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问道:“姑娘可还有事?”

    舞泠捏紧了拳头,感觉脸上微微有些滚烫。过了一会儿才像是鼓起勇气了一般。

    “殷公子能不能陪我等到大师兄他们过来再走?我受了内伤,若是待会儿再遇上血衣教……”

    如风看了看她身上的血迹,想了想,这荒山野岭的,即便血衣教的不来,怕是也会有些妖兽之内,放人家一个小姑娘在此,确实不妥,要是她有个万一,那自己不就白忙活半天了吗?

    况且她若是遇害了,保不齐天心宫的人还以为是她夺宝杀的人呢。

    思及此,便点头答应了下来,“是我考虑不周,忘了你身上还有伤。”

    舞泠见此愿意多留一会儿,勾唇笑起来,“多谢殷公子。”

    如风将坤吾收回了储物镯中,然后陪舞泠一起等兰羽令他们,她想好了,待会儿要是看到大师兄他们与天心宫的人在一起,她便站着不动,要是没与他们一起,她拔腿就跑,绝不犹豫。

    二人在等人的时候,闲聊了起来。

    “不知殷公子师承何门派?”若是三大仙门的话,他这样的长相舞泠觉得自己不可能早先没注意到过。

    “无门无派,散修而已。”如风简短的回道。

    若舞泠不是天心宫的人,她倒是可以坦诚相待,道一句,“长樱山,云赦宫,意归来门下。”

    舞泠听他说是散修,眸中瞬间闪过一抹欣喜,“那公子可想过加入任何仙门?”

    比如他们位居三大仙门之一的天心宫。

    如风见她这模样,便知她肯定是想拉自己入天心宫,便笑着说了让她死心的话,“我一向喜欢自由,不爱被束缚,不想加入任何仙门。”

    舞泠闻言,微微有些失望,若是他不加入天心宫,那往后他们怕是不会再有何来往了。

    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呼喊的声音。

    “舞泠!”

    舞泠转头看去,是兰羽令他们来了,舞泠不由有些微微怨怪,他们来的那么快干嘛?

    如风看了一眼,叶长卿他们与天心宫的人真在一起,便也就没有脚底抹油了。

    兰羽令看到站在舞泠身边的殷风,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然后走到舞泠旁边问了一句,“没事吧?”眼睛却是看着如风的。

    舞泠摇头,然后转头看向殷风,同兰羽令道:“我没事,还得多亏殷公子出手相救。”

    兰羽令便也就顺口道:“多谢殷公子出手相救。”

    嘴里说着客套感激的话,但那看着她的眼神却莫名让如风有些不舒服,仿佛自己是一只小白兔,正被一头狼用捕捉猎物的目光打量着一般。

    “如……”思思看到如风,就想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如风如今在天心宫这些人的面前,已经换了姓名了,于是半路改口,喊成了,“风风!”

    如风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鸡皮疙瘩浮了一层,不过也知道思思这么叫她也是为了不暴露她,正好被兰羽令盯得不自在,便走了过去。

    “思思,你可有受伤?”

    思思摇头,“我没事,但是四,我四师兄受了伤。”

    如风转头朝乔矗看去,他果然受了伤,都是由叶长卿搀扶着的。且天心宫很多弟子也是伤势累累。

    她又在人群中找到了殷珏,他看起来倒是老神哉哉得很,想必一直未曾出手相帮。

    “乔兄,伤势如何?”如风走到乔矗身旁,象征性的问了一句。

    有天心宫的人在,就是麻烦,时刻都要注意他们的称呼,怕一不小心喊错暴露。

    “无碍。”乔矗嘴角抽搐的道。

    被如风这么称呼,简直古怪。

    舞泠的目光自思思出现,喊了一声如风“风风”后,便一直粘在她身上没有移开过。

    这个女人用那么亲密的称呼唤殷公子,她与殷风是什么关系?

    思思许久才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自己,凭着直觉转头看去,正好与天心宫那个长的很好看的姑娘眼神撞上,一瞬间被她的眼神吓得忙回头,然后下意识跑去抱着如风的胳膊,轻声对她道:“风风,你刚刚救的那个姑娘,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啊,怪吓人的。”

    舞泠见她那么自然的抱住殷风的手,而殷风竟然没有推开,瞬间脸色便沉了下来。莫非他们两个,早就好上了?

    如风转头朝舞泠的方向看去,见她正在与兰羽令说话,并没有看他们的方向,便对思思道:“可能就是刚巧看了你一眼罢了,她现在没看你了,而且舞泠姑娘应当不是坏人,你不用害怕她。”

    兰羽令看着脸色很差的舞泠,又看了一眼殷风的方向,然后对舞泠道:“怎么,舞泠师妹看上那小子了?”

    舞泠看向他,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对,所以大师兄这次,可不能跟我抢,以后看上别的,我都让你。”

    从兰羽令刚刚对殷风的态度上就不难看出来他定是也对殷风有意思,所以她得先发制人才行。

    兰羽令闻言,微微勾了勾唇,“那可不行,那人是我先看上的,师妹要不换个目标?我看云赦宫那个叶长卿就还不错。”

    舞泠声音冷了下来,“大师兄觉得不错,那大师兄便选他好了,何必跟师妹争一个男人呢?”

    兰羽令不急不恼的道:“既然师妹如此说,那我们便各凭本事吧。”

    舞泠急忙道:“你不许对他用那些龌龊的手段。”

    “只要能达到目的,何种方式又有何不可?”兰羽令眼中闪一抹冷笑。

    “你!”

    舞泠气的捏紧了拳头,兰羽令却不再与她多言,转身便朝云赦宫几人那边走了过去。

    “刚刚,多谢各位出手相救。”他忽然朝他们作了一个揖礼。

    云赦宫众人觉得能听到他出口道谢都是天下红雨了,他竟然还作揖,与之前给几人留下的形象判若两人,让人都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本人。

    还是说,他脑子有可能被血衣教的打出了问题?

    如风看着兰羽令,微微蹙眉,总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厮可不是什么好人呐,莫不是偷摸在心里打什么主意?(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