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龙象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办法
    “死婴?”

    李丹青瞪大了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殷无疆。

    如果说当年,自家父亲的孩子是个死婴的话,那自己又是谁呢?

    这个消息对于李丹青而言来的过于震撼了一些,哪怕李世子心性不凡,能够接受自己忽然间多了个外公过的事实,可自己非自己父亲亲生这样的事情,李丹青一时间还是难以完全消化。

    “是的,你刚出生就已经死了。”殷无疆看向李丹青,在这时言道。

    李丹青一愣,却敏锐的察觉到,殷无疆的话里,说的是“你”,而非“他”。

    李丹青莫名松了口气,他问道:“那我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

    殷无疆沉了沉脸色,语气忽然阴沉了不少:“我们一家人都在盼望着你的降生,这样的事实显然不太能让人接受。这一点,无论是对于你父亲,还是对于我而言都是如此。”

    “我们都颓然的楞在那里,可就在这时,我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可以把你救回来的事情。”

    “你是说……”李丹青听闻这话,也忽然心头一颤,显然是想到了些什么。

    而面对李丹青在这时投递来的充斥着诧异与古怪的目光,殷无疆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鹿台之上,那可怕人脸曾给予我一道黑暗力量,在那黑暗力量的帮助下,我的修为突飞猛进,同时也拥有了极为绵长的寿命,哪怕那时的我已经活了百余年,我的真实容貌其实才不过三十岁上下的样子,我甚至还需要用秘法维持自己的衰老之相,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奇怪。”

    “但这股黑暗里的赠予却不是白来的,他无时无刻不再蛊惑人的心智,我并非自吹自擂,但对抗那股力量的蛊惑,绝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我能够保持理智,在很大程度确实是因为我自己的心性足够坚韧,而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却显然是种苛求。”

    “这力量虽然能救你,但同时也能害你,我在那时确实有过犹豫,但你的情况却由不得我多想,那时的你已经命悬一线,我若是及时出手,能救你,若是再多想一刻,即使后悔,也错过了救你的时间。”

    “我终究不忍看你就这样死在我的面前,心头一热,便将那黑暗力量灌注了一部分进入你的体内。”

    “而与我推测的并无差池的是,那股力量入体之后,你本来已经死去的身躯中,开始涌现出生气。你惨白的脸色开始红润,鼻尖也渐渐有了些许呼吸。 ”

    “你……活了过来。”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可同时,他也确实是一件坏事……”

    殷无疆这样说着,脸色略微变得有些奇怪。

    “你的死而复生,给你的父母带来的喜悦是难以言表的,你母亲心思单纯倒还算好,可你爹那家伙,表面上五大三粗,可心思却细腻的很,在最初的喜悦过后,他渐渐冷静了下来,也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上的异样。”

    “我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更何况,你体内的黑暗力量随时可能吞噬你的心智,要让你好好的活下去,我也需要你父亲的帮助,于是我并没有隐瞒,将所有事情对你爹和盘托出。”

    “你爹知晓这一切后,却是出人预料的冷静。”

    “在确定你的性命无忧后,我先暂时将你体内的黑暗力量封印,然后与你爹商议着如何应付可能到来的麻烦。”

    “但麻烦这种东西,之所以麻烦。是因为在很多时候,等不到你去找他,他大抵就会自己先找上门来。”

    “前几年,你过得不错,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加固在你身上的封印,以确保万无一失。”

    “但也就是从你出生开始,永生殿却开始变得异常的活跃,那个时候,我对这宗门的了解还不深入,只知道他们与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的首脑大抵都在幽云与大辽国活动,我所能接触到的不多,对于他们忽然的活跃,也未作多想,只全当是父王与周珏又有了什么新的打算。”

    “而那时,朝堂之上,姬齐与几位皇子的党争也愈发激烈,我和你父亲都忙得焦头烂额,你全由你母亲照料,大抵是这几年来的安稳日子,让我和你父亲都放松警惕,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你的母亲已经……”

    李丹青的眉头皱起,他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已经去世,按时间算起来,应该是在李丹青五六岁的时候。

    按理来说,那个时间的孩子早就应该有了记忆,但李丹青却素来回响不起关于自己母亲的点滴。

    每当他问起父亲,李牧林对此都是敷衍了事,时间久了,李丹青也就不再问了,但此刻,殷无疆脸上的神情,以及他所诉说的那个故事,都让李丹青心头隐隐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发生了什么?”李丹青问道。

    殷无疆摇了摇头:“那天你母亲带着你去城郊游玩,遭遇了永生殿门徒的伏击,当我们收到消息,赶到时,你的母亲已经死在了血泊中,而周围还有近百位永生殿门徒的尸体,而你却好端端的活着,只是陷入了昏迷。而当你苏醒之后,便记得这之前的大多数事情,你认得你的父亲,却不再记得我,也不记得庭兰,而你体内的黑暗力量也消失无踪。”

    “怎么会这样?”李丹青眉头紧皱显然并不能完全接受这样的事实。

    殷无疆却似乎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口舌,他继续说道:“这件事之后,李牧林身受打击,而我也顺藤摸瓜,查到一些关于父亲与周珏计划的内容。他们想要得到我体内的黑暗力量,以此获取更强大的战力。”

    “但这并不是他们的终极目的,他们最后的目的是想要释放被囚禁在世界深处的邪神,这样的计划极为疯狂,无论是为了阻止他们毁灭世界,还是只为了给庭兰报仇,我和你的父亲,都有足够的理由对付父王与周珏。”

    “为此,我更加多的将自己的心神投入到调查他们的事情上,而你的父亲也帮助姬齐继位,掌握了滔天的权柄,而我们的计划,也就在这时展开。”

    “你们的计划?是指什么?”李丹青皱眉问道。

    “经验告诉我,想要解决这世上的麻烦,最好的办法无非两点,要么是把麻烦扼杀在摇篮中,要么就是在麻烦发生时,有能力解决他。”

    “父亲与周珏的计划极为周密,并且他们隐藏得很好,这么多年来,我所收集到的讯息,所能知道的也无非是他们打算释放被封印的邪神,可他们如何做,又在什么地方做,我却难以知晓。但我明白的是,以我父亲的性子,断不可能愿意屈居人下,他一定会想办法控制那邪神,让自己来掌握那可怕的力量。”

    “我翻阅了许多古籍,尤其是在天鉴司收录的关于前朝时的旧事,很快就发现了父亲在此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邪神的力量强大无比,父亲虽然狂妄,但并不蠢,为了控制那股力量,他修行了一套功法,为的就是能够在等到这股力量后,完全掌控他。”

    “我与李牧林准备了后手,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他的话,至少,得有办法抢夺那股力量,为此我们推敲出了一道法门,而这个法门可以帮助我们在最后的关头博得一道生机。”

    “在最初的计划中这个法门应该是李牧林来修炼的,只是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他死了……”

    “而这个法门自然而然,就落在了他儿子的手中。”

    “我的手中?”李丹青皱起了眉头,他并不记得他修行过什么奇怪的法门,龙象混元、大河刀意以及那天象剑意,似乎都由来悠久,想来都不是出自自己父亲与殷无疆之手。

    “那法门是什么?”但李丹青也来不及去多想,只是在这时问道。

    轰!

    而就在这个问题出口之时,他的神河却忽然响起一声闷响,神河周遭颤抖不已。

    “外面那刀灵已经开始吞噬邪神的力量了。”一旁一直静静听着的烈阳星灵在这时插话言道。

    神河之中的时间虽然流淌缓慢,但并非静止,殷无疆的故事讲得足够长,而外面的殷咒以及周珏等这一天,也已经等得足够久,他们自然不会停下他们的行动。

    “时间不多了,虽然我很想听你叫我一次外公,但恐怕来不及了。”

    “那法门不是什么功法,而是你手中的朝歌剑。”

    “待会我会想办法拖住他们,而你得催动它,竟可能多的抢夺那股黑暗力量,这会很难,你随时有可能被那股力量夺取心智,但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我们只有全力以赴。”

    殷无疆这样说着,他的身形开始飘忽不定,看样子是要被外面的异动拉扯出神河了。

    李丹青听闻此言,心头一颤,他赶忙言道:“可是……”

    “朝歌剑已经被周珏毁了!”

    这话还未说完,殷无疆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神河之中……

    喜欢龙象请大家收藏:龙象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