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即便坤吾已经跑得够远,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还是会很快被他们追上来,再这么下去,怕是坤吾腿跑断了都甩不掉。

    如风便对舞泠道:“姑娘,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他们的目标好像是你那个盒子,就不能给他们吗?”

    舞泠抱紧了盒子一些,道:“不能,这是此次下山,师尊特意吩咐我们必须带回去的东西,给了他们,我们如何向师尊复命?”

    如风忍不住用有些责备的语气道:“是你师尊的命令重要还是你们自己的命重要?”

    舞泠没有说话。

    如风顿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天心宫的宫主是个什么鸟样,想想也不怪他们视那个老头的命令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若是完不成命令,估计会被折磨得比死还痛苦。

    罢了,如风退而求其次:“那可以把盒子给他们吗?”

    舞泠闻言,十分不解的摇头,“他们要的是盒子里的东西,只给他们盒子他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若是你信得过我,便听我的,只是,在将盒子给他们之前,我还得做点手脚。”

    于是,如风叫坤吾再跑快一点,待再次甩开那些魔族的血衣教后,便让舞泠将盒子先给她。

    舞泠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将盒子递给了他,她直觉这个男人不会骗她,不过还是紧紧盯着盒子。

    如风接过盒子直接打开,见里面直接躺着颗妖丹,不由一怔。疑惑凭他们天心宫的这些个弟子的本事是怎么弄到这妖丹的?

    不过她也没时间多问,直接将那妖丹拿了出来让舞泠拿着,然后从坤吾身上揪了根毛,从那妖丹上度了点灵气在那根毛上,再化出一根笔,画了道符咒,围着那头发转了一圈,下刻那根毛便变得与那妖丹一模一样了。

    舞泠震惊的看了看那颗假的,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真的,若是两颗弄混她估计都分不清到底哪颗才是真的了。

    如风将假的妖丹装在盒子里,然后又从舞泠手上拿过来那颗真的,凑到坤吾嘴巴边上道:“坤吾,借点口水用。”

    坤吾不是很情愿的翻了个白眼,不仅扯它的毛,竟然还要它贡献口水,主人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

    如风感受到了它的不满,又道:“想想你最爱吃的牛蹄肉。”

    坤吾一愣,不多时口水便顺着唇角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如风也不嫌脏的托着那妖丹去接,等妖丹被它的口水浸泡一遍后,她才捞出妖丹,用帕子擦干净,放在鼻子前闻闻,一股子的坤吾口水味儿。

    她将妖丹递还给舞泠,“诺,收好,这妖丹暂时被坤吾的气味掩盖住了,待会儿你就把假的扔给他们,但不要显得太刻意,我们配合一下。”

    “如何配合?”舞泠眉头蹙得很紧,想到这妖丹被那只灵兽的口水泡过她就嫌弃的不想伸手接,但最终还是忍着想呕吐的劲儿,用手帕包住收了起来。

    刚收好,血衣教便已经追了上来,如风没时间解释太多,只道:“见机行事。”

    然后叫坤吾继续驮着他们跑,但这次坤吾像是跑累了一般,速度慢了很多,血衣教的很快便已追至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如风见此,皱眉转头对舞泠道:“你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他们为何穷追不舍,给他们吧,不然我们今日都得死在这里,我们不去他们的对手。”

    血衣教的众魔朝他们一步步逼近,舞泠看了他一眼,抱着盒子,手紧了紧,很快便领悟了什么,倔犟的道:“不行,此物甚为重要,师尊命我等相护,除非我死,不然我绝不将它交出去。”

    如风闻言心里赞赏这姑娘还挺机灵,脸上却是一片愤怒之色,吼道:“你想死便自己去死,莫要连累我,要不是我师兄的命令,我才不会救你,真是冥顽不宁,是你师尊的命令重要还是我们的命重要?”

    舞泠也气了起来,“你若不愿救我便将我放下来,自走便是。”

    “如今四面包围,我还走得了吗?”如风说着,忽然伸手出其不意的抢过她手上的盒子,怒喝道:“给他们啊,我可不想跟着你一起死!”话落,她便将那盒子大力扔了出去。

    那群血衣教的魔见此,也不管他们了,便纷纷朝那盒子飞扑过去,争相去接。

    如风见此,赶紧连坤吾趁机继续跑。

    这次他们跑了没多远,停下来休息都未再有追兵,如风便确定之所以他们之前甩不掉那群跟屁虫,无非就是他们循着那妖丹的味道,所以才能准确定位他们的位置的。

    妖丹的气味一隐藏,加上那颗假的妖丹目前还能撑一个时辰没有暴露,他们算是安全了。

    两人在一处河边暂时息脚,如风从储蓄镯里掏了点夹肉的饼子出来犒赏坤吾,坤吾嫌弃不是纯肉但是也没有多挑剔,还是给吃了。

    舞泠走过来,对如风道谢的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我乃天心宫舞泠,今日之恩,我记下了,来日公子若有困难,舞泠必义不容辞。”

    如风不是太在意的道:“小事罢了,姑娘不必挂怀。”只盼日后小师弟与你在一起后,能念着她这个师姐的一点好就行了。

    大恩不言谢,舞泠也不多说什么,只在心中记着便是了,于是又问道:“还未请教公子贵姓。”

    如风:“免贵姓殷,单字一个风。”

    “阴风?”舞泠默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特别。

    如风将肉饼全喂了坤吾后,才抬头看向舞泠,道:“想必我的朋友们现下正与你们天心宫的其他人在一起,也不知他们如今是否已脱困,姑娘可有办法联络上他们?”

    “有的。”舞泠点了点头,然后右手捏拳朝天举了一下,一抹烟弹从她手腕上的袖箭中发射出去,直至半空,然后炸开出一抹复杂的花纹。

    她在通知天心宫众人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

    如风见此,便翻身上了坤吾的背,“既然姑娘没事了,那我便先走一步了。”

    他不是说他的朋友很可能与他们天心宫的人在一起吗?他不等他们吗?怎么自己走了?

    舞泠愣了一下后,见他果真骑着那灵兽头也不回的走了,连忙道:“等下。”(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