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11章:脑子快炸了!
    “你今天这样子……”楚知白掠他一眼,“的确有武夫风范,没有半点文人之风!”

    苏沉央深以为然。

    脸还是那张脸,五官也还是那个五官,可是,这整体的气质,好像忽然变了,从儒雅书生,变成了粗鲁莽汉,连笑的声音都变粗了,那嘴咧得老大,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记忆中的李画云,可不会这样笑,他是真正的温润君子,笑起来都是端方温雅的。

    见丙人都盯着自己看,李画云轻咳一声,笑道:“近日来老跟一堆大头兵混在一处,不自觉的受了他们的影响,让两位见笑了!王爷,苏姑娘,快,里面请!你们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能来我们李府,那真正蓬荜增辉增辉啊!”

    这话说得文绉绉的,倒又似有李画云那感觉了。

    楚知白和苏沉央从善如流,随他一同进了正厅,一路上边走边聊。

    “李公子,听说你也喜欢养松鼠?”苏沉央直入正题。

    “松鼠?”李画云一怔,随即了然,“是啊,我喜欢养那些崽子玩儿!”

    “那能带我们去瞧瞧吗?”苏沉央又道。

    “当然!”李画云点头,“不过,苏姑娘,为何忽然想起看松鼠了?”

    苏沉央同样拿楚知非当挡箭牌。

    “啊,你们家那小崽子也喜欢……”他说到一半,忽然噤声,拧头看了楚知白一眼。

    楚知白盯着他不说话。

    苏沉央的目光也牢牢锁在他身上。

    在这楚京城,敢把江东王的儿子叫做小崽子的人,可能也就只有李画云了吧?

    可是,李画云这般温文尔雅的人,怎会出此粗鲁之言?

    不,不是这样。

    李画云他还说过比这粗鲁千百倍的话!

    当初在顺天府死牢里,他可是把那位最会骂人的纨绔都骂得哑口无言!

    同样一个人的身上,却出现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特征。

    这个李画云,莫不是真有人格分裂吧?

    再度被两人目光“扫射”的李画云,轻咳一声,将方才的话说下去。

    “你们家那些小崽子也喜欢吃松子吗?”

    苏沉央:所以,他刚才想说的是这句话?

    “好像没有松鼠不吃松子的吧?”楚知白反问。

    “不是!”李画云摇头,“小爱那崽子就不吃!尝都不尝一下!倒是喜欢吃玉米!”

    “小爱……”楚知白叹口气。

    今天马不停蹄的见了三个人。

    三个人养的松鼠,李惟安的叫小乖,楚凌风的叫小可,李画云的叫小爱。

    居然都跟弟弟养的松鼠重了一个名。

    是因为鲜花杀人魔本身就在他们当中,还是说,养松鼠的人,都喜欢这么称呼他们的爱宠?

    还有……

    楚知白的目光粘在李画云的眼睛上。

    这货也生了一双桃花眼!

    他现在脑子都快炸了!

    “王爷,你今天有点怪怪的……”李画云掠他一眼。

    “哪里怪?”楚知白问。

    “你以前都不拿正眼瞧我……”李画云回,“今儿却一直拿正眼瞧着我,莫非是因为,你觉得今日的我,格外的潇洒英俊?”

    楚知白:“……”

    苏沉央哑然失笑。

    “其实我也觉得我今日格外的好看!”李画云无视楚知白和苏沉央颇有深意的眼神,一路走,一路自吹自擂,“这书呆子跟习武之人的气质,就是不一样!人读的书多了,就会显得又怂又呆,天天就抱着书瞅,眼都瞅瞎了,人也瞅废了!”

    “可这习武之人,每日里动来动去的,一看就显得有精神!遇到人欺负,一言不和就是打,那叫一个痛快!可你一个屁书生,有人打你时,你难不成要拿书里那些字儿去打人吗?所以说,读书不如习武!我以后,只习武,不读书!”

    “云儿,你又胡咧咧了!”

    拱门外忽有人迎过来,是江氏和李画心。

    见到楚知白,两人忙上前行礼,礼毕便又笑着掩饰道:“王爷莫怪,这孩子是被上次的事气魔怔了!自从牢里回来之后,便老是念叨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些日子,也不读书了,倒是跟一堆大兵蛮汉日日混在一处,这性子也变成了四不像!”

    “那事的确是为难他了!”楚知白点头,跟苏沉央一起,被江氏和李画云迎入正厅,见了李隆,坐着说会儿话,又察看了他的病情,果然是在逐渐好转中。

    得知是为雪地松鼠而来,李隆立时便让李画云去抓松鼠,楚知白和苏沉央找了个借口同去,到了那养松鼠的地方,两人同时一怔。

    相比楚凌风府中的那处松鼠舍,李画云这边的鼠舍明显要大一些,也更加精致漂亮,进门即看到门楣上挂着的一幅松鼠绣图,而那绣法……

    绒绣!

    苏沉央和楚知白对视一眼,瞳孔微缩。

    尤其是楚知白,隆冬时节,他在看到那幅图的瞬间,里层的内衣瞬间被汗濡湿了。

    “这图……”他看向那松鼠图,涩声开口,“好漂亮!这是什么绣法?”

    “这是您母妃最擅长的绒绣啊!”李画云看着他,“王爷竟不识得?”

    楚知白的脑中“嗡”地一声:“母……妃……”

    “对啊!”李画云看着他,一脸奇怪,“难道不是吗?我记错了?”

    “你没有记错!”楚知白摇头,“是本王一时没认出来……只是,你既知绒绣跟本王母妃有关,想来也该知道有关绒绣的禁令,为何竟敢将这图堂而皇之的挂在这上面?”

    李画云“嘁”了一声:“为何不敢?我还怕昭明那个老狗吗?呸!怕他个鸟!我那花骨朵一样的妹子,进了一趟宫,就被这老狗给吞了,我杀他的心都有!”

    “这图……”苏沉央轻咳一声问,“是谁绣的?”

    “我娘啊!”李画云飞快回,“我娘可喜欢绒绣了!她那地室里堆了一堆绒绣绣品呢!当然,她不敢拿出来,她要是知道我把这松鼠图挂这儿,准会骂死我!哈哈,可是我不怕!反正吧,除了你们,谁也别想来看我的小崽子们!”

    他显然也很喜欢松鼠,一进门就抓了一把松子玉米之类的去投喂。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