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7章:叙叙家常!
    楚知白收回目光。

    苏沉央也把目光从楚凌风的房间收回来。

    刚才两人都在发怔,她就顺便将这房间逡巡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听到楚凌风的话,便也跟着一同站起来。

    三人一起去看松鼠。

    楚凌风养了不少松鼠,在府中专门开辟了一处林子,供松鼠活动,隆冬将至,松鼠这会儿大多在屋子里活动,打开门进去,里面暖洋洋的,显然是专门供了暖。

    在这样的环境里,松鼠自然不会冬眠,在屋子里随意奔跑跳跃,许是圈养已久,丝毫不畏人,见有人来,反而主动凑过来。

    楚凌风抓了把松子板栗玉米之类的食物,兜在怀里,很快,那些松鼠便都聚集到他面前,争食他手中的食物。

    “小可,你还吃!”楚凌风伸手轻抚一只松鼠的头,轻声道:“你看你都快胖得走不动了!”

    “你叫它什么?”楚知白忽然问。

    “小可啊!”楚凌风淡淡回。

    楚知白的眸光微微一晃,又陷入久远的回忆中……

    苏沉央见他又走神,虽不知何故,但还是及时出言掩饰。

    “宁王殿下,你为什么喜欢养松鼠呀?”她问。

    “为什么?”楚凌风被她问得一怔。

    “又或者,第一次养松鼠,是什么时候?”苏沉央换了个问法。

    “第一次……”楚凌风垂下眼睑,“很小的时候了,就是养着玩儿,觉得很可爱……”

    “可是,猫猫狗狗的也可爱啊!”苏沉央又问,“好像养猫养狗的人更多些,养松鼠的比较少见!”

    “猫猫狗狗……”楚凌风不知想到什么,面色隐隐发白,“猫抓人很疼……”

    顿了顿,又道:“狗咬人也很疼……”

    “可相对猫狗来说,我觉得松鼠更不容易被驯化!”苏沉央道,“松鼠也会咬人的!”

    “是的!”楚凌风点头,“松鼠也会咬人,那你们家非儿,为什么喜欢养呢?”

    这话倒把苏沉央问住了。

    “是因为我喜欢……”耳边传来楚知白的声音,“我幼时喜欢养松鼠,后来便没再养了,但看到还是会很喜欢,非儿受我影响,也喜欢了!”

    “原来是这样……”楚凌风抬头看他,“真没想到,皇叔也会喜欢这种小东西!”

    “那你为什么喜欢呢?”楚知白问。

    “没有为什么!”楚凌风摇头,“可能,是因为寂寞吧!父王母妃走得早,家中只得我这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便养些小动物打发寂寞罢了!”

    “那只松鼠叫什么?”楚知白指着一只正抱着一只瓜子仁在磕的雪地松鼠。

    “它叫小曼,是只女孩子!”楚凌风回。

    “那只呢?”

    “小蜗……它很笨,是这里面跑得最慢的一个!”

    ……

    提起自己养的松鼠,楚凌风如数家珍一般,在喂食松鼠的过程中,他黯淡的眉眼渐渐舒展开来,整个人也变得松弛闲适,最后干脆席地而坐,看那些松鼠在他眼前身上蹦哒着,嬉戏着。

    “每次看松鼠蹦哒着,就觉得很欢乐……”他忽发感慨,“一个人待着时,有这些小东西陪着,少了些孤单寂寞,又不用跟人待着时那么费心,人与人之间,总是充满阴谋算计,可动物不会,跟他们待在一起,比较轻松……”

    他说到一半,忽然抬头看向楚知白,问:“王爷为什么喜欢养松鼠?也是因为孤单寂寞吗?”

    楚知白摇头:“本王养松鼠时,并不寂寞,身边亲人俱在,就只是单纯喜欢罢了!”

    楚凌风“哦”了一声:“那王爷比我幸福,我自小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姐妹,真是觉得寂寞极了!不像王爷,最其码还有个弟弟……”

    他冷不丁的提到这一茬,楚知白心里一紧,目光紧紧锁住他,一时未语。

    “对不住……”楚凌风低声致歉,“只顾着感伤,倒忘了,王爷的弟弟,幼年早已失踪了!”

    他嘴里说抱歉,但面上却没有多少愧疚之意,不待楚知白回答,便又直白问:“王爷失踪的弟弟,还没找到吧?”

    “没有!”楚知白摇头。

    “那你一定很想念他吧?”楚凌风拧头看他。

    楚知白没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王爷为何这样看我?”楚凌风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父母去世时,你多大?”楚知白答非所问。

    “大约……”楚凌风想了想,“七八岁吧!”

    “七八岁……”楚知白看着他,“应该能记得很多事了吧?”

    “自然。”楚凌风点头。

    “那你一定记得,你父母是因何而亡的吧?”楚知白又问。

    “自是记得……”楚凌风垂下眼睑,面现悲伤,“他们在从边境回京的路上,被叛军杀害,拼死护住我一人……”

    “你父母生肖皆属虎,他所经过的那条路口,被当地人叫作杀虎口,当初便有人让他易路而行,可惜他说那不过是怪力乱神之语,不肯相信,若当时听了劝,或许就能逃过那一劫了!”楚知白说完轻叹。

    苏沉央掠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忽然提起这些旧事。

    不过,楚知白和楚凌风同姓楚,两家虽并不亲近,却是同出一族,会因此生出感慨,倒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他这番话,楚凌风听得有些愣怔,半晌,方道:“原来还有这种说法吗?我竟然不知道!”

    “杀虎口那条路,你一点也不记得了吗?”楚知白追问。

    “记不太清了……”楚凌风摇头,“我当时坐在马车上,一路颠簸,晕晕欲睡,所经之处,也不甚了解!后来遇到刺杀,更是魂飞天外,当时的事,几乎都没有印象了!”

    “这倒也正常!”楚知白点头,“但你应该记得你父母两个人都属虎吧?”

    “自然是记得的……”楚凌风轻咳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犹豫着没说出来,楚知白却似十分健谈,很快又把话题转到楚凌风的姑姑身上。

    “说起来,总觉得你们家像是受到了诅咒一样……”他道,“你看,你父母出事后,才不过一个月,你姑姑姑父亲又出事了!不然,你总归还有一个亲人可以依靠!她可以带你去凉州元府,你姑父元宇,是个很好的人!对你也颇是疼爱的!”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