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等叶长卿设好阵法,楚剑庄的人为了表示对云赦宫帮忙找楚云俍以及救了他的感激之情,硬说邀请他们吃一顿宴。

    云赦宫人再三推脱不掉,便只能跟着去了。

    就是这个镇子并没有什么特别高档的酒楼,楚剑庄人微微有些失望,觉得不够排面,无法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

    如风和思思倒是觉得还挺好,因为有很多好吃的她们便十分满足了。

    再者这楚剑庄不愧是三大仙门中最有钱的,这吃的喝的用的,比之奢侈浪费爱讲究的天心宫还要夸张,让小二将所有好吃的都上上来。

    已经令他们很是受宠若惊了。

    楚云俍也是个吃货,看到很多好吃的十分的高兴,吃到好吃的便会一个劲儿往如风的碗里夹,“如风姐姐吃这个,这个好好吃。”

    “是吗?”如风夹起来就吃,然后眼睛亮了亮,给思思也夹了一些,“果然很好吃,思思吃这个。”

    其他人见他们吃的很高兴的模样,也觉得胃口好了很多。

    就是乔矗眉头皱得十分的深,似乎对楚云俍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又憋着什么都没有说。

    楚云俍见殷珏一直戴着面具,也不怎么爱说话,虽然心中有些畏惧他,但看他孤零零一个人吃自己的饭很可怜,便鼓起勇气与他说话,“殷珏仙友为何一直戴着面具啊?这样吃饭感觉都不太方便,不若先拿下来吧。”

    他绝对不是好奇他长什么样子,真的。

    像他这样凶的,应该就跟自己堂叔长的差不多,浓眉大眼,脸上还有块疤痕什么的,看着就很凶的那种模样。

    思思听到楚云俍的话,便道:“你就别管他了,我们小师弟从小就戴着这个面具了,已经习惯了。”

    她那么说,楚云俍不好奇也好奇了,“从小就戴着,为什么啊?不会感觉很奇怪吗?”

    思思看了看殷珏,有些欲言又止,不知该不该告诉旁人,殷珏从小戴面具是因为长的太丑了,特别是脸上的胎记,太吓人了。

    如风赶紧插嘴道:“因为我小师弟长的太好看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戴的面具。”

    思思斜眼看如风,用眼神说:你真敢吹。

    如风一脸的理直气壮,殷珏本来就长的很好看啊,虽然不知道他脸上的胎记现在还在不在,但是以后他的容貌还是会展露于人前的,到时候就能证明她没有在吹了。

    殷珏没有说话继续吃着一些清淡的菜,仿佛他们讨论的人不是他,跟他无关一般。

    “原来如此。”楚云俍深信不疑的点头,“长的好看确实得遮遮,现在的姑娘都太可怕了,就像我大哥长的英俊还很厉害,每天借着来我们楚剑庄打簪子,实则为了在我大哥面前露脸的姑娘都快把门槛踏破了。”

    “你们楚剑庄还做饰品生意啊?”思思来了兴致。

    “那当然啊。”楚云俍道:“我们楚剑庄的兵器材质都非常好,所以买一把基本能用一辈子,所以不是时常都会有人来买,当然要做点别的东西……”

    楚云俍跟思思说了一堆关于楚剑庄的事,末了发现殷珏竟然都只吃菜,不吃肉,便好心的给他夹了一个鸡腿,正准备放到他碗里,旁边忽然伸过来一个碗,挡住了殷珏的碗。

    “我喜欢吃鸡腿,谢谢。”如风对楚云俍笑得很是温和的道。

    “嗷嗷,给,如风姐姐多吃点。”楚云俍将鸡腿放进她碗里,然后又夹了另一个鸡腿。

    如风将思思的碗拿过来,“思思也喜欢吃。”

    楚云俍又将那个鸡腿放进了思思的碗里。

    回头再想夹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了,于是准备叫小二再加一盘过来,如风拦住他,“够吃了,不用再加了。”

    楚云俍:“可是,殷珏仙友……”

    如风:“他不吃肉的。”

    楚云俍震惊,“肉那么好吃都不吃的吗?”

    如风点头,“对啊,就因为我小师弟比较喜欢吃蔬菜,所以你看他个才会长的那么高。”

    楚云俍想到殷珏足足高自己一个头,瞬间就觉得嘴里的肉不那么香了,原来他长那么高是因为吃的蔬菜多吗?

    乔矗也看了看碗里的肉,发出深深的疑问,吃蔬菜真的比较容易长高吗?怪不得殷珏比他年龄小,却比他长的还要高些。

    他手里的筷子默默的伸到一盘素菜中,夹了一筷芹菜。

    殷珏目光淡淡看了如风一眼,嘴边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意,却并没有说什么。

    如风察觉到他的目光,转头看他,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就是能感觉到他好像在嘲笑自己拙劣的借口。

    嘲笑就嘲笑吧,她就是明目张胆的讨好他,又能怎么样呢?她又不会少一块肉。

    冷不防的,楚云俍忽然一脸羡慕的道:“如风姐姐和殷珏仙友的关系真好啊,似乎很了解他。”

    他这话一出,本来在各干各的人都下意识将目光投了过来。

    如风被看的有些尴尬,她其实不算了解殷珏,只是因为想要讨好他,所以格外注意了下他的喜好罢了。

    “毕竟他是我们小师弟嘛,比我小好些岁,性格又内向不太爱说话,所以作为师姐关照他一二也是应该的,也不算了解什么的。,”如风觉得自己这个理由很充分。

    “怎么没见你关照关照我。”思思在一旁日常酸道。

    如风瞥了一眼她碗里,自己刚刚给她夹的一堆菜,“睁眼说瞎话,你的良心不痛吗?”

    思思嘿嘿笑道:“不痛。”

    乔矗一边噘着难吃的芹菜,一边脸黑了一半,从前倒是没怎么注意,如今被楚云俍这么一说,他才发现,如风好像对殷珏确实格外的关注,而且连他吃什么不吃什么都知道。

    他们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莫非是因为一起掉进了那个什么鬼地方,共患难过,所以增进了感情吗?

    不对,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

    他有什么好气的?

    乔矗越想越想不明白,越不明白就越气,然后突然搁下筷子,留下一一句“我吃饱了”,便气呼呼的转身下楼去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