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69.我对你没兴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殷公子可是受了风寒?”舞泠见他连打了个喷嚏,便赶紧关切的道:“我这里有治疗风寒的丹药,殷公子吃两颗?”

    如风赶紧摇摇手,“没有没有,就是鼻子有点痒,所以才打了喷嚏而已。”

    不过说起来,总感觉舞泠姑娘好像特别的关照自己,就因为她救了她吗?

    这姑娘可真实诚。

    懂得感恩的都是好姑娘啊。

    如风想到什么,转头去看殷珏,他与众人走在后面,依旧是一副高冷拒人千里的模样,使得别人都自动离他几尺开外。

    忽然想起来舞泠姑娘以后可是小师弟的媳妇,但他俩至今好像都还没怎么交流过,是不是因为还没有机会互相认识一下?

    想了想,如风觉得二人没机会认识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近来自己与舞泠姑娘走得也太近了些,使得二人都没个好的机会认识,如风心中愧疚起来。

    她这个当师姐的,实在是太不知趣了。

    于是乎她站定,等殷珏走过来,唤了他,“阿珏。”

    殷珏看向她,“有事?”

    如风想了想,跟他介绍旁边的舞泠,“这是舞泠姑娘。”你未来的媳妇。

    殷珏淡漠点头,“嗯。”

    如风:“……”不要对人家姑娘那么冷淡好吗?打个招呼啊,小笨蛋。

    其他人对于她特意给殷珏介绍舞泠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家都一起行路那么久了,早已都知道各自的名字了,还有什么好介绍的呢?

    他们的疑惑,如风都看在眼里,但总不能告诉他们,她小师弟很有可能一个人的名字都没记吗?

    不能说啊,不然且不是会给他树敌太多?

    如风清咳了一声,然后又对舞泠道:“舞泠姑娘,这是云赦宫最小的,也是很有天分的弟子,殷珏,与你年岁相当。”

    舞泠也很淡漠,但比起殷珏还是有礼貌多了,多说了几个字而已……

    “姓殷?是和殷公子一个姓吗?”

    “是的。”如风干笑,她的姓氏就是直接盗用殷珏的啊。

    “你们不会是亲兄弟吧?”虽然看着不太像。

    “并不是,不过是刚巧同姓罢了。”

    舞泠眼里闪过一抹笑意,随即便又为难的道:“原来如此,那我叫殷公子,可能你们不太好分辨我叫谁吧?”

    如风:“那你也可以叫……”

    “你比我年长,我以后就叫你风哥哥吧。”舞泠打断她的话道。

    如风:“……”她是想说,叫舞泠与自己一般叫殷珏阿珏就好了。

    “你想叫啥就叫啥吧。”如风倒是无所谓。

    然后又对二人道:“你们年岁相当,应该有很多话题可聊,多聊聊。”

    殷珏,舞泠:“?”

    给他们互相介绍,就是想叫他们多聊聊?可是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聊的?

    舞泠微微眯眼看了殷珏一眼,当然她是看不到对方的容貌的,只能看到一张面具。

    这个天天戴着面具的怪胎,不会是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然后告诉了殷风,想让他帮忙撮合他与自己吧?

    殷风这个笨蛋,难道就看不出来自己对他……

    如风发现舞泠忽然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明所以的眨巴了下无辜的眼睛,她做错什么了吗?

    下刻,她忽然恍然大悟,定是因为自己还站在边上碍事,所以她才会对她露出那种眼神的,思及此,她意味深长的朝两人笑了笑了后,赶紧离开。

    舞泠看着,忍不住皱眉,他就真的不懂吗?

    即便看不出来她对他的心思,那他对她也没有半分意思吗?怎么还叫她与别的男人相处?

    这个榆木疙瘩!

    舞泠都快气炸了。

    殷珏倒是依旧没啥反应,继续往前走,根本不理旁人。

    “你站住。”舞泠忽然叫住他。

    殷珏没有理,继续往前走。

    “你……”

    “舞泠姑娘。”叶长卿走了过来,歉疚的对她道:“我这师弟从小就是这性子,不太懂得人情世故,还望你不要与他计较。”

    舞泠没有理他,她现在心情不好,连跟他客套都懒得做样子。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追上殷珏,然后对他道:“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然后又转头吩咐其他人原地休息一会儿。

    她往外走,走了几步见殷珏没跟上,便转头瞪着他,殷珏沉默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的跟过去。

    叶长卿看向殷珏的背影,眸子微不可查的眯了眯。

    乔矗却是瞪着舞泠,觉得这女人简直不知好歹,大师兄好声好气与她说话,竟然无视大师兄,她以为她是谁?!

    大师兄也是,干嘛老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就算他们与天心宫对上,他也是不怕的。

    众人见二人远去,心中都各有猜测,却都没有议论。

    如风见二人走去了一边,不由心中暗喜一番,没想到二人的发展竟然如此之快。

    舞泠与殷珏走的离众人远一些了后,舞泠才停下来,然后猛地转头对殷珏道:“你死心吧。”

    殷珏:“?”

    见他不说话,舞泠想他大概是因为被自己拒绝了,所以在难过吧,但是她看不上他,话是要说清楚的,不然风哥哥还会继续误会他们。

    “我喜欢的人是风哥哥,对你一点点意思都没有,你早点死心对谁都好。”

    殷珏的唇终于动了动,淡漠的说出两个字,“有病。”

    “你说什么?”舞泠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之前并没有太注意到殷珏这个人,也没有与他说过话,但万万没想到,他开口与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骂她有病。

    “耳背?”他不仅骂她有病,还觉得她耳朵不好使。

    “你,你什么意思?”

    难道就因为她拒绝了他,所以他不甘心,才故意说这种话羞辱她的?

    “我对你没兴趣。”殷珏很是平淡的说完这句话,转身便回去了,仿佛再懒得与她多费口舌。

    舞泠还站在原地,她浑身气的发抖。

    早就觉得这个人是个怪胎,没想到还真是个怪胎。

    但一转身,她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也回去了。

    思思与如风正在说话,眼角不经意间发现一个红色身影过来,定睛一看是舞泠,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跑去另一边。

    如风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知道肯定是舞泠过来了。

    舞泠一过来,便跟她告状道:“风哥哥,那个殷珏欺负我。”(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