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她这话吼得颇有气势,但因为个子太小,小脸也还稚嫩,声音更是带着些奶气,便给她的气势大大打了折扣,不仅没让人感觉到一丝威胁,反而还觉得有几分天真可爱。

    但是那三人却并不觉得她可爱,倒真是觉得她天真。

    王三狗见除了她之外,没有别人了,上下打量了几眼,便沉着脸,咬牙问道:“臭丫头,刚刚是你用石头砸的我?”

    如风点了点头,“随便砸的,你倒霉。”

    王三狗闻言噎了一噎,没想到这丫头直接承认了不说,口气还那么嚣张,瞬间脸色更差了起来,“我看你是找死是不是!别以为你是女的,老子就不打你!”

    牛二娃闻言,赶紧拉了王三狗一把,“唉,这么好看的小娘子,你打坏了多可惜啊。”一边说着,一边用油腻的目光看着如风。

    王三狗看他那模样,瞬间便懂了他什么心思,十分看不起他的道:“不是吧,这种乳臭未干的臭丫头你也看得上?”

    牛二娃淫淫笑道:“越嫩的越好玩嘛。”

    如风闻言,目光一瞬间便冷了下来,即便她前世未曾嫁人做过人妇,但也是知道一些风月之事的。

    再加上牛二娃看她的目光实在令人作呕,便也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你走。”一道虚弱却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忽然响起来。

    如风回头,这才发现殷珏的道袍上全是脚印,头发也乱糟糟的,额头还破了个洞,有血从里面不断渗出来。脸上的面具也不知去了哪里,白嫩的小脸上也青肿了好几块。配上他脸上的骇人胎记,狼狈凄惨又更吓人了几分。

    只是怀中不知抱着什么东西,看起来护得很紧,这三人大概就是想抢他手里的东西吧。

    “小师弟,你没事吧?”如风心有不忍的问道。

    没想到前世那般厉害的小师弟,竟也曾被人欺负得这般惨过。

    “不用你管,离开!”殷珏半分不呈她的好意,声音里带了几分烦躁和冷意。

    “嘿,这小子还挺不知好歹。”一直没说话的李柱子,忍不住开口笑道。

    如风回头,看着那三人,冷着脸道:“此乃我云赦宫地界,你三人擅闯不说,竟还伤我师弟至此,后果,你们可想过”

    三人闻言,心中也是有几分虚的,毕竟他们今日偷跑至此地,也是因为听说云赦宫的宫主今日不在,故而才卯着胆子而来。

    没成想好巧不巧遇到了殷珏,见他好似正在挖一颗药草,想着这小子自拜入云赦宫后,时不时的都能见他带着些草药下山卖钱,便也想来碰碰运气,但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任何草药,故而才想抢他手上的。

    谁知道会被这臭丫头碰上,不过看她年纪比他们小,他们也没多害怕,互相对视一眼,便拿定主意,准备用他们惯常用的手段,威胁或者恐吓炸二人,不让他们把今日的事说出去。

    李柱子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便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匕首,拿在手里晃了晃,阴冷的看着如风道:“小丫头片子,倒挺会虚张声势的嘛,就你们那破烂仙门,以为我们会放在眼里吗?”

    王三狗也立即撩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模样,刘二娃依旧用那油腻的眼神看着她,阴笑道:“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就乖乖过来,跪在哥哥面前讨好哥哥,不然今天就将你和那小子一起活刮了拿去喂狼。”

    要是如风真是个十岁的小娃娃说不定就真被他们唬住了,但如今她是重生的,灵魂比肉体大了一倍不止,又怎么会将三个十几岁的小痞子放在眼里?

    “呵。”如风嘴角溢出一声冷笑,懒得再与三人废话,伸出食指,朝着三人的方向凭空轻轻点了一下,口中吐出二字,“萤光。”

    刹那间空气中便忽的多出几点如萤火虫一般的光点,朝着三人缓缓飘去,三人还未搞明白她这耍的什么手段,便见那如萤光的几点星光,飘到了三人衣服上,瞬间便如火星见了油一般,带起火苗将三人衣服烧了起来。

    “啊!这什么鬼!”刘二娃惊恐的爆出一声粗口,用袖子疯狂拍打身上的火苗。

    “火!救命啊!”王三狗猛地倒在地上,开始翻滚起来。

    李柱子则是慌不择路的逃窜,想要找水灭火。

    一瞬间惨叫声,哀嚎声再这少山林中响了起来。

    “灭。”如风见差不多了,这才收回了他们身上的火。

    此时三人身上的衣服已经烧的不成样子了,身上也有几处轻微烧伤,头发也被火燎去了一大半,躺在地上吐着黑烟。

    如风掌心托起一团火,目光幽冷,走到三人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冷声问道:“要将我们活刮了喂狼?”

    三人心有余悸的看着她手上的火苗,唯恐那火又烧到他们身上,闻言大怔,忙起来跪求道:“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姑奶奶饶了我们吧!”

    “我们也就是说着吓一吓你们的,哪敢真的杀人啊!真要杀了人,就算您放过了我们,我们也会被官府的抓的啊。”

    “就是就是,我们也就说说而已的,不敢真的那么做的啊,姑奶奶饶命啊。”

    如风也不过就是吓唬吓唬他们罢了,不会要他们的性命,不然到时候别说天道不会放过她,就她小舅舅也不会轻饶了她去。

    不过样子嘛还是要继续装的。

    “哼!”如风学着前世里见过的那些别的仙门的掌门做派,不屑又冷傲的冷哼了一声,最后喝道:“滚吧,若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擅闯我云赦宫禁地以及再敢找我小师弟麻烦,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三人忙道:“不敢不敢,我们再也不敢了。”然后便灰溜溜的麻溜滚蛋了。

    如风不再管他们,回头看向殷珏的时候,恰巧看到他掉在不远处的面具,于是将它捡了回来,用袖子将上面的泥巴擦干净递给他。

    但见他脸上的伤,心想这面具怕是暂时不宜戴了,便将面具暂时收了起来,然后朝他伸手,“坏人被我打走了,我们回去吧。”

    殷珏没有伸手让她拉起来,而是自己挣扎起来,可是有只腿好像伤的不轻,他刚站起来便疼得“嘶”的抽了口冷气,伸出一只手紧紧捏住那只脚的大腿。脸色煞白得可怕。

    如风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忽然背对着他蹲下身,双手往后伸,道:“上来吧!”

    殷珏眉头微皱,有气无力的问道:“做……做什么?”

    “我背你回去!”(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