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那是一只毛茸茸的小灵兽,就婴儿头那么大点,通身水蓝色。一双宝石般的蓝眼睛忽明忽暗,又大又萌,头上还顶着个镶嵌着一圈儿宝石的小头冠,看起来十分神气。

    一看这珠光宝气的模样,肯定就是楚剑庄弟子的灵宠了。

    它抱着刚刚从如风手里抢来的青枣,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想吃又想要征求她的同意的模样。

    抢都抢了,她说不给它吃,它就会还给她吗?

    如风无语的盯着它看,思思最喜欢这样的小动物了,瞬间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起来,扑过去将那灵宠抱在怀里胡乱的蹂躏,“啊啊啊啊,好可爱啊,这是什么灵宠啊!”

    楚剑庄一个长的眉目清秀的少年挠着头走过来,不好意思的对她们道:“这是我的灵宠,叫喜喜。”说着他又皱眉去瞪喜喜,“还不快把果子还给人家姑娘!”

    真是的,喜喜怎么连小姑娘的东西都要抢啊,真是太给他丢人了。

    喜喜被主人凶,委屈巴巴的扁了扁嘴,一双眼睛很快便冒了泪花出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思思。

    这模样思思哪里受的住,赶紧维护它,“没事没事,给它吃吧。”

    如风:“……”见异思迁的女人,那不是准备给我吃的吗?

    如风鄙夷她一眼,倒是没有让喜喜将果子还回来。

    于是乎思思便抱着喜喜,喜喜抱着果子,一人一兽在她旁边亲密的玩了起来。

    然后没过多久,思思便与喜喜以及它的主人互相熟识了起来。

    还知道了喜喜的主人叫楚棋。

    这是她下山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为此特别的开心。

    待叶长卿他们商议好了对策后,众人便分开去寻找楚剑庄小少庄主楚云俍。

    既然没有明面上的敌人,那他们倒是先不用把结果想得太糟糕。先在周围找找看。

    镇子中自是有看到告示的人们帮忙看着,倒是先不用排查,再者这出镇的路这两天都被楚剑庄的弟子把守着,却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说明若楚云俍不在镇子里,那么便很有可能在楚剑庄弟子还没来得驻守各条出镇的路的措施之前他便已经离开了这个镇子。

    但他若是自己离开的,不可能会隐藏掉自己身上的气息,一个窥门境界的修者也是做不到这点的。

    但若是被别人带走的,那他们在再此驻守也是无济于事。

    于是,他们便继续各条出镇的路上派两名弟子盯着,其他的则是一起沿路找找看。

    因为各自都有灵兽,楚剑庄弟子身上也带了楚云俍平日里用的东西,四面八方的出去找,不可能发现不了一丝楚云俍的踪迹。

    隐藏自己气息,要登峰境以后的修者才能做到,而想要隐藏他人的气息,便就得消耗大量的灵力或者是用上品避息丸,这东西可不便宜,但无论对方用哪种方法,都是不可能永久封闭他人灵息的。

    总有灵力枯竭以及药效消失的时候,即便只是一小会儿,也足够让鼻子灵敏的灵兽闻道他的气息了。

    在有普通人出没的地界,他们不便使用灵兽赶路,故而速度时好时慢,跑出十里都用了半个时辰。

    如风很是不愿意做这等渺茫的苦差事,所以本也就是想着随便帮忙找找就是了,却没想到她在被分出去寻人那条路上才跑了没多久,嗅过楚云俍换洗衣服上灵息的坤吾,就跟她表示似乎在附近闻到了一些楚云俍的灵息。

    如风闻言,有些怀疑,“你不会是鼻常子出问题了吧?”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被他们找到了呢?这有些不符合常理啊。

    “嗷呜嗷!”坤吾抗议,它的鼻子灵着,怎么可能会闻错呢?主人怎么可以质疑它的能力?

    如风便将信将疑的道:“那便顺着那股灵息找找看吧。”赶紧找到了人好赶他们的路,这一路事儿真是太多了。就没有一天消停过的。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魔域啊。

    不用她说,就算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外面那些什么毛茸茸,中看不中用的小灵宠都能比的了的,坤吾也会去找出那抹灵息所在。

    于是乎,在又走了没多久后,二人在一颗树下找到了一件带血的外衣,看材质和颜色模样,是楚剑庄的服饰。

    但是上面却有楚云俍的灵息,那说明……他有可能已经遭遇了什么危险了?

    “除了这件衣服上的灵息,坤吾你还能闻到别的地方有吗?”如风拿着那件血衣问道。

    从这件衣服上面的血迹颜色来看,已经过了一夜了,这山中最是多豺狼虎豹,若这衣服真是楚云俍的,那么说明他有可能受伤了,而在受伤的情况下,他怕也是敌不过群兽的。

    坤吾伸长了鼻子四处嗅了嗅,然后转头朝如风摇了摇头。

    如风皱眉道:“那我们在附近再找找吧。”

    好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没有一个完整的尸体了,总该还剩点骨头渣子啥的吧,弄点回去也好叫其他人死心,不必再寻了。

    但是他们将周围都寻了个遍,除了那件血衣之外,便再没见着别的血迹或者楚云俍的贴身之物了。

    正当如风准备就带着那件血衣回去交差的时候,便听到走在她身后的坤吾忽然“嗷呜”的惨叫了一声,回头便见它竟不知是被什么东西,使劲儿的往土里拉着。

    “坤吾!”

    如风一惊,赶紧伸手去想要拉住它,却因为力气悬殊巨大的缘故,导致她自己也跟着被拉进去了半个身子。

    这处土地并不是沼泽,他们刚刚还走过的,明明结实得很,如今却像是棉花一般,往底下陷去。

    “嗷呜呜!”坤吾被动的,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祈求如风别松手。

    如风本就没想过放开它,她腾出一只手想要找个什么东西抓住,手在外面胡乱的挥了几下,终于抓住了什么,但那东西好像也很不靠谱,一点都不牢固,被她也顺手抓着一起馅进了地下。

    手上是微凉的触感,如风怀疑自己可能抓到了一条蛇。(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