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王妃手段高,该宠! > 第433章:心里都有鬼!
    “是……”李惟安结结巴巴道,“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说起来,倒是怪我……若不是我……我这……”

    他说到最后,声音颤抖,面色发白,腿一软,扑嗵一声跪倒在楚知白面前。

    “王爷,我错了!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您弟弟!若我知道,我是绝对不敢跟踪他的!求王爷饶了我这一回,我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是没想到会这样!”

    他趴在地上,呜呜哭起来。

    李画云被他哭得浑身僵冷。

    原来,楚凌风被抓,竟是李惟安报的信。

    那么,楚知白这是要为他弟弟报仇?

    可是,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还是有关系的!

    谁让他在那种要命的时候,出现在楚知白的视线中?

    都这个时候了,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早就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楚知白和苏沉央不知什么原因,怀疑他就是鲜花杀人魔,一直在跟踪他,所以才会抓他个现形!

    所以,他做的那些事,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瞒了!

    “王爷,我错了!”

    李画云腿一软,也跪倒在楚知白面前,泪盈眼眶,满面羞愧。

    楚知白被面前的两人一跪,脑子里也是嗡嗡响,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蜜蜂在飞。

    他看着脚下这两人,两人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如出一辙。

    一样的恐慌惊惧,一样的愧疚不安。

    这两个人,心里都有鬼!

    可是,到底谁才是那个真鬼?

    “你又错哪儿了?”他看着李画云,眼眶通红,哑声发问。

    “我……”李画云低下头,哽声回:“我不知要如何说,我身上所发生的事,说出来几乎无人肯信!但是,王爷,我向您发誓,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若有半句虚言,叫我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你说!”楚知白盯住他。

    “我是李画云,可是,我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人,那个人,他叫李大虎……”李画云鼓起勇气抬起头,将自己的秘密合盘托出。

    “我不知这种情形是何时出现的,好像忽然有一天,他就住进我的躯壳里!王爷想必也知道我的身世,我和母亲妹妹自幼便受嫡母兄长欺辱,这么多年,一直是忍气吞声,但他不肯忍,他性子火爆,半点委屈也不肯受,我跟兄长的数次打斗,其实都是他在其中作怪!”

    “他性情暴戾,行事乖张,尤其厌恶那些霸道凶悍的女人,只要遇到,必要设法教训!后来我去青州,他听闻鲜花杀人魔之事,说青州那些死者,皆是凶悍泼妇,是该死之人,他对那魔头极是崇拜,自青州回来后,他就……”

    他说到这里,显然说到了自己最难与人言之处,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液,深吸一口气,方又道:“他就模仿那魔头,用他的方式去教训那些泼妇,一年前我们家中那位主母被人绑架暴打,便是他的手笔!但是,他从来没有杀过人!”

    李画云说到这里,急急叫:“虽然他也用了那些花和渔网尖刀荆棘,但是他只是走走过场吓吓人,他真的没有杀过人!他只会发狠,他没那个能耐!不,确切的说,是我没那个能耐……”

    李画云苦笑着看向自己的手,“他再厉害也没用,他最后要用的,还是我这具没用的躯壳,这躯壳太过文弱,想杀也杀不了,实在无用得紧……”

    说到最后,他叹口气,垂下了头。

    “其实他还是我吧?”他自言自语,“是臆想中想要变得强大的我,只可惜……”、

    他摇摇头,不再说下去。

    楚知白不置可否,只沉默的坐在那里。

    李惟安因此愈发惊惧,缩在那里,身子一阵阵发颤。

    四周一片静寂,只有风一阵阵吹过幻花之海,带来阵阵清沁芳香,也将人带进久远却温暖的回忆中。

    “十几年前,父王母妃他们,最爱在此谷游玩消遣……”楚知白的声音在风中显得缥缈虚幻,“春日里来此处踏春野炊,那时,我们还小,我弟弟非儿更小,父王的那些属下们,也携家带口同游,他们的孩子,有好几个都与非儿同龄,三四岁的男孩子,总是淘气得紧,跟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闹个不休……”

    李惟安和李画云抬起头来,目光齐唰唰落在楚知白脸上,嘴越张越大,眼也越瞪越圆。

    “那是我们最好的日子,可惜,后来都毁了……”楚知白声音苦涩,“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们最喜欢唱的那首童谣,羊羊羊,跳花墙,花墙破,驴推磨,猪挑柴,狗弄火……”

    “小猫上炕捏饽饽……”李画云忽然咕哝着接了一句。

    楚知白倏地看向他。

    “你听过这童谣?”他的声音微微发紧,“你在何处听过?”

    李画云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回:“这童谣……应该人人都听过吧?我们幼时就常常这么唱的,有什么不对吗?”

    “现在的孩子不会唱了……”楚知白道。

    “是吗?”李画云眨眨眼,“这个我倒没在意!不过,我幼时母亲常拿这童谣哄我和妹妹!啊,对了,楚凌风的年纪跟我差不多,自然也会唱这童谣!李公子,你应该也会吧?”

    他拧头看向李惟安。

    李惟安好似还沉在即将被王爷灭口泄愤的恐惧中,面色很难看,人看起来也有些呆滞。

    他好似没听到李画云的话,只一径跪在那里,两眼发直,也不知在想什么。

    “李公子?”李画云伸手推了他一下。

    李惟安如梦初醒,扭头看向他,哆哆嗦嗦问:“怎么?”

    “你可曾听过那首童谣?”楚知白盯住他。

    “哪首?”李惟安满面茫然。

    楚知白垂下眼睑,目光再度投向那茫茫花海。

    “父王说,幻花是东境奇花,能让人记起前世今生……”他喃喃道,“你们两人,可有记起自己的前世今生?”

    李画云和李惟安似是听不懂他的话,俱是苦笑不已。

    “回吧!”楚知白转身离开。

    喜欢王妃手段高,该宠!请大家收藏:()王妃手段高,该宠!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