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1章:飞扬跋扈!
    她一出来,贵公子的眼睛更直了。

    这人不光穿着绿裳,还穿了绿裙,那裙子也不知是用何种材质制成,光芒耀眼,被阳光一照,更是艳丽夺目。

    绿衣妇人站到众人前,仍是趾高气扬:“我是谁的家眷,说出来,吓死你们!”

    “那你倒说说看!”书生看着她,“我倒真想知道,是哪家能出来你这样的泼妇!”

    “好胆色嘛!”绿衣妇人轻哧一声,看向车夫,“告诉他,我是谁!”

    车夫上前,在书生耳边嘀咕了两声,书生面色微变,他没再说什么,伸手扯过那个姑娘,要将她带走。

    “慢着!”绿衣妇人上前拦住两人,“想走?哪这么容易?撞坏了我的花,赔钱!”

    “明明是你撞到我!”姑娘哭叫,“我的胳膊还受伤了!”

    “你这穷酸的胳膊值几个钱?”绿衣妇人骂道,“就你这条贱命,怕也不值多少银子!可我这花,你知道有多金贵吗?”

    她说着弯腰捡起那花束,高声叫:“这大冷天的天,这样的鲜花,你知道是怎么培育出来的吗?是花了巨资建的温室,请了最高明的花匠,日夜看守照顾,才养出那一棚花来!我这刚采摘到手,还没新鲜够呢,倒被你给糟蹋了,你不赔钱谁赔钱?”

    她一边说,一边拿着那束百合花对着姑娘指指戳戳,一股淡淡香气氤氲过来。

    贵公子吸了吸鼻子,胃液一阵翻滚,他忽地拧过头,趴在椅上干呕。

    他呕了一阵,再往下看,那书生正将身上的银子掏出来,递给车夫。

    书生是穷书生,姑娘也是穷姑娘,两人身上本就没几两银子,尽数被那绿衣妇人搜刮了去。

    便算这样,妇人仍是骂骂咧咧。

    姑娘没敢再吭声,在书生的劝慰下,含泪离去。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然而,单凭那车夫一句耳语,原本义愤填膺的书生便不敢再多说,姑娘也战战兢兢,可知这妇人来头不小,大家自然也就敢再多言。

    妇人收了银子,得胜回车。

    “走了!”她高声叫,“给我快点走!再有那不长眼的撞上来,就直接碾死算了!反正我们也赔得起!”

    车夫扬鞭催马,疾驰而去,行人纷纷避让。

    众人看着马车远去,齐声哀叹。

    “诸位可有听清,那妇人是哪家的?”楼上有贵公子温声询问。

    路人抬头,看清他的模样,忙躬身行礼:“宁王殿下!”

    楚凌风朝他们点点头,老者站出来回应:“隐约听得一个厉字,不过,没太听清楚!”

    “厉……”楚凌风呵呵了两声,“厉家总是人才辈出啊!”

    “谁说不是呢!”大家都呵呵笑。

    “惹不起啊!”老者叹息一声自去了。

    楚凌风淡笑一声,坐回原位,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开门就要下楼,这时隔壁包厢里正好有人出来,四目相对间,楚凌风淡笑:“李公子?好巧啊!”

    李画云乍然看到他,也是一怔,随即躬身行礼:“宁王殿下!”

    “不必多礼!”楚凌风看着他,“李公子近日可好?”

    “谢宁王关心!”李画云礼数周全,“一切安好!”

    “近日可还去苏府应卯?”楚凌风又问。

    李画云失笑,笑完又叹:“王爷不知道吗?苏府如今已不是苏府,是江东王府分府!”

    “有这种事?”楚凌风皱眉,“我竟不知道!”

    “那倒是我多嘴了!”李画云叹口气,顿了顿,又道:“苏姑娘心有所属,与江东王情投意合,我已放手,王爷也放手吧!”

    “可她是我的未婚妻呢!”楚凌风看着他。

    李画云笑笑:“不过徒有其名,殿下从未对她尽过未婚夫的责任,也不必拿这些虚名来捆她!”

    楚凌风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李画云却无心与他多耗,朝他深施一礼,转身离开。

    出门后他飞身上马,沿着那绿衣妇人马车的方向追过去。

    “怎么是他?”

    茶楼包厢,苏沉央惊叫出声。

    楚知白也是十分意外。

    他看向容景。

    容景会意,飞身下楼。

    “你说,那魔头,会是李公子吗?”苏沉央看向楚知白。

    楚知白不说话。

    自从看到李画云跟踪妇人的马车,他就一直很努力的回忆着李画云的脸。

    毫无疑问,李画云生得很俊美。

    长得好看的人,其实有很多相似点,比如浓眉,大眼,挺鼻,薄唇。

    楚知白在心里细细描蓦着李画云的五官,同时跟记忆深处的那个小胖子做着对比。

    然而这样的对比注定是徒劳的。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跟他成年后的模样,差别甚大,小时候胖的,大了可能很瘦,小时候瘦的,大了却可能变胖。

    李画云和楚知非,貌似没有相似点。

    他不甘心,便又拿李画云的五官跟记忆中的母亲对比。

    弟弟容貌肖似母妃,母妃的眉眼……

    他这边想得出了神,连近旁的苏沉央都忘了。

    “大白?”苏沉央见他两眼发直不答话,伸出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又晃了晃。

    她连晃了好几下,楚知白仍是呆滞不动,她皱眉,伸指戳他腰眼。

    楚知白是最怕痒的。

    被她一戳,立时浑身发抖醒过来。

    “想到什么了?”苏沉央看着他,“这么出神!”

    “没什么!”楚知白慌慌摇头,“就是……瞎想……”

    苏沉央掠了他一眼。

    她怎么觉得他有点慌有点心虚呢?

    不过,她也没多想,继续跟他讨论李画云是那个魔头的可能性。

    “你说,断指那场戏,有可能是他自导自演吗?”她问。

    “为了耍我们,剁自已的手指……”楚知白叹口气,“他会这样吗?”

    “不好说!”苏沉央亦叹,顿了顿,又道:“像他们这种人的心思,真的很难捉摸,他们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那你觉得,李画云像他吗?”楚知白追问,“我记得,你曾看过他半张脸……”

    “我看过他的眼睛……”苏沉央努力回忆着跟杀人魔唯一一次对视,“他生了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眼尾上挑,显得妩媚多情……”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