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385章:赵立的发现!
    赵立正躺在担架上等候。

    “你不好好在家中养伤,乱跑什么?”楚知白上前,将他身上的被子掖了掖。

    “殿下,我有一些新发现,不知有没有用!”赵立很是激动,忙不迭的将手中一直紧握的香囊递给他。

    楚知白打开,里面满满当当的一堆杂物,有纸有首饰有头发,还有一迭发黄的纸,孩子的玩具,信件等。

    “这是?”楚知白看着他。

    “是素娘留下的!”赵立解释着,“素娘临死前,一直在扯我的头发,我总觉得她是要告诉我什么,回去之后,我苦思冥想,终于记起来,昔年我与结发为妻,曾各剪下自己一缕头发,编织在一处,放在她最爱的丁香花香囊里!我在她留下的香囊里翻找,这香囊是她一直收在床头暗格里的!”

    他说着,将里面的头发和首饰以及几封信件捡出来。

    “这几件东西,是我与素娘的旧物!”他爱惜的拿在手中摩挲了两下,揣进袖中,又拈起一张纸,道:“王爷请看这个!”

    楚知白接过来细看。

    那是一封信件,信笺的边角印着一朵鲜红的彼岸花。

    “这应是那魔头写给素娘的信件!”赵立道。

    楚知白展信细读,纸上其实只寥寥数语,其间提到楚思嫣,是在教素娘如何杀人和布置现场。

    不过,那字写得极是拙劣,简直鬼画符一般,连三岁稚童也不如。

    “这字怎么这样?”苏沉央愕然,“我记得之前他给平西王的信件中,那字迹不是这样!”

    “应是刻意用左手书写!”楚知白拿手比划了一下。

    苏沉央了然。

    “他还真是谨慎!”

    “殿下,你看这纸页背面!”赵立提醒,“这字是刻意为之,可那背面的墨痕,应是无意印上的!”

    楚知白将纸翻过来一看,果然看到一个淡淡的墨影。

    “这个……像什么?”苏沉央嘀咕着。

    “瞧不出来!”楚知白摇头。

    “爹爹真笨!”身后传来楚知非清嫩的奶音,“这明明就是一只松鼠的大尾巴啊!”

    “松鼠的大尾巴?”苏沉央和楚知白对视一眼,又忙凑过去看。

    这一看,还真的像一只松鼠的大尾巴。

    “那这些纹路……”她指着那“尾巴”上的印痕。

    “是刺绣了!”楚知非奶声奶气回,“娘亲没见过刺绣吗?有次我不小心打翻了砚台,砚台上的墨汁粘染到婆婆的绣品上,我拿纸去吸,便留下这样的印迹!”

    “是的!就是松鼠!”赵立惊叫,“我记得素娘就曾绣过一幅松鼠图!”

    “所以,这墨痕其实是素娘不小心沾染上的?”苏沉央看向他。

    “不是!”赵立摇头,“不是素娘沾染上的!素娘绣那松鼠,是在三年前,可这信笺,却是在楚思嫣死前写的!那期间,素娘可没再绣过松鼠!一般人也没有绣松鼠的!”

    “所以,那松鼠,她是绣给那魔头的?”苏沉央追问。

    “极有可能!”赵立用力点头,“素娘就只绣过那一幅!那画上松鼠栩栩如生,颇是好看!用的还是绒绣法!”

    “绒绣法?”楚知白一怔,“她怎么会绒绣?”

    “她特意学的!”赵立一脸激动,“那段时间,她一直在问我可知道大楚有没有绒绣高手,可殿下你也知道,这绒绣技法可是被明令禁止的……”

    “嗯?”苏沉央好奇问,“为什么绣件东西也要被禁止?”

    “因为这是母妃独创之法!”楚知白呵呵笑,“新帝即位后,留仙裙也好,绒绣也罢,都被禁止使用!”

    “这可真是……”苏沉央无语。

    “绒绣无人敢用,素娘却一直要学,我便只得请人来教她,那段时间她一直很用心在学,但我一个大男人对女红自是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多问……”赵立说到这儿,忽然看向楚知白,“王爷,顾夫人呢?”

    楚知白看着他:“你给素娘寻的师父,该不是姆妈吧?”

    “就是她!”赵立回,“顾夫人可是深得王妃真传的!素娘跟她学了好一阵,两人有说有笑的,没准她会跟夫人透露点什么呢!”

    “去请姆妈!”楚知白吩咐。

    很快,顾婶便被请过来,问及绒绣之事,顾婶略思忖片刻,很快便记起来。

    “没错,就是我教的她!怎么了?”

    “夫人可有听她说过,这幅绣品要送给谁?”赵立急急问。

    “说是要送给她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顾婶回,“她似是很疼惜那个孩子,说了一些他儿时的事,还说命都是那孩子救来的!”

    “果然是送给那魔头的!”赵立激动叫,“她还说什么了?”

    “嗯,容我想想……”顾婶皱着眉头,艰难的回忆着,“她说那孩子特别喜欢松鼠,养了不少,还说,好像是家里有个松鼠的绒绣,不小心弄坏了,那孩子很是懊恼,所以她才想着,要再绣一幅给他!我当时觉得奇怪,还特意问过她,那孩子多大年纪,为什么会喜欢绒绣之类的!”

    “她怎么说?”苏沉央追问。

    “她说她也不知道!”顾婶回,“说虽然看着那孩子长大,心里拿她当自家孩子看待,但其实一点也不了解他!自然也不知他为什么喜欢绒绣了!”

    “喜欢绒绣,又喜欢松鼠,养了许多松鼠……”苏沉央看向楚知白,“王爷,喜欢养松鼠的人,应该不多吧?”

    “极少!”楚知白回,“松鼠并不是常见的宠物,也不好养,整个楚京,怕是没几个人养……”

    他说着看向容景。

    容景那边早已会意。

    “属下这就派人去查!”

    “且慢!”苏沉央叫住他,“我们再看看这些吧!也许能有意外发现也说不定!”

    她翻看着那迭发黄的纸。

    纸被折成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形状。

    苏沉央隐约觉得那些折纸有点眼熟,正要记忆里搜寻着,身边的楚知非已先开口。

    “娘亲,这折纸,跟我们之前在地室里看到的折纸一样哦!”

    “的确一样!”楚知白点头。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