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29章:你的确不是他!
    楚凌风面色如土。

    “再打开另一幅!”楚知白吩咐。

    容若继续撕,很快,又一幅画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一下,不用楚知白再说,容若先叫出来:“这是李正基吧?”

    画上男子亦是三十多岁模样,面白无须,鼻直口方,生得倒也不差,只是毛发过于疏淡了些,所以哪怕是笑着,也有种难以言说的阴戾之感,叫人看着不太舒服。

    楚知白盯着这画像看了片刻,目光落在楚凌风脸上。

    楚凌风面色惨白,汗出如雨,但仍是失口否认。

    “我不知谁是季凤仪,亦不知谁是李正基……”他咬牙道,“我这两幅画,跟那些彼岸花绒绣一样,我亦不知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铁证如山,你再狡辩又有何用?”容若轻哼。

    得知楚凌风并非他们苦寻的小殿下后,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然而楚知白的心却揪得更紧了。

    若楚凌风不是,那么,谁是?

    李画云?

    又或者,李惟安?

    这个寻找的过程,于他而言,近乎凌迟!

    “这算什么铁证?”楚凌风拒不承认,“我之前早就说过,我是被人陷害的!那人既然要陷害我,那定然会做全套!我的住处有这些东西,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所以,这两幅画像,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了?”楚知白伸指拈过画像,随意掷在地上。

    画像落地的那一瞬间,楚凌风面色愈发黯淡。

    但他还是咬牙回:“自然不算!王爷若觉得这画像碍眼,只管毁了去,你看我可会有半点不舍!”

    “那么,若是本王毁这个呢?”楚知白忽然从怀中掏出一包物事,摊开来,放在楚凌风眼底。

    “你可识得,这是何物?”

    楚凌风看到他掌心之物,眼倏地直了!

    那是一堆血色玉石碎片,若换作旁人,肯定不知这是何物。

    可是,这物事,对他而言,却是再熟悉不过!

    “血凤凰!”他忽然尖叫出声,“你从哪里得来?从哪里得来的?”

    楚知白不答,只冷冷看着他。

    楚凌风得不到回应,愈发狂躁,几乎目眦尽裂!

    “说话!说话呀!”他怒吼着,“你回答我!她在哪儿?她在哪儿?”

    他叫到最后,忽然哽咽出声:“你……你可是杀了她?是你抓走她,杀了她,对不对?”

    “不对!”楚知白摇头,“杀她的人,是鲜花杀人魔!”

    “鲜花杀人魔?”楚凌风哀哀的看着他,“他为什么杀她?”

    “是啊,他为什么杀她?”楚知白反问,“这些事,你应该比本王清楚,不是吗?你就是他啊!你就是鲜花杀人魔!你将她打得浑身骨头寸寸断裂,将她割得体无完肤,最终致她惨死,你怎么反而要来问本王呢?”

    “我不是鲜花杀人魔!”楚凌风悲愤怒吼,“我怎会杀我自己的母亲!我又怎么会打她……”

    他说到一半,忽然打了个寒噤,颤声问:“所以,母后她……她也跟那些受害者一样……”

    “她比那些受害者惨多了!”楚知白回,“那些受害者的惨状,不敌她十分之一!毕竟,那些人只是皮开肉绽,她却连骨头都被打碎了!连尸骨都没有人形了!”

    “啊……”楚凌风发出一声凄厉悲鸣,“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是啊!为什么呢?”楚知白盯住他,“这要问你自己,不是吗?你自己做的事……”

    “你够了!”楚凌风连连跺脚,痛哭失声,“楚知白,你是傻子吗?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我并非那魔头吗?”

    “现在看出来了……”楚知白垂下眼睑,“你的确不是他!那么,谁是他?”

    他抬头盯住楚凌风,“你该知道的,不是吗?”

    楚知白不答,只是放声悲嚎。

    “母后!母后啊!孩儿找得你好苦!你怎么就忍心抛下孩儿?你让孩儿以后怎么活?我们母子,竟再无相见之日了!再无相见之日了!”

    他哭得涕泪横流,声嘶力竭,过了好一阵,方抽噎着停下来。

    “她……当真死了吗?”他眼泪汪汪的看着楚知白,“王爷,求你,莫要诓我!”

    “十之八九!”楚知白正色回,“你也知道,这血凤凰乃是她随身佩戴之物,平日从不离身!”

    楚凌风痛苦的闭上双眼,良久,又问:“你方才说,她是被鲜花杀人魔所杀,到底怎么回事?”

    楚知白也不瞒她,简略的说了一遍,提及东境青州季氏,楚凌风心里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你母后的尸骨,现如今就在王府,若你想要,便拿本王想要的东西来换吧!”楚知白淡淡道。

    “呵……”楚凌风咧嘴惨笑,“既已成尸骨,还换甚么?王爷莫非要我拿我父皇活生生的一条命,去换母后支离破碎的尸骨吗?这样的赔本生意,我可不愿做!”

    “那么,若是能顺便报仇的好生意呢?你做不做?”楚知白看着他。

    “报仇……”楚凌风一怔,“王爷何意?”

    “告诉本王,他是谁!”楚知白盯住他,“他是往生教的少主,是你父皇身边最顺手的工具,你应该知道他是谁,不是吗?”

    楚凌风缓缓摇头:“我不知!自我入了这宁王府,我便是大楚皇室的宁王殿下,宁王殿下会做的事,我都去做,可是宁王殿下不会做的事,父皇一桩都不会让我去做!我对往生教内部的情形一无所知,对父皇目前的状况亦是知之甚少,甚至没有王爷您知道的多!他不让我跟他联络,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看过我!他说,这是对我最好的保护……”

    “他的确把你保护得很好……”楚知白冷笑,“自已的孩子,是掌中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可别人的孩子,就只配作猪作狗做他的血罐子!他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呢!”

    楚凌风默然不语。

    “关于他,你当真什么都不知?”楚知白追问。

    “当真不知!”楚凌风点头,“王爷如今也知道,他是我的杀母仇人,若知他是谁,我又如何不与王爷说呢?”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