难了!

    对于楚知白这句欠欠的话,苏沉央倒是非常习惯,只是刚才伤心欲绝,这会儿失而复得,那种狂喜让她摒却所有脸面,赖在楚知白怀里不肯起来。

    大佬太好抱了!

    刚才差点被抱不到了!

    趁这会儿有得抱,得多抱一会儿,能赖一会是一会,以后再想赖,肯定又会被大佬教训!

    苏沉央缠着楚知白的腰,心情有点复杂。

    她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呢!

    刚刚失去他时,感觉天都要塌了,心像是被人凭空摘了去,空落落的疼……

    楚知白嘴虽然有点欠,但身体却是很诚实,坐在那里,由得苏沉央耍赖。

    “王爷,你是怎么脱险的?其他人呢?还活着吗?”苏沉央问,“我记得容景和三哥都在里面!”

    “我们好着呢!”容景和齐三一起笑着向她挥手,“不过受了些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事!其他人离得远,也不曾波及!”

    “可我看着倒下来那么一大片,他们没被压?”苏沉央看着还被封得死死的洞口,心有余悸。

    “没有!”楚知白摇头,“就那一包黑火,还被我连人带火药一起踢下了血河,威力能有多大?只是把洞口炸塌堵上了,洞内还是好好的!不过这一炸,倒是炸出了另一个出口,我们从那个出口出来的!”

    “原来如此!”苏沉央长长吁出一口气,“谢天谢地,竟是虚惊一场!”

    “是啊!”楚知白点头,“一场虚惊!不过,我们日后也要长些记性!但凡往生教信徒,不论男女老少,全都要严加看管,切不可掉以轻心!否则真是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是啊!谁能想到的,才十岁的孩子,居然也……”苏沉央叹口气,“这教真真是可怕,对了,王爷,那铁罐可带出来了?”

    楚知白摇头:“黑火的冲击波不小,那三个铁罐在混乱中也不知滚落何处,我怕山洞受到震动坍塌,便先让人撤出来了!”

    “那快进去找找吧!”苏沉央忙站起来。

    “不急!”楚知白摇头,“待洞内平稳下来再说吧!这时进去,万一山洞坍塌,岂不是平白葬送了性命?”

    “可是,那是……”苏沉央欲言又止。

    “我知你想说什么!”楚知白唇角微扬,“但我父王自幼便教育我,没有什么比活人的命更重要!人死后,便是枯骨一堆,便是将他供奉起来,他的灵魂已灭,活人的命,永远重于死物的命!他在战场上搏杀,从来只惜活人的命!只要活着,伤再重他也会拼命救回,可若是死了,那便死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不必在意那些形式!”

    “嗯!”苏沉央用力点头,“我听你的!我们隔半个时辰再进去吧!王爷,我去看看伤者!”

    她转身要走开,却被楚知白拉住。

    苏沉央回头看着他。

    “先把脸擦一擦!”楚知白从怀中掏出帕子来,拭净她面上泪痕尘灰,“你看你这样子,跟只小脏猫似的!你这样,有损江东王府的形像!”

    苏沉央在他轻柔的动作中红了脸。

    一众兵士笑着退后,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他们家殿下难得有这么解风情的时候,不容易啊!

    “刚才爆炸声肯定会惊动山上的人,大家注意警戒,不要让不相干的人进来,特别留心有往生教的信徒混杂其中,狗急跳墙使坏!”容若吩咐下去。

    众人自去忙活,那边警戒线刚拉起来,就有一人疾奔而至。

    “苏姑娘!苏姑娘!”

    那人老远便大叫起来。

    容景霍地站起来:“什么人?”

    “是宁王!”容九站在高处往下望,很快认出那人影是谁。

    “宁王?”容若一惊,“他怎么知道苏姑娘在这里?”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