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4.谨慎的小师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期待的看着他。

    殷珏很快便恢复如常,然后看了如风一眼,才看向那大婶问道:“病人是你自己吗?”

    那大婶道:“不是我,是我家相公。”

    殷珏便又问道:“手脚酸痛是何种酸痛感,可有因?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可会受气候天气影响?”

    那大婶见他问得如此仔细,便更佳信服了几分,回道:“我男人是木匠,前些年因为不小心被一根梁木砸伤过,后来便落下了病根,一到下雨或者冬日都会手脚酸痛,跟搬了一日的石头似的,到了晚上常常痛得睡不着,抓了好些药吃了都没什么效果,不知小仙人这里可有灵丹妙药?”

    她男人每每发病便不能去做活,家里银钱已是捉襟见肘,还有两个娃娃要养,她也是没办法了,才想要赌一把,不然再这么下去,日子都快过不了了。

    殷珏从地上那堆药材中挑了一块像是树根一般的药出来,用纸包好递给那大婶,“拿回家炖上一刻钟,每日喝三碗,半月后可痊愈。”

    那大婶迟疑的道:“这,喝上半个月就能痊愈了吗?”

    殷珏十分的惜字如金:“嗯。”

    那大婶神情又有些为难的道:“这么好的药,需要多少银子啊?”

    殷珏沉默了一瞬后,道:“三十文。”

    那大婶本已经在心里计算出了可能需要个几两银子的模样,乍一听只要三十文,心中高兴的同时,又忍不住怀疑这药到底有没有效果了。

    人就是这样,太贵了嫌贵,便宜了又怀疑便宜没好货。

    殷珏见她迟疑,便收回了手,道:“若是连三十文都不愿意……”

    如风不等他把话说完,便赶紧打包票的拍着胸脯道:“大婶放心,我小师弟的药保证药到病除,若是无用,您尽管来长樱山云赦宫找我们,假一赔十!”

    那大婶见她如此说,看了看她身上穿得极好的衣服,也不担心他们是骗子,加之这男娃娃经常都会来这里,也不怕他为了三十文钱跑了,这才不再想太多,拿了三十文钱出来与殷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是殷珏今日卖出去的第一单,也是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在这里卖出去过东西,看着手中的三十文钱,目光微微闪动。

    不过自那位大婶后,便没有旁人再来买过他们的药了,各自心中都合计着,那大婶也是常来这里卖土鸡蛋和鸡的,他们与她也算是有些交情,那药有没有用,就等她先验证一下看看,若是当真有用,他们再买也不迟。

    任凭如风如何连吹带骗也无人再来买他们的药了,眼看太阳就快落西,如风想了想对殷珏道:“小师弟,要不咱们拿到药铺里去卖看看吧,说不定他们愿意出钱收买?”

    大抵是今日有所收获,殷珏对如风的态度都没有之前那么冷淡了,回道:“他们眼皮子浅,有些药不认得并不愿意收。”

    如风:“那便找识货的人不就好了?”

    殷珏:“嗯?”

    “先把药收起来,我带你去个地方!”如风一边说着,已经伸手去将地上的粗布合着里面的药草裹了起来抱在怀里。

    如风带着殷珏刚走出这处巷子没多久,殷珏便斜眼看着一处道:“之前就想问你,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从如风刚去找他的时候,他便发现那人一直站在远处,形迹可疑的盯着他们看。

    如风往他看的方向瞥了一眼,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在不远处盯着他们,见她看来,赶紧转开了视线,假装看着别处。

    “是之前送我糕点的大叔。”如风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道。

    “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

    “……”殷珏沉默了一瞬,然后才道:“他给你的糕点你吃了?”

    如风从袖子里掏出那枚糕点,“没吃呢,我还不饿,小师弟要吃吗?”

    殷珏接过她手里的糕点,放到鼻下闻了闻,然后直接扔到了地上。

    “欸!”如风惊呼一声,赶紧蹲下身,心疼般的将糕点捡起来。

    殷珏冷声道:“这糕点有问题,你要是不想被人牙子拉去卖了,就扔掉。”

    如风闻言,趁着低头的姿势,偷偷挑了下眉,想不到这孩子年纪小小却如此谨慎,比一般大人还要稳重成熟啊。

    本来还想着要是能哄他吃了,到时候他被迷晕了,她再趁机把他背回家什么的,这样他就能再欠她一个人情了呢,真是可惜。

    如风没有扔掉,捡起来吹干净后放回袖中,笑道:“有问题的话,就更不能丢掉了,要是别的小孩子捡了误食就不好了。”

    殷珏闻言,下意识定睛看了她一眼,但也没再多说什么。

    远处盯着二人看的男子,听不见他们说什么,见他们把糕点丢地上又捡起来,只以为是两个小孩子在闹别扭之类,但他们就是一直都不肯吃糕点,让他十分着急。想着要不要待会儿找个机会直接给拍晕带走算了,眼看这都快天黑了。

    如风带着殷珏七拐八拐的绕了一圈儿,最后又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一直跟着他们的男人见此地无甚行人,觉得终于有机会了,便也不躲躲藏藏,直接大步朝二人方向走去了。

    走近二人,那男人举起手刀正想给他们敲晕,那女娃娃却忽然回头了,像是早有所料一般,眉开眼笑的看着他,然后开口吐出二字:“坤吾。”

    她话音刚落,那男人还未听懂她这两个字什么意思,便看到那只被另一个男娃娃抱在手里的白毛狗忽的扑了过来,将他扑倒的一瞬间,身躯便猛地幻化为了一只庞然巨兽,一只爪子便将他牢牢的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啊!”男人被坤吾的样子吓得不轻,瞬间脸色苍白,下身也随即流出黄秽之物来。

    坤吾嫌弃的挪了挪爪子,生怕自己有一根毛被玷污,同时心中十分的鄙夷:就这点胆量,还敢打我主人的主意?

    如风蹲下身来,俯视着地上的男人,笑眯眯的道:“大叔,跟了我一天了,累不累,饿不饿啊?”(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