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跨步进入,入眼便看到一身青灰色,绣着丹鹤道袍的鹤发俊秀青年坐于案桌前,手中拿着一卷竹简在看。见她进来,立马抬头,一双清澈好看的桃花眸中尽是温柔宠溺。

    见她额头上缠着白布,青年瞳孔咻的紧缩,脸上露出惊诧与担心,站起身朝她走过来,口中还慌张的问道:“燕燕,你的头怎么了?可是受了伤,何时受的伤?怎么伤到的?”

    如风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喉咙堵得,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嘴唇颤抖了几下,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她发疯一般的奔了过去,然后扑过去抱住青年,好一会儿才哽咽的叫出声,“小舅舅。”喊完这声,便哇哇的哭得收不住了。

    自如风六岁知事后,就没哭过了,这还是意归来第一次见她哭的很伤心的模样,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哭的他心肝儿脾肺都跟着拧紧。

    意归来蹲下身抱住她,不住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慌乱的道:“燕燕怎么了?不哭不哭,舅舅在这里,谁欺负你了,告诉小舅舅,小舅舅给你报仇。”

    “呜呜呜,小舅舅。”如风只一个劲儿的哭和喊他,什么都说不出来,那种失去至亲,又失而复得之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受。

    “好了,不哭了,再哭就要变成桃子眼了。”意归来笨拙的哄着,有些手足无措。

    如风哭得眼睛都痛了才哭够,却还是不愿意撒开抱着意归来的手,抽抽搭搭的为自己刚刚的失态甩锅:“小舅舅你去哪里了啊,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都不带我一起去,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不要我了。”

    意归来闻言,脸上霎时露出欣慰之笑,原来他们家燕燕是想他了啊。

    也是,往常他出门不过两三日便回来了,这次委实久了一些,她从小便失去母亲,她爹又……唉,没有安全感是在所难免的。

    意归来用哄小孩子的口气道:“抱歉啊燕燕,小舅舅本来也是想早点回来的,但没想到那件事会有些棘手,才会耽误那么久。”

    如风这才放开他,然后开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他,“那小舅舅有没有受伤?”

    意归来每次外出必是去接一些抓妖驱祟的悬赏任务去了,只有这样,他才能有经济来源供养和培养门中十一个弟子。

    意归来笑道:“小舅舅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受伤呢?”

    他说得轻松又理所当然,若如风真只是前生时候的十岁孩童,自然是还会天真的觉得自己的小舅舅是天上地下最厉害的,当然不会受伤。

    但如今的如风却是根本不信的,若小舅舅真的厉害到谁也伤不了他,何以前生死得那般悄无声息,莫名其妙?

    又为何他不过才弱冠出头的年纪,头发便已雪白。

    前生她没心没肺,从未在意过小舅舅的事,今生她想要好好珍惜这唯一的亲人,至少,她这次不想稀里糊涂的只知道一个小舅舅仙逝的消息了,她想要舅舅长命百岁,即便是她改变不了小舅舅英年早逝的结局,那至少她这次要陪他到最后,也要知道他仙逝的原因。

    如风看了好一会儿都看不出来小舅舅受没受伤,最后只好作罢,意归来站起身,牵着她的手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一个锦盒递给她,“这次小舅舅去的地方太过荒凉,没有看到什么稀罕的东西,回来经过一处小镇之时,见这对钗子好看。便给你买了,燕燕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如风伸手接过,意归来放开她的另一只手,她打开盒子,看到里面躺着一对桃花模样的流苏钗子,眼眶又热了起来。

    小舅舅每次外出任务,不管去的久还是短,回来都会给他们带一份礼物,她从前最是臭美,所以小舅舅给她带的,基本都是女孩子家稀罕的玩意儿。

    前生的这个时候,小舅舅也送过她同样的发钗,可是最后却被她不知弄丢到了哪里去了。

    如风将哭意忍回去,然后抬头作出欢喜模样,对意归来道:“喜欢,谢谢小舅舅。”

    意归来见她喜欢,眼中又多了几分笑意,又从桌上拿下来一个盒子,递给她道:“回来的时候,听阿恒说你去找小十一玩去了,看来我们燕燕终于接受小师弟了。既然你回来了,他应当也回来了吧?这是给他的礼物,燕燕愿意帮小舅舅给小十一送过去一下吗?”

    小十一说的便是殷珏。

    如风将自己的发钗装回去,将盒子夹在胳肢窝下,然后伸手接过来那个盒子,点头对意归来道:“愿意。”

    本来想留下来再与小舅舅絮叨絮叨的,但是见小舅舅好像有事在忙,如风便离开了。

    还有些涩痛的眼睛告诉她,这并不是一个梦,小舅舅真的还活着,那么来日方长。

    抱着盒子转到浩明院时,见三师兄季恒正蹲在院子里洗衣服,想到之前自己给他烤失败的衣服,如风自觉丢脸,所以也没有跟他打招呼,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里去。

    一进去便看到坤吾头埋在房间中央的桌子上的碗里,津津有味的不知在吃些什么,而殷珏盘膝坐在床上,好似在调息。

    如风本不想打扰他,准备等他调息完毕才开口的,但殷珏警惕性却是相当的高,好似立马就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且还不是季恒,所以面具下的眼睛猛的便睁开了。

    即便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也能感觉到此刻他的目光是冷的。

    如风干干笑了笑,走到桌边摸了摸坤吾的脑袋,然后将手中盒子放到桌上,假装什么都感觉不到的道:“师尊回来了,他每次外出回来都会给我们带礼物,这份是你的。小师弟快看看师尊给你买的是什么。”说着,她自己倒是先好奇起来了。

    小舅舅每次给他们买的东西,都是根据他们的性格以及喜好买的,还真想不出来他会给殷珏买什么。

    因为若是让她挑,她是完全不知道该送他什么礼物比较合适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