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火光之下,只见他眉目修长,鼻梁英挺,唇薄而粉,是精雕玉琢之相,仿若谪仙下凡。

    这时候的殷珏比如风前世看到的还要小一些,眉宇间没有那时候的肃杀阴狠之色,便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如风愣愣的看着他,没想到这时候他脸上的伤便已经好了。

    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日日戴着面具啊,以前戴着是因为脸上有瑕疵,如今戴着是因为习惯了吗?

    殷珏仿佛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面具掉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如风双手的位置。

    “师姐,这是想做什么?”殷珏忽然开口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如风猛地回神,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手……

    咻的收回自己的手,如风捂住自己的脸,十分心虚的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没有非礼你。”

    “哦?那师姐刚刚是在干嘛?”殷珏脸上全然是不信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竟懂得男女有别,知道害羞了?

    “我在,我在……”如风小声的我在了半天,也在不出个所以然来道。

    “师姐为何要捂着脸?”殷珏又问道。

    “非礼勿视嘛。”如风一派正直模样,将之前坤吾给她说的话,捡出来说。

    “这么说,师姐刚才没有看到过我的身子?”

    “没有!”如风想也不想的便摇头。

    “我这衣服是师姐脱的吧?”殷珏看了看放在旁边的衣服,又问道。

    “是啊。”如风下意识的便老实回答。

    坤吾在旁边直翻白眼,我的傻主人唉,你都直接承认了是你给他脱的衣服,那与将他看光了有什么区别?

    不过她也没法否认,这里只有他们二人,若不是她脱的,殷珏自己昏迷着不能脱,那总不可能是它脱的吧?它只会撕衣服。

    “那师姐怎么脱的,便怎么给我穿上吧。”殷珏忽然话头一转,竟然不计较她到底有没有将他看光的问题了,而是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让她给他把衣服穿上。

    如风闻言,拿开了捂着脸的手,小师弟好像并不介意自己被她看光啊。

    这让她有了一种此事其实也没多严重的心理想法,之前在山洞中时,不就说了以后都替他更衣的嘛,反正看一次也是看,两次也是看,以后都会经常看的。

    坤吾觉得自己主人的想法很危险,但是它只是一只灵宠,能睁一只眼,绝不睁两只。

    其实,主人若是与阿珏能有缘结为道侣也不错的,只是它自跟着主人那天起,便能感觉到她似乎对阿珏有畏惧之意,故而才一直都不敢想象他们能在一起的可能。

    但如今看阿珏对主人的态度,似是与众不同,那么或许二人结缘便不是难事。

    “那先说好,我只是看你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才替你穿的,看光了你的身子也是情非得已,你不能叫我负责啊,我不能娶你的,我有心仪的姑娘了。”虽说如风已经动手替他穿起了衣服,但是该说清楚的事她觉得还是要说清楚的,不然他秋后算账怎么办?

    “你有心仪的姑娘?”殷珏忽然挑眉看了过来。

    他本身长的就出色,这一挑眉,挑得如风心肝儿猛地颤了一下,呼吸停滞了一息,才回道:“对啊,虽说师兄和思思他们说两个姑娘家不能在一起,但是没关系,等我以后飞升成神了,说不定就可以变成男子了。”

    凡人做不到的事,说不定神仙们有办法能让自己变成男子呢。

    不过前提是办法不是像殷珏说的那样,让她重新投胎。

    “天心宫的那个丑八怪?”殷珏猜测。

    是天心宫的没错,但是……

    “舞泠姑娘很漂亮,不丑啊!”如风深深的怀疑殷珏的审美多少有些扭曲。

    殷珏嘴角抽了一下,比如风怀疑他审美还要怀疑她的眼睛有问题,“过来我帮你看看眼疾。”

    说着让如风过来,他自己却是朝她微微倾身了过去,咫尺的距离,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精致了许多,如风又觉得呼吸紧促了起来。

    怪不得凡人们经常说,美色误人,还有些什么帝王为了博妃子一笑,做出许多荒唐事等。

    对着这么一张脸,如风觉得自己连说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她在地上摸了摸,然后将他的面具捡了起来递给他,“小师弟要不先把你的面具戴上?”

    殷珏看了一眼那面具,猛地直起身,伸手摸了摸脸,仿佛才发现自己的面具掉了一般。

    沉默一瞬,他才接过面具,拿在手中,忽而道:“师姐觉得天心宫那个丑八怪也算漂亮,那觉得我长的如何?”

    没想到他会突然那么问,如风愣了一下,然后绞尽脑汁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形容美貌的成语全数倒尽,“我觉得,阿珏长的倾国倾城,美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艳色绝世,秀色可餐……”

    殷珏眼角微微抽了抽,她这说的皆是形容女子容貌的吧?

    她是将他的容貌也看成了女子?

    罢了,总归她是觉得自己长的很好看的。

    “那师姐觉得,我与那丑八怪相必,谁长的更好看一些?”殷珏直视着她,又逼问道。

    这个问题,如风得好好想一想,想了片刻,她道:“你与舞泠姑娘姿色都是上佳,各有千秋,这个……”

    “谁更好看?”殷珏又凑头过来,眼底微有执拗,似乎就是想要她比较出一个答案一般。

    如风嘴角抽了抽,但是面对这么好看的脸,连在心中吐槽他都觉得自己罪恶深重,于是她只好回道:“当然是小师弟姿色更胜一筹。”

    那总不能当着他面说他长的没有舞泠姑娘好看吧,她怕自己的小命下一刻就会交代在他的手中。

    “师姐此言,可是出自真心?”殷珏目光中带了三分审视,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

    “自然是。”如风一副很肯定的模样狠狠的点了点头,就算不是,那她也不敢否认啊。

    “即是如此,你这眼疾……”他忽然伸手扶上她的没眼,“也还有救。”(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