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43.知心姐姐给开窍?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所以,不要动不动就想杀人好吗?

    为什么你一个吃素的整天那么暴躁啊!

    殷珏:“这种时候,你倒是挺能说会道。”

    “呃……”如风被他呛得无语,她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呐,可不是为了让他不要杀楚云俍而编造出来的。

    好吧,其实也有那么点原因。

    如风沉默了一会儿后,跳过其他话题,直接跑到根源所在的那个问题,开口诚恳的道:“关于之前我与楚云俍在一起时发生的事,我并非是不愿告诉你,只是,这似乎涉及到人家的一些隐私,所以我才觉得将人家的隐私拿出来四处说,不太好罢了,当然,也不是因为不信任阿珏才不说的。就像阿珏有什么事,不想让人知道的时候,即便我不清楚,也会替阿珏保密和遮掩一样。”

    如风指的自然是那次殷珏在被三大仙门的长老质疑之时,她挺身而出,帮他遮掩的事儿。

    原以为自己如此解释,殷珏便能谅解她了,谁知却又让他产生了新的问题,“所以,在你心中,我与楚云俍并无不同?”

    她怎么就觉得他忽然有些无理取闹了起来呢?

    阿珏今天这是怎么了?

    如风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不等她开口,殷珏又接着道:“你说过以后都只为我一人更衣,只愿做我一人的狗,做牛做马伺候我一辈子,亲了我,也抱了我,甚至都将我看光了,你难道还想着与我之间只是普通的师姐弟的关系?”

    如风闻言,呆愣了一会儿,想了想,然后眼睛一亮,“若不是师姐弟的关系,难道已经是主仆关系了?

    殷珏闻言一噎,脸陡然就脸黑了下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恨铁不成钢的道:“意如风,你是故意在跟我装疯卖傻吗?”

    “啊?”如风愣住了,难道他们都这样了还不算主仆关系吗?

    殷珏见她呆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猛地伸手抬起她的后脑勺,然后低头,便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跟发了疯的狗一般,直接将她的唇瓣咬破了一小块皮。

    如风吃痛,眉头都皱了起来,待他的唇离开后,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都流血了。

    抬头,委屈的看着小师弟,他咬她做什么?

    就算有个一言不合,也没必要咬她吧,所谓君子动口,不动……

    欸?他好像动的就是口。

    殷珏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委屈,冷着脸又问了一次,“现在知道是什么关系了吗?你见过哪对主仆之间会做这种事吗?”

    如风继续皱眉,嘴唇疼得她没心思去深究,随口就答道:“施暴者与受害者?”

    殷珏:“……”

    算了,朽木不可雕也。

    他猛地甩袖,转头就走。

    如风见此,想要去追,但是殷珏像是诚心想要甩掉她一般,用了灵力,转瞬便就将她甩开了。

    如风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又伸手摸了摸还在发疼的唇,隐隐觉得自己好像犯了很大的蠢。

    她想要去细究殷珏说的那些话,以及咬她唇的举动,却又没什么头绪。

    因为不管是什么念头冒出来,都会被她一瞬间掐死。

    “姑娘,真的是你啊!”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如风回神看过去,是那个之前在停放着楚剑庄伤患弟子的别院里,以为她是坏人,故而推过她一把的姑娘,对方正朝她走来。

    楚流云走到她面前,对她笑道:“方才老远看到你站在这里,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原来没看错。”

    “嘶~”如风张口想要跟她说话,但一张开嘴皮被牵动了一下,疼得她立马抽了口冷气,缓了缓后,才道:“你可是有事找我?对了,那些伤者如何了?”

    楚流云看了一眼她的嘴唇,疑惑了一瞬后,才道:“多亏姑娘与那位公子相助,他们的伤势用了药后好了很多,并无大碍了,现在许多都清醒了过来,我这才有了出来溜达偷懒的机会。”

    “那便好。”如风如释重负的点头。

    楚流云便转了话题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我叫楚流云。”

    “意如风。”

    “心清似水意如风,人淡如菊欲似空,想来,为你取这个名字的人,定是很疼爱你,不希望你被俗尘凡事所烦恼。如风姑娘的性子,倒也真跟名字很相配。”

    如风闻言,忍不住勾了勾唇,她的名字是小舅舅取的,小舅舅希望她性子能够随性一些,活的无忧无虑无烦恼,可人在世上哪里又真的能无烦恼呢。

    就像她现在,就遇到了一件很苦恼的事。

    楚流云眼尖也看出来了她似乎有心事,便问道:“如风姑娘,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如风闻言,抬头看向她,流云看着便比她大许多,或许自己不明白的事,她却恰好知道,于是便虚心请教道:“流云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如风便直接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当你答应一个人,以后只为他一人更衣,愿意当他的狗,也愿意做牛做马伺候他,与他亲了,抱了,以及将他看光了后,你与他该是什么关系?”

    楚流云闻言,露出了片刻的错愕的表情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甭管前面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但后面几句话的意思,她是听出来了。

    看来这小姑娘是遇到了一些感情上的问题没有掰扯清楚。

    可看她的模样还挺迷茫的,大抵是还没有将情窍这根线理直。

    楚流云的视线又重新落回了她破了一块皮的嘴唇上,像是看出了些什么的问道:“我猜,你苦恼的这个问题,定是与那位之前与你一道来帮我们治疗弟子的公子有关吧?”

    被看透,如风也没有一丝矫情或者害羞,只点了点头,“对。”

    楚流云见此,心中同情了那位公子一瞬后,笑着对如风道:“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可能跟你说不清,先跟我来,等我换身衣服再细细与你讲。”

    于是如风便跟着楚流云去了她住的地方。

    一个时辰后,她才从楚流云的院子里出来,然后便急匆匆的跑去楚慕给殷珏安排的房间,找他去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