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34.不想笑便别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庄主以及各长老虽然不在了,但是他们作为內庄弟子的骨气以及傲气还在,只是如今小庄主不成气候,庄中无人做主,外门以及其他仙门弟子便明目张胆的欺上门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们楚剑庄如今必须有个做主的人,只有如此,他们楚剑庄或可才能保住,才能不被人分割。

    伤者的药都上完了,见他们脱了生命危险,一群忙碌劳累了几日未眠未修的弟子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们虽然因为从小修炼的缘故,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数倍,就算几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也不会死,但那都是因为有灵力支撑着。

    灵力消耗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他们也会感觉到很疲惫,坐在一处休憩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是又疲惫又迷茫的神情。

    “流云师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有弟子问道。

    这个流云师姐,就是之前推如风的那个女弟子,在这一群弟子中算是比较有说话权的人。

    楚流云靠在一面墙上,端着个碗喝水,还没说话,另一个弟子便道:“能怎么办啊,山庄如今这个模样,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若他们真是少庄主请来的,便说明少庄主心中还是记挂着山庄的,虽然他资质很差,如今并不是最好的庄主人选,但唯有他来继承这个庄主之位,才是最名正言顺的。”另一个弟子道。

    众弟子也基本是那么想的,但此刻却都沉默了起来。

    他们从小出自內庄,楚剑庄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可以与楚剑庄共患难,不离不弃。也可以不计较小少庄主的修为天赋,奉他为主。

    打造的灵器被尽数拿走了,没关系,他们还可以重新打造。

    之前赚来钱财都被抢走了,没关系,他们有手有脚在的都还可以再赚回来。

    弟子被屠-杀过半也没关系,只要还有一个楚剑庄的弟子存在,他们楚剑庄就还在。

    但这些的前提,都是也要看他们那个小少庄主他能不能撑起梁子啊。

    外门的弟子这几天都骑到他头上去了,小少庄主也不曾硬气一回,这让他们都不确定跟着他能不能重振楚剑庄。

    若是小少庄主不争气那么内外门合并,也是早晚的事。

    合并了也总比被别的仙门分吞了强啊?

    好歹楚剑庄依旧存在。他们的家还在。

    门外,楚慕看了看旁边楚云俍的脸,没从他脸上看出来有什么情绪。

    但也能察觉出来他的情绪有些变化,于是便自觉的什么话都没有说。

    少倾,楚云俍忽然转身离开。

    楚慕赶紧跟上去,他摸不准少庄主此时的心思,只能自个儿在心里为他叹息。

    其实他知道少庄主并不如别人所看到的那般懦弱草包,即便他修为天赋不怎么样,但心智成熟,也很有主意。

    如今的蛰伏,不过是想要先将庄主他们的遗体安葬了才会想其他的。

    说来少庄主也是苦,自小便失了双亲,与庄主兄弟二人相依为命,庄主作为楚剑庄的支柱,每日都忙于各种事物,平时根本没什么时间陪伴小庄主。

    他虽然从来不嫌弃小庄主的天赋不好,但他不嫌弃不代表旁人不会说什么。

    从小,少庄主便被人用来跟庄主比较,庄主越是优秀,便会显得小庄主越是废柴。

    但大庄主也没法不优秀,因为他有偌大的山庄要守,也有年幼的弟弟要保护,从而便疏忽了小庄主的处境。

    不过即便时常被人用来与大庄主比较,小庄主也从未在心中怨恨或者嫉妒过他的大哥,且也以自己有这样的兄长而沾沾自喜着。

    如今大庄主和各长老走了,他心中其实比谁都难过,但从小就习惯了将心事埋在心底的他,致使他让人看着便是个没心没肺的主。

    二人沉默的走了许久,忽然见前方有个人,定睛一看是云赦宫的如风。

    她正抬头看着一处院落中用护栏围起来的一棵树。

    那棵树原本是生机勃勃的,但如今也不知道是受到了战争的摧残还是其他原因的影响,变得有些焉焉儿的,看着就快要枯萎了。

    如风也是随便乱转,转到这里来的,奇怪四周的花草树木都还生机勃勃的,怎么偏生这棵树却要死不活的,于是便多看了两眼。

    楚云俍对楚慕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下去,楚慕看了如风一眼,知道她是不会伤害小少庄主的,便静默的退了下去。

    他才刚转身离开,如风便察觉到了有视线正在盯着自己看,于是转头看了过来,见竟是楚云俍,她微微有些意外。

    楚云俍朝她走过去,走近了后,听到如风对他笑问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楚云俍也笑起来,抬头看着她刚刚看的那棵树,目光微微涣散,轻声道:“这棵桔子树是我大伯为我大伯母亲手种的。我大伯母家乡是个水果之乡,我们储剑山不适合种瓜果,所以基本没什么果树,大伯母刚嫁过来的时候,时常思念家乡,于是经常跑回去,大伯舍不得与她总是分开,于是干脆跑去她家乡弄了棵桔子树来种在这里。然后日日用一点灵力灌溉,没出两年,这棵树便就能开花结果了。我大伯母很高兴,从此便不怎么回她家乡去了。”

    说到这里,他像是能透过这棵桔子树看到他大伯种这棵树以及与大伯母每每站在树前的身影一般,脸上皆是恍惚之色。

    如风也重新抬头看了看那棵树,她没有见过他大伯母以及大伯,但也可以想象得出来,有一男一女在此树前欢笑的场景。

    就好比她的爹和……

    如风瞬间打住思绪,都过了那么久了,总去想那些事情做什么?

    “今后你可有什么打算?”如风开口,适当的转移了话题,虽然这个话题也不怎么好,也容易让楚云俍想起不好的事。

    楚云俍闻言,笑了起来,是跟之前刚见到他时那种单纯无害的笑一模一样的笑意。“不知道。”

    如风看着他脸上的笑,只觉得莫名的刺眼至极,“不想笑的时候,便不要笑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