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08章:他不是真正的楚凌风!
    “是啊!”楚凌风点头苦笑,“许是真的受到诅咒了吧!不过短短三月,身边至亲散尽,便连那些老仆人也都死的死亡的亡,人人都说我是鳏寡孤独之命,不光克父克母,连朋友下人都留不住呢!”

    “实是凄惨的紧!”楚知白伸手轻拍他肩,“说起来,倒是跟本王有的一拼了!”

    “我哪有皇叔那样的本事?”楚凌风哀叹,“我太过平庸无能,明知父母亲人之死有蹊跷,可这么多年,却什么也没查出来……”

    “若你需要,本王可以帮你查!”楚知白道,“你虽非本王侄儿,到底沾亲带故,若你真有此志,本王定会帮你达成!”

    楚凌风看着他,目光闪烁不定,一时竟未作答。

    苏沉央也不明白楚知白在搞什么。

    他可从来没把这位八杆子才能打得着的侄儿放在心上,这会儿忽然主动示好,肯定另有原因。

    她不说话,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着,静观其变。

    很明显,楚凌风的想法跟她一样,对楚知白这突如其来的示好,他也有点消受不了。

    沉默片刻后,他缓缓摇头:“多谢皇叔,只是,我已放弃了!朝局动荡,我这个无用的废物,就只想得过且过,苟且偷安,给我们这一脉留个后,别的,就不想了。”

    “如此,也好!”楚知白点头起身,“凉儿,我们该回了!”

    苏沉央从善如流。

    两人告辞离开,楚凌风礼貌相送,他站在门边,目送两人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中,仍是怔忡望着,良久未动。

    “王爷?”楚禾看着他,“外头冷,爷回房吧!”

    楚凌风“哦”了一声,人却仍站着不动。

    楚禾无奈,便也只好随他一起站着。

    “爷,您该不会真的对那苏沉央动心了吧?”他小心翼翼问。

    楚凌风回眸掠他一眼:“你觉得呢?”

    “小的说不好……”楚禾咕哝,“不过,小的觉得,自从苏姑娘改了性子,您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刚才他们提出退婚,您看起来也很难过的样子……”

    “呵……”楚凌风咧嘴笑,“我当然得喜欢她了,因为那魔头是不会喜欢她的!”

    “啊?”楚禾一怔,“什么魔头?”

    “鲜花杀人魔啊!”楚凌风轻笑。

    “怎么又扯上那魔头了?”楚禾愕然,“那魔头不喜欢苏姑娘,跟你喜欢她,有什么关系啊?”

    “那关系可大了!”楚凌风笑得愈发诡秘,“那魔头不喜欢苏沉央,可是,我喜欢,所以,我就不可能是那魔头了!”

    楚禾听得一头雾水:“爷,好端端的,你干嘛跟那魔头扯上关系?呸,咱不说了,快回吧!”

    楚凌风笑笑点头。

    回到正院,他径直去了地室,去看他的百合花。

    正看得出神,忽觉身后微凉,似有一股寒气掠过。

    他回头,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黑衣人。

    楚凌风掠他一眼:“回来了?事情办得如何?”

    “他已经行动了……”

    ……

    马车上。

    苏沉央一脸激动的看向楚知白。

    “王爷,快说,你有什么收获?”

    楚知白看着她:“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有收获?”

    “你不是一直在套话嘛!”苏沉央看着他,“楚凌风父母的属相,你提了两次,所以我猜,他们一定不属虎吧?”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楚知白轻哧一声,缓缓点头:“你猜得没错,他们不属虎!也没有什么杀虎口之说!那些事,全是我胡诌的!”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不记得父母的属相,这好像也没什么吧?”苏沉央看着他,“你到底想试探什么?”

    “我想试探一下,他是否是真正的楚凌风!”楚知白回。

    “啊?”苏沉央愕然,“那你的结果呢?”

    “他不是!”楚知白笃定回。

    “就凭属相?”苏沉央追问。

    “自然不是!”楚知白摇头,“如你所说,七八岁的孩子,不记得自己父母的属相,这也不算不正常,可是,他如果不记得自已最亲的姑姑嫁往何方,那就太不正常了!毕竟,他可是被她的姑母带大的!在凉州元府,一直养到五岁,才送回到父母身旁!他可以不知道父母的属相,却绝对不可能不知道姑姑家在哪里!”

    “所以,他不是真正的楚凌风?”苏沉央喃喃道,“那他是谁?”

    “他……”楚知白垂下眼睑。

    他是谁?

    他会是他的弟弟吗?

    不知道。

    可是,他记得弟弟养过的雪地松鼠,也是他最喜欢的三只,一只叫小乖,一只叫小可,还有一只,叫小爱。

    这,是纯粹的巧合吗?

    楚知白又陷入沉思之中。

    苏沉央看着再度走神的楚知白,哑然失笑。

    这回,她不再叫醒他,只默默打量着他。

    男人浓眉紧蹙,一向淡漠清冷的黑眸,此时竟满满的忧惧沉痛,他不知想到什么,眉头越皱越紧,将额心生生挤成了一个“川”字。

    苏沉央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抚他的眉心。

    她的指尖温软绵柔,很快便把楚知白从回忆的深渊里拉回来。

    “你是又想弟弟了?”她柔声问。

    楚知白身形微颤,轻咳一声:“我刚才……提到他了?”

    “没有!”苏沉央摇头,“可是,楚凌风提到了啊!你说,他为什么会忽然提到你弟弟?”

    “不知道!”楚知白摇头,伸手拥过她,将头轻轻搁在她肩头,与她相拥而坐。

    她提到了弟弟。

    他甚至都不敢直面她了。

    苏沉央的思绪却还在楚凌风身上打转。

    “王爷,你真的喜欢养松鼠吗?”她问。

    “啊,幼时喜欢……”楚知白回。

    “那你弟弟喜不喜欢?”苏沉央又问。

    “他……”楚知白艰难的咽了口唾液,含混回:“他其实更喜欢吃……”

    “那不是跟非儿一样嘛!”苏沉央笑,“非儿也是个小馋猫!对了,他长得像非儿吗?”

    “五官并不像……”楚知白眼前浮起弟弟幼时模样,眼前不自觉又起了雾,他闷声回:“但是他跟非儿一样,都是白白胖胖的小胖墩儿,嘴甜,贪吃,特别调皮,手也很巧,平日里没事,就喜欢拆装东西玩儿……”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