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这山洞不大,洞中间有一个如盆一般大小的水洼,是从洞顶一滴滴水滴汇而成的,大抵是滴了几百年了,才会水滴石穿。

    在那处水洼周围,有不少的灵草,那些灵草的颜色与外面普通药草的不同,那些普通药草是普通百姓所用的,而他们修炼之人,用的便是这些灵草。

    不过灵草也需要会医术的修者按照属性将它们炼制成不同功效的丹药才可用,如风主修战斗,不是主修医术的,故而并不懂这其中的门道。也分不清各类灵草或者用途。

    这处山洞其实也不是她一人发现的,而是前生的时候,有次她硬赖着大师兄御剑飞行带她绕着长樱山飞着玩儿,然后她不小心从大师兄剑上掉了下来,命好落在外面那处凸起的地方与大师兄意外发现的。

    大师兄很惊喜,并且跟她做了约定,此处只能他们二人知道,不让她告诉旁人,她没觉得那些灵草有多稀罕,便想也不想的答应了,后来也把这地方忘了,不曾再来过。

    既然她此生决定了不再追随败将大师兄,而是投靠赢家小师弟,那这处地方便就得作为投诚的礼物之一了。

    大师兄对不起了,谁让你不争气,打不过小师弟呢!

    如风叉着腰,大手一挥,一副王者割送土地一般的对殷珏道:“这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我的地盘,往后就是你的地盘了!这里的灵草应该比你采的那些值钱多了,你不如采这些拿去换钱。”

    话说完好半晌都没有听到殷珏吱声,如风转头看他,便见殷珏慢条斯理的摸着坤吾毛绒绒的毛,目光看向那些灵草,沉默得很。

    “怎么了?难道这些灵草不值钱吗?”如风纠结的看向那些灵草,她并不能分辨他们是何种灵草,只是觉得大师兄宝贝的东西,那肯定是不错的罢了。

    “为何?”殷珏终于开口了,声音依旧冷冷淡淡的,听不出来有别的情绪起伏。

    “什么?”

    “为何,送我?”

    因为不想再重蹈覆前世覆辙,死于你手,故而在很努力的讨好你啊!如风心中吐槽,但却笑容灿烂,一副理直气壮的道:“因为你是我小师弟啊!”

    殷珏声音里带了几丝讥讽:“我们不熟,而且,你很怕我。”害怕他脸上的伤。

    如风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就说这孩子很记仇嘛……

    “咳……师姐那时候正巧前一晚做了个鬼娃娃的噩梦,所以乍一见你脸上的……所以想起了那个噩梦罢了,不是害怕你啦。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个梦了,也不怕你了,你是我的小师弟,我有的东西,都会给你的。”如风绞尽脑汁的找借口推卸自己那时的找死行为,顺便再表一番真心。

    殷珏没有说话,然后默默的取下了自己的面具,显然是并不信她的鬼话。

    如风不避不闪的直视他的脸,一副你看我现在一点都不怕的样子。

    说实话,前生小舅舅还未仙逝前,她被小舅舅和师兄们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有些不通人情世故,说话得罪了不少人。后来无人再会护着她,她见识了许多不好的人世,才渐渐懂得了尊重别人。

    殷珏见她如此也没什么表示,只是去查看那些灵草去了。

    如风也跟着过去,然后随意的道:“小师弟,你是不是认识药草啊?这些灵草值钱不?”

    殷珏:“普通药草我只略知一二,灵草只在百灵草录中看了一些,价值还未知。”

    百灵草录中记录了百种低级以及中级灵草的介绍,是入门必修之课,不过如风看这种东西就头疼,故而到如今都未曾认真看过。没想到殷珏才入门没几日,都能认识一些灵草了。

    如风又道:“那这里面有能治愈你脸上胎记的吗?”

    殷珏:“……”

    如风又没听到他回答,转头看了他一眼,殷珏正低头看着地上的一株灵草,他性格虽然阴冷,但是五官却是与他性格十分违和的阴柔乖顺,他睫毛长而浓,但却跟平常人的不一样,并不卷翘,而是垂直的。

    他皮肤也很白皙,嘴唇像是涂了口脂一样,比女孩子家的还要鲜艳红润。

    这样的样貌其实是很招人喜欢的,可惜他另外半张脸上的胎记实在太大太骇人了,让人一眼看过来时,关注到的,只有那块丑陋的胎记,而忽略了他本身的长相。

    也不知他前生是用的何种方法治好的。

    如风转了话题,笑道:“你看我送你那么多的灵草,就当是赔礼了,小师弟忘了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好不好?”

    “嗯。”殷珏点了下头,似是答应了。

    他其实并不在意她对自己的看法,她对他厌恶或者害怕都跟他没关系,只是她既然自愿将这些灵草让给他,那他没必要不接受,这可都是些好东西。

    坤吾伸着小脑袋嗅了嗅那些灵草,如风怕它张嘴就给啃坏了,伸手想要把它抱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它已经一嘴下去,咬断了一株灵草。

    如风大惊,阻止不及,只能来得及惊叫一声:“坤吾!”然后伸手揪起了坤吾颈后的皮毛,正准备训诫一番。

    “呜~”坤吾低低叫了一声,四只小短腿不停乱踢,求救的看向殷珏。

    殷珏见它只是将灵草咬下来叼在嘴中没有吃,便看向如风道:“师姐……”

    如风不用他说完都懂他啥意思了,松了手,坤吾从她手上掉下来,殷珏伸手准确的接住了它。

    坤吾在他怀中蹭了蹭,蹭得如风十分怀疑坤吾其实是殷珏的灵兽,并不是她的。

    坤吾蹭了会儿,才从殷珏怀里跳下来,然后跑远,又猛地奔蹿过来,把殷珏按倒在地,将灵草放在他的腿上,用嘴巴一边在他腿上蹭,一边呜呜叫。

    如风吓得大惊失色,双手捂眼睛,心中呐喊:坤吾你命休矣!(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