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93.从今日起,师姐便是我的小狗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抿唇,也不全是为了楚棋啊,她就想找个理由成为“殷珏的人”罢了,但这点小心思她不能直说啊,所以便道:“不全是为了他,主要是思思这丫头对他那么上心,我不忍心罢了。而且,我也不是谁的牛马都愿意做的,主要对象是小师弟你。”

    她后面这句可是真心的,因为她自重生以来,最大的目标便是抱紧殷珏的大腿。

    但却也是无心的,因为她并不知道这句话,听在旁人耳里,会被如何曲解。

    思思只觉得自己的牙都快被酸掉了。

    其实如风和小师弟看起来还蛮相配的。

    不不不,小师弟长成那样还是有些配不上如风的,就算不说相貌,他脾气那么差,而如风脾气那般随和大度,两人怎么看也是不相配的。

    这样两种性格截然不同的人要是往后生活在一起,应该会经常吵架吧?

    “那从今日起,师姐便是我的小狗了。”也不知道如风哪句话说得殷珏高兴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愉悦的道。

    如风:“……”是说她是他的走-狗的意思吗?

    罢了,走-狗就走-狗吧,也没什么,反正她正好是属狗的,那他这样说了,那便是愿意帮忙救人了吧?

    她倒是没觉着有什么,但是思思却觉得如风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师弟怎可这般言语羞辱人呢?

    罢了,现在只有他能救人,他是大爷,他有这个资本。

    “是是是,是什么都无所谓,你高兴就好,阿珏快救他,不然他就死了。”如风将殷珏拉回来,然后朝思思使眼色。

    思思会意的抱着喜喜退到了一边去,怕自己碍了殷珏的眼,待会儿他又反悔不救人了。

    不过她想多了,殷珏不会因为她二救人,自然亦不会因为她而不救人。

    殷珏走到楚棋身旁,嫌弃的看了一眼他脸上的两条黑影,然后拿出了刀。

    如风在他刀贴近楚棋面颊之前,赶紧出声阻止,“小师弟,能不能将这东西引至其他部位再弄出来啊?”

    这要是在他脸上开刀,那痛法不止无法想象,这楚棋往后可就毁容了啊。

    虽然他是男子影响不大,但是男子也得长的干干净净,才能讨到媳妇啊。

    “麻烦。”殷珏不耐的说了一句,但还是听了她的话,选择将那两条温蛇逼至其他地方。

    正准备去掉楚棋的衣服,见如风在旁边眼也不眨的看着,他便停下手道:“你去附近守着,别让人过来,若是打扰到了我,我可不保证他的生死。”

    “好!”如风闻言,便立马不疑有他的的站起身去旁边戒备去了。

    人命关天,可不能出岔子。

    她刚走出去,便看到楚云俍带着几个楚剑庄的弟子过来了,一见到她,楚云俍便笑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如风姐姐,刚刚我们看到有人在此处放出信号烟花,可是你们放的?”

    如风道:“并不是,我们也是看到信号才赶过来的。”

    “那可有什么发现?”

    他话音刚落,如风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楚剑庄一弟子忽然道:“思思姑娘手上抱着的,好像是楚棋的灵宠喜喜。”

    闻言,众人转头看向另一边站着的思思,她怀里抱着的还真是喜喜,只是喜喜的状态看起来似乎并不太好。

    灵宠受伤,那么便代表它的主人或许也遇到了危险,众人心中才如此想着,便看到不远处,殷珏正拿着把匕首,似乎正要杀人。

    而他刀底下躺着的人,从服饰看,似乎是他们楚剑庄的。

    喜喜在思思怀中,那么也不难猜出来,那个躺着的人是谁了。

    “那是楚棋吧,殷珏拿着刀是想对他做什么?”一弟子急忙问道,然后就想上前。

    如风伸手拦住他,“我小师弟是在救他,别去打扰他。”

    “谁救人要用刀子!”一弟子不信的猜测道:“莫不是刚刚就是你们伤的楚棋,他放信号是为了求救的吧?”

    如风猛地转头去看那名说话的弟子,“我劝你说话先动动脑子想一想,我们为什么要对你们楚剑庄的人出手,有什么好处吗?”

    再说若他们真想对楚剑庄的人不利,之前便对楚云俍下黑手不比楚棋有利,做什么还要救他?

    “谁,谁知道你们的!”那人拿不出证据只能梗红了脖子吼。

    思思听到争吵,便走了过来,楚剑庄弟子看着她怀中的喜喜,伸手就抢了过来。

    “你,你干什么!”思思惊叫一声,因为那人的力道实在是粗鲁,她怕他伤着喜喜。

    那个抢走喜喜的弟子没有说话,戒备的看着他们,另一个弟子见殷珏的匕首已经插进了楚棋的身体中,大叫道:“不好,少庄主,他杀了楚棋!”

    众人望去,远远只见殷珏拿着匕首,在楚棋身上倒腾。

    几个弟子就要冲过去,如风朝旁边的草地上甩了一把火,以殷珏为中心点,烧起一个火圈阻止他们前行。

    “我说了,他在救楚棋,你们别上去捣乱,你们想要楚棋死吗?”

    那些弟子还想上前,楚云俍忽然道:“都给我好好等着,勿再添乱。”

    “可是,少庄主……”

    “我信如风姐姐。”楚云俍打断他的话,微笑着看如风,眼底全然是对她的信任。

    他如此说,其他人当然不敢再说什么,但那看向殷珏的眼神,却还是犹如看仇人一般。

    如风倒是没想到楚云俍竟然会信她,这种事情,她觉得解释了恐怕他们也不会信,所以也就没有多解释,一切等到楚棋脱离了危险才能有说服力。

    殷珏早就知道楚剑庄的人来了,也听到了他们的质疑,但这对他根本没有半分影响。

    即便他们冲过来阻止他,他也会不为所动,反正到时候死的又不是他。

    楚剑庄的弟子在火圈外焦躁的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朝里面投去一个目光。

    楚云俍倒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模样,也不知他是不关心他们楚剑庄的弟子,还是真如他所言他相信如风,多少显得有些没心没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