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殷珏引着他们往镇外而去,出镇子的地方有许多车夫,殷珏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租了一辆马车。

    一个去程的功夫,花了八文,如风能感觉得出来小师弟是非常肉疼的,不过看马车跑了半刻钟才跑到地儿,如风又觉得八文钱花的很值啊,不然他们用脚得走好几个时辰吧。

    “清文村。”如风抬头看了一眼村口的石碑,觉得这个村的名字还不错。

    殷珏在跟那个车夫打商量,让他稍等片刻,送何掌柜回程。

    那车夫有些犹豫,殷珏便道:“回程给你加两文。”

    车夫闻言便爽快的答应了,回程也要费马,且回去继续在门口蹲着也不一定有生意,他刚刚的迟疑也不过就是想要多赚点罢了。

    如风算是看出来了,殷珏的抠门其实不是事事上都如此,不过是钱都得花在刀刃上罢了,该花的他不会吝啬,像她之前那样的乱花,他就不认同。

    车夫怕自己的马被偷,便留在外面等着,殷珏带着如风和何掌柜往村里走去。

    这个村落并不大,住户一眼就能看到底,只有十几家。

    如今已是黄昏时分,一些门外晒了粮食或者是衣物的人家,这会儿正在收。见殷珏带了两个陌生人回来,都好奇的看了看,但因为殷珏这孩子平日里性子古怪,不爱与人说话的原因,他们也没与他打招呼。

    如风四下随意打量的时候,发现了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长樱山欺负殷珏的其中一人。

    王三狗也正好抬头,看到殷珏的时候,一脸愤怒的呸了一口口水,但当看到跟在他身后的小女娃时,他愣了一瞬后,像是突然想起她是谁一般,吓得转身就躲进了屋里。

    进了屋后还有些心有余悸,四下看了看自己身上有没有火舌什么的。

    如风摸了摸脸,她长的有那么恐怖吗?

    直到走到村尾一处破破烂烂的小茅草屋前,殷珏才停下来,然后走上前去敲门,“阿爹,我回来了。”

    如风打量了一下这茅草屋,倒是没有想到小师弟的家竟然那么破落,怪不得他刚拜入云赦宫那会儿,穿的衣服那么破烂。

    何掌柜也是有些意外,他观这小娃娃浑身之气,高贵沉稳,又懂得药理之类,还以为不是寻常人家孩子。没想到家中竟是这般情形。

    “咳咳咳!”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接着便是门闩被推开的声音,最后一个头发花白,瘦的皮包骨头,显得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松松垮垮,满面病色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殷珏道:“阿珏回来了啊?咳咳咳!”

    “嗯。”殷珏伸手为他顺了顺,然后扶着他往里走。阿爹一见风就会咳得更厉害。

    如风与何掌柜跟在后面一道进了屋,屋中很窄,因为用隔板隔了两个房间出来。

    殷珏将他父亲扶到床上后,向他父亲介绍了一下何掌柜与如风的身份,便从另一间房里抬了条长板凳出来,这板凳一看就是自家自己用木板弄的,十分的粗糙,不过还好因为有些年头了,故而表面已经被磨平了。

    “何掌柜请您给我父亲看看吧。”殷珏招呼何掌柜坐下后便道。

    “这,阿珏啊……”林老爹苍老的脸上满是忧愁,他没能为这孩子存下任何积蓄,一身病痨,还得拖累这孩子。

    小小年纪就去外面挣钱养家,还时不时的给他找郎中回来看病,他实在是不愿意再让他破费了。

    “阿爹。”殷珏打断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对他摇了摇头,然后又转头对何掌柜道:“劳烦何掌柜。”

    何掌柜点了下头,然后开始给林老爹诊脉,其实他在还未给他诊脉时便已觉得他这病怕是不轻,当给他查看完脉象后,何掌柜便陷入了沉思。最后将殷珏叫到了外面单独说话。

    如风没有跟出去,林老爹见殷珏出去了,便轻声对如风道:“小仙娥是阿珏的师姐,可知他在云赦宫过得可好?”

    如风看着林老爹,笑着道:“我们云赦宫弟子不多,大家相处都比较融洽,而且阿珏很努力,从不懈怠修炼,师尊和我都很喜欢他。”

    林老爹闻言,欣慰的笑了笑,却是带起了一阵咳嗽,如风想要过去给他拍一拍,却被他伸手制止了,“不妨事不妨事。”

    待缓了一口气后,林老爹才又道:“阿珏这孩子性子沉稳,与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可能有些事情上做的太过,容易得罪人。但他本性并不坏,劳烦你们多多照顾他了。”

    “他是我师弟,我自然会多多照顾他的。”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也会的。

    林老爹叹气,“……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撑不了太久了。”

    “大叔可不能随便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让阿珏听了会难受的,再说,他那么小,您放心丢下他一人离开吗?小孩子受到刺激,可是会出大事的,而且他那性子,遇到难过的事儿不会跟任何人讲亦不会懂得发泄出来,迟早会闷出病的,所以,请您再坚持一下吧,至少等他再大点。”

    林老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湿润了起来,“可我活着,就是在拖累他啊,什么都给不了他……”

    如风摇头,道:“你活着,他就什么都有了,有亲人,有希望,有努力的动力。”

    林老爹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小仙娥这性子,倒是与我们家阿珏相反,若是他能有你一半活泼就好了。”

    如风道:“阿珏性子也很好啊,还有大叔还是叫我如风或者燕燕吧,如风是我的名字,燕燕是小名,都是我小舅舅给我取的。叫我小仙娥实在太抬举我啦,我还没有那么厉害呢!”

    “好,那大叔便叫你燕燕吧。”

    殷珏与何掌柜说完了事,进屋来时,看到的便是如风与他阿爹聊的很开怀的景象,不由微微有些意外。

    他因着话少,也不爱与人闲聊,故而从未跟阿爹如这般相处过,也很少看到阿爹笑。

    她跟阿爹说了什么?阿爹竟这般高兴。(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