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79章:第一个受害者?
    苏沉央和楚知白对望一眼,难掩眸中激动!

    季氏很有可能是鲜花杀人魔犯下的第一起凶案!

    能将一人如此杀死,足见那魔头对她怨念之深!

    那么,围绕着季氏生平开始调查,或能搜查出那魔头的踪迹!

    “季氏在当时风评如何?”苏沉央看向霍远征。

    霍远征笑:“极好!”

    “极好?”苏沉央一怔。

    “霍大人是在反话!”卢森轻叹,“这季氏性其泼悍,东境十大恶人榜,她可是排第十!听起来第十好像还不错,可这个榜的榜首是悍匪肖六!由此可知,她有多彪悍泼辣!”

    “季氏惨死,当地人拍手称快,奔走相告!”霍远征笑回,“有些受她欺辱的人家,甚至放起了鞭炮!我去调查时,人人都争着向我讲当时的盛况,还说杀她的人是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苏沉央哭笑不得。

    这话,怎么听着跟往生教人说的似的?

    “如此惨烈的凶杀现场,应该移交官府调查吧?”苏沉央追问,“卢老伯可有参与调查?”

    “没有!”卢森摇头,“案发初期,官府的确介入,但第二日季氏家人便来撤案,称已寻到凶手,是家中恶奴,要自行惩治,官府也就没再插手!”

    “他家人竟然这么说?”苏沉央愕然,“这其中必有曲折!”

    “可有询问过?”楚知白看向霍远征。

    “问过!”霍远征点头,“只是,族人虽参与下葬事宜,但具体为何撤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也曾就此事问过季老太爷,但老太爷讳莫如深,不愿多说!撤案后便将季氏的尸身收拾了一下,次日便草草下葬,此后更绝口不提此事!”

    “那当地可有什么传闻?”苏沉央看向卢森,“老伯或许知道一二?”

    卢森摇头:“老朽怕是要让苏姑娘失望了,此事季老太爷处理得干脆利落,他不许人再谈论此事,大家自然也都不敢再多说!”

    “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你是想问,前朝覆灭,唯一的依仗前朝太子妃被灭满门,前朝是我天然的敌人,为何季家还可以在东境存活吧?”楚知白很快猜出她的想法。

    “是!”苏沉央点头,“王爷为何能容季氏如此?”

    “因为季氏本就是东境悍匪出身!只是,他是兵匪!手掌兵权,却行土匪之事!”霍远征解释道,“季家老爷子曾与肖六齐名,只是季老爷子识时务,关键时刻,主动向王爷投诚,肖六被杀,季老爷亦算是立了功,王爷便既往不咎,没治他们的罪!”

    “可本王记得,季老爷子一向低调顺从……”楚知白皱眉,“怎么这妇人竟上了十大恶人榜?”

    “应是被宠坏了!”霍远征道,“属下去调查,一提起季氏,人人皆知,说她自幼就在城里横着走,被宠得无法无天的,有个兵匪爹,又有个皇后堂姐,谁能有她拽?就算她堂姐死了,她也照样耀武扬威的!”

    卢森道:“其实季老爷子也骂过她,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跋扈惯了!”

    “老伯与季家相熟?”苏沉央问。

    “并不算熟!”卢森回,“只是都在一个城里住着,老朽虚活了年月,自然也就知道得多一些!另外……”

    他顿了顿,谨慎道:“关于季氏这事,虽季老爷不许人谈论,但我们私下里还是难免要议论一番,毕竟,她死得太过离奇惨烈!大家都说是寻仇,当时我们便将她得罪过的人在心里过了一遍,也曾暗查过,不过,未能找到有这胆识并有作案条件的嫌疑人!”

    “此话怎讲?”苏沉央追问。

    “苏姑娘不知季家在当地的影响!”卢森回道,“但你可以想像,一个兵匪之家,虽然后来被王爷削了职,贬为庶民,但到底没有杀他,季家余威尚存,本地人对其畏惧可谓是根深蒂固,若非被逼到绝境,老朽觉得,应不会有人有胆如此杀人!”

    “便算敢杀,也是一刀毙命,以便迅速逃匿!”霍远征接着道,“而季氏当时的死状,这虐杀过程长达一两个时辰,这么长的时间,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一旦发现,季家又岂会轻饶?可这凶手却似猫戏老鼠一般,肆意蹂躏,这种行为,简直是公然挑衅季家,他并未将季家放在眼里!老卢所提供的嫌犯,我也明察暗访过,并未发现异常!”

    听他这么说,苏沉央难免失望。

    “再看看这具尸身呢!”楚知白道,“或许能有意外发现也说不定!”

    苏沉央点头,揭开另一具尸身上面的尸袋。

    尸袋一打开,苏沉央惊呆了!

    这具尸身,不,确切的说,这是一堆,骨骼碎片。

    这具尸身同样已经白骨化。

    可季氏还保持着人体骨骼原本的形状,头是头,四肢是四肢。

    可这一具,最硬的头骨已然坍陷,四肢断裂,腿骨脚骨已成碎片。

    “挖起时,便已是这样了?”她看向霍远征。

    “是!”霍远征忙回,“我们打开墓穴时,这堆碎片就随意的卧倒在季氏棺身外!我们捡了好一阵,才将所有碎片捡全!”

    “骨骼变成这样,死前这个人,怕是已经被打成肉泥了!”苏沉央轻抚过那些密密麻麻的裂痕,惊得说不出话来,片刻后,她的目光停在那尸身下的衣物上。

    衣物自然也烂得差不多了,只还残存着边角碎布。

    苏沉央伸手扯出来,在眼底细看。

    “也是绿衫!”楚知白脱口道,“难不成,这是另一个受害者?”

    苏沉央点头:“或者,这才该是第一个受害者!”

    鲜花杀人魔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喜欢看死者在自己的天罗地网阵中挣扎惨号。

    她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受害者,本身并未受什么致命重伤,基本都是血竭而亡,并未出现这样密集的深达骨骼的伤痕。

    那几桩凶杀现场虽惨烈,但能从中看出他玩乐的兴致。

    可这具尸身不一样,这些伤痕,杂乱无章,却又如此密集,想必是杀人者对死者恨到了极处,才会像个疯子似的,直接拿重物把一个人从头砸到尾,砸得骨头寸寸断裂,变成这幅模样!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