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乔矗出去逛了一圈儿回来,手里也买了些东西,回去的路上,见到如风与思思,见她两手中抱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不由疑惑起来。

    如风将东西一一整理放进储物镯,然后与乔矗一道回去,“四师兄,情况如何?”

    “倒是没有发现长兴门的弟子,不过天心宫的弟子是真的有。”

    “没有长兴门的人便行了。”如风一边算着大师兄给她的银子基本都花光了,一边想着还有没有少买的。

    走着走着,没有注意看路。便不小心踩到了个什么东西,有些软软的。

    如风疑惑的低头看去,自己脚下竟然躺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那么大的路上怎么就睡了个人呢?

    乔矗与思思之前就看到了,不过他们都避开了,没有踩到人家身上,以为如风也是看到了的,便没有提醒她,谁知道她竟然没有看路。

    如风默默的收回脚,想装作自己刚刚什么都没踩到,但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扑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抱住了如风的脚,哭得十分悲惨的道:“你踩伤了我爷爷,赔钱!”

    孩子的声音很是洪亮,很快就吸引了旁边好些目光。

    如风听到有人窃窃私语道:“唉,又有人被这爷孙两讹上了。”

    “估计又是刚进城的外地人吧,这两个泼皮无赖专挑这种人下手。”

    “嘿,睡到大马路上让人踩,也是够拼的,花样越来越多了啊,我记得昨天他们还是假意被人撞来着吧?”

    “被一个小姑娘踩了一脚,也不疼,倒是小姑娘面皮子薄,好讹一些。”

    如风默默的将这些话收进耳里,却是不动声色,任由那孩子抱着她的腿哭的死去活来。

    “如风,你怎么走路还分心呢,这下可如何是好?”思思在旁边有些怨怪她,然后伸手去搀扶地上的老者。

    “抱歉,想事情呢,没注意。”如风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后对那老者道:“老人家对不住,没发现您躺在地上,刚刚那一脚实在是无心之过,不知有没有伤到您?”

    那老人家在思思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捂着胸口一副快要咽气了的模样,哎哟哎哟的直叫:“小姑娘你走路怎生的不长眼睛呢,小老儿不过是烟袋子掉了,蹲身捡一下,却被你撞到后踩了一脚,哎哟,我这把老骨头哟,都被踩散架了。”

    如风点点头,一副觉得他说得有理的模样,“我看老人家也是伤的不轻,我有一师弟甚是擅长岐黄之术,不若你与我们一道回去,我请他为你医治,保证您明天就能生龙活虎的活蹦乱跳。”

    那老者闻言,却是忽的翘起胡子,根本不干,“不行,你们一看就是刚进城的外地人,谁知道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啊,万一你们把我骗到什么没人的小巷子,对小老儿我不利怎么办?”

    “要不,您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他过来就在此处为你诊治?”如风很是有耐心,退而求其次。

    “不行,要是你趁机跑了呢?”那老儿还是不答应。

    如风将乔矗往前面扯了扯,“这是我师兄,由他留在这里做人质总可以了吧?”

    那老头儿还是一口拒绝,“不行,他要是等你跑远了,再转身也跑了,小老儿这老胳膊老腿的又追不上。”

    如风还没生气,乔矗倒是先发火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个死老头子,事儿怎么那么多呢?你想如何直说吧。”

    乔矗可是不管对方是老是少的,只要胡搅蛮缠的他统统都不会给好脸色看。

    那头儿被他一吼,就立马一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哭叫了起来,“哎哟,大伙儿看看啊,他们伤了我老头子,如今还凶我,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你!”乔矗气的想要给他一拳,被如风给拉住了,如风对他摇了摇头。

    那老者眯着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后,又继续死乞白赖的道:“我不管,我不要跟你们走,你们给我银子,我自己去信得过的医馆看。”

    “行啊。”如风很是好说话,伸手在袖子中掏了掏,其实是从储物镯中拿出来一个小袋子,那袋子在她袖中时明明是瘪的,但是等她拿出来时,却变得鼓鼓囊囊的。

    那老头儿见她如此好说话,已是心中大喜,再见她拿出来的那个袋子还那么鼓,眼睛瞬间就亮了。

    见她似乎想要打开袋子,随便拿点出来,那老头儿眼睛一转,猛地伸手抢过如风手上的袋子,笑嘻嘻的惦着袋子道:“这些够了,小老儿这就去医馆看看有没有伤到要害,你以后走路可要长眼睛了!”

    说完便一溜烟的带着那小孩儿跑得没影了,那矫健的步伐,哪里像是个受伤的老头儿啊?

    乔矗想要追,但手又被如风拉住了,他见如今追上去也是追不上那两人了,便气呼呼的回头瞪如风,“你怎么那么笨啊!就算为了打发那等泼皮无赖,也没必要给那么多钱啊!”

    那么大的袋子,估计装了好几十两吧!

    思思则是疑惑,问道:“如风你那袋子里装的都是银子?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

    出门之前,她可是亲眼看到大师兄只给了如风两三块碎银子而已的,都被她大手大脚的花的差不多了,哪里变出来的那么多银子?

    如风比她还穷呢,不可能有那么一袋子银子的才是。

    “谁说那里面的是银子了?”如风咧嘴狡黠一笑。

    “不是银子,那是什么?”乔矗疑惑了起来。

    “四师兄猜猜。”如风朝他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奸滑。

    乔矗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如风,不由有些怔住,“我,我哪里猜的到!”

    与此同时,跑远了的爷孙俩,在一处小巷子里停了下来,小孩子拽着老者的衣服,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叔,要是师父知道我与你又一起讹修者了,会不会打我呀?”

    “有你师叔我护着,他不敢打你的,放心吧!”那老者开口,声音哪里还有刚刚的苍老无力,明明是个很清朗的男子声音。(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