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27.能给他撑腰的都不在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尽管他声如洪钟,吼得人震耳发聩,但那些人却都只是轻飘飘看他一眼,并不将他放在眼中,至于他所言,他们就更是不认同了。

    有人便口气不乏轻蔑的道:“楚慕,别人不知,你这个天天跟在小少庄主身后的忠犬还不知小少庄主是个什么状况吗?就他如今这修为境界,连我家十岁的老幺都不如,一个修为资质如此差的人,继承庄主之位,那让别人知道了,还不都得趁此骑到我楚剑庄的头上来?若是如此,还不如他们所说,早早投靠了别的仙门找个靠山好呢!”

    “你这混蛋,竟然敢如此不敬少庄主,他是庄主弟弟,庄主之位自当他来继承,你如此说法,你是想造反吗!”跟着楚慕一道来的弟子闻言气的双目赤红,就想上去将那人撕了。

    “楚行。”楚慕拉住他,“庄主灵前不可。”

    楚行闻言,这才放下了捏着的拳头,但眼神却还死死的瞪着那人,仿佛想要将他瞪出个骷髅一般。

    这群王八蛋,是见如今内门除了少庄主外,已经没有可说话的人了,而少庄主修为又不济,便嚣张了起来是吧?

    如风几人来云汕堂的路上,也碰到了不少其他仙门的弟子,看到最多的便是天心宫与昆仑派的。

    这些人说是来帮忙,一个个却都跟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一样四处随意走动不说,还一副大爷模样,根本不曾动一下手指头帮过什么。

    不仅如此,还对人家山庄的人颐指气使,跟是人家三拜九叩请来的贵客一般。

    “难怪楚剑庄的弟子听到我们说来帮忙,都是那副表情,感情是因为这些人啊?”思思小脑袋一瞬间便十分灵光的看出来了些苗头。

    很快他们便走到了云汕堂外,只见这云汕堂外挂着许多的白布,有阵阵香蜡味以及几道争论的声音从中飘出来。

    几人刚迈步进去,便见灵堂外的院中站了好些人,将入口给堵住了,他们似乎还没发现有人进来,只各个神色不一的看着灵堂里正在争吵的几人。

    他们喊了几声都无人相让,叶长卿皱了皱眉,而后忽然气沉丹田,张口说了一句,“云赦宫弟子前来吊唁楚庄主,不知可有资格进得灵堂为其燃三炷香?”

    他因为使用了一些灵力,故而即便声音并不如洪钟之亮,却也足够让云汕堂中的所有人听得清楚明白。

    楚慕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不是让他们离开吗,怎么来这里了?

    现下这些势力鬼还在这闹,他是半分不想别人看到这里的状况的。

    “楚慕,请他们进来吧。”这时,连日来一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的楚云俍忽然开口对他说了一句话。

    楚慕几乎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待反应过来后,便对堵在灵堂前的一众人呵斥道:“都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让开,让客人进来!”

    那些弟子闻言,纷纷都让去了一边,让出一条道来,同时都好奇的打量起了走进灵堂中的几人。

    纷纷疑惑他们是哪个仙门的人,门派服饰看着十分陌生,是他们从前从未见过的。

    一进到停着棺椁的灵堂中,如风便看到了那个唯一一个跪在棺椁前的瘦弱身影。

    仿佛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楚云俍忽然回过头来,冲他们十分牵强的勾起一抹笑容道:“多谢你们能来吊唁我大哥。”

    如风看着他消瘦了许多,且憔悴不已的脸,心中微有不认忍,接过楚慕递来的香,她与其他人向着棺椁的方向行了三礼,而后将香插入香炉中,嘴唇动了好几下,才苍白的说出来一句,“小少庄主,节哀顺变。”

    这是一句再普通寻常不过的安慰,如风也失去过亲人,自然也知这句话其实没有任何的安抚作用,不仅如此,让本就心中悲痛的人听了,还会更难受。

    但她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重活两世,知道的事情比别人早先一步,可她人微言轻,根本无法去扭转那些大事的结果。

    血衣教会袭击楚剑庄,楚剑庄庄主楚云皓未必不知。不然怎会在那时将楚云俍这个从未离开过山庄的亲弟弟放下山去?

    根本无需她提醒。

    而作为比楚剑庄势力还大的其他两大仙门,又怎会提前不知楚剑庄被血衣教盯上了?

    或许,说不定楚云皓还提前向他们发了求救讯息,只是他们最终却还是选择了袖手旁观。

    唯一能帮上他们的只有两大仙门。他们都不愿帮忙,其他人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就是多送几条人命的结果罢了。

    “楚兄,你莫要太难过了。”叶长卿伸手放在楚云俍的肩上,叹息的安慰了一声。

    “哪来的小仙门的弟子?也有资格来祭拜我们庄主?”之前那个说话十分不尊重楚云俍的外门弟子忽然说道。

    若是庄主如今还活着,他们怕是连见一面的资格都没有的。这死了,他们自然也是还不够资格吊唁的。

    “大胆,他们是少庄主的朋友,少庄主让他们进来的,轮到你在这里置喙?”楚慕横眉冷眼看了那人一眼。

    那个多嘴的被他一瞪,心中一怵,倒还真有点怕了,他怕的倒不是楚慕的身份,而是他的修为。

    他闭嘴了但其他人的嘴却又活了起来,那几个刚刚闹事的人见他们都吊唁完了,便开始下逐客令了。

    “几位既然已吊唁完了我们庄主,便都请回吧,我们这里还有事相商,不便让外人听到。”

    “不是我说,少庄主这都结交的什么无名小卒啊,云赦宫?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仙门?”

    “以少庄主的修为境界,你以为他还能结交到天心宫和昆仑派的天才不成?也只有这种小仙门的人想要巴结咱们楚剑庄,才会和少庄主结交的罢了。”

    如风听到那些人的话,眉头微微蹙起,没想到同是楚剑庄的弟子,楚慕他们对楚云俍那般尊敬爱戴,这些人竟落井下石,当着他的面也敢说出这般不敬的话。

    是因为能给他撑腰的人都不在了吧?

    而因着他的修为,他们怕是并没有想要让他继承下一任庄主的意思,故而才敢这般放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