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修者自是有许多办法易容改貌,想必这人之前就是用了某种办法化作老头儿讹人的。

    如风看他的眼神忍不住变得有些谴责起来,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有手有脚有相貌的,修为还这般高,怎么就不不去千祟榜接任务挣钱呢,偏生要装老人家碰瓷讹钱。

    “你那是什么眼神?”空戊子在她眼里看见了几分鄙夷,蹙眉问道。

    “尊者这般厉害,为何要做那般偷奸取巧,讹人骗人的之事呢?我小舅舅说人可以穷,但是要穷得有骨气,即便穷吃短穿,只要不是四肢残废,饥荒无食,总有可以活下去的生计,尊者四肢健全,这澜沧城亦是繁华昌盛,断没有要靠讹人才能活……”

    “住嘴!”空戊子吼了一声,打断她的喋喋不休,“你这臭丫头是在教育我?”

    整天被他师兄念叨已经够烦了,怎么连个丫头片子也这么聒噪?

    “不算,我是在劝你罢了。”如风十分诚恳的道。

    呈叙在旁边拉了拉他师叔的袖子,“师叔,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咱们……”

    “你也给我闭嘴!”空戊子转头也呵斥了呈叙一声,这小吃里扒外的,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这时候说骗人是不对的,每次讹了钱给他买糖葫芦的时候,不是吃的挺香的吗?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道歉,并将你身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交出来,我可以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一马,不然……哼哼。”空戊子双手抱胸,一脸耍坏的模样俯视着如风,威胁道。

    如风好奇的问,“不然怎样?”

    空戊子一脸的坏笑,努力佯装坏人,十分小人得志的道:“不然我就将你一直吊在这里,这天眼看着可就要黑了,到时候你一个小姑娘在这里,要是有什么鬼啊怪啊的经过,我可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吃了你哦。”

    臭丫头,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求饶!

    听到只是会将她吊在这里,如风瞬间就放心了下来,不是要杀她就好,鬼啊怪啊什么的,看到她才会怕吧。

    见她脸上一分害怕都没有,空戊子就更不高兴了,现在的女娃娃都那么经吓了的吗?他师妹怎么光是把她吊起来都能哭半天呢?

    肯定是在逞强,而且有他们两在这,她无法感觉到一个人被吊在这里的恐惧也很正常,这么想着,空戊子拖了呈叙就一副要走的样子,“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再不赶紧的道歉并供上你最真诚的赔礼,我们可就走了。”

    呈叙小小声的道:“师叔,这样做不太……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空戊子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如风急忙道:“那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她怕他后悔,转而用她性命威胁她了。

    “哼,不识好歹,你待会儿可别哭着求我!”空戊子气的拉着呈叙就快步走了。

    走了没多远,便与呈叙躲到一棵树后面,静静等待着如风接下来痛哭流涕的时刻。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不仅没看到那丫头哭得呜哇哇的叫,她反而还十分悠闲的荡起了秋千。

    “嘶,这死丫头!”空戊子咬牙,然后手指朝前面一点,一片粉色的花瓣从他指尖飞出,落在地上后,化为了一个花妖,朝着如风的方向缓缓走去。

    如风听到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张望了一眼,见一只长的很像莲花的精怪朝她走来,不由微微一怔,而后转头四处看了看。

    在远处的空戊子见她左顾右盼起来,以为她是害怕了,在找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就说刚刚这丫头的大胆都是装出来的嘛,现在知道怕了吧?

    不过他不准备现在就出去,他得等她痛哭流涕,失声尖叫,求他回去救她。

    他自己在这脑补了一顿,且知如风四处看,并不是因为害怕所以在找他,而是在找池塘或者湖。

    见四面并无任何池塘或者湖之类的,如风就疑惑了,这莲花精哪里来的呢?

    她疑惑的空档,那莲花精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然后站定,低下开了一半的莲花头来,似乎是在看着她。

    如风也看着它。

    您有事?

    远处,一直没有听到尖叫声和哭声的空戊子有些捉急,这丫头片子是不是被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了?

    ……

    到了用膳的点,都不见如风从房间里出来,叶长卿让思思去唤她。

    思思不情不愿的去了如风的房间,在房门外喊了一声,“如风,大师兄喊你吃饭了。”

    话音落下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里面传出来任何声音,思思不满的又加大了声音提醒一句。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她心下疑惑,就算是如风不小心睡着了,她叫的这般大声,她应该是听得见的才是。

    缘何不理人?

    房间没有上拴,她推了一下就推开了,房间不大,人在不在里面一眼就能看得分明。

    如风不在房间里,窗户是开着的。

    “去哪了?”思思纳闷,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脸色难看了几分,快步出了如风的房间,跑去了殷珏的房间,跑到房门外,她先是站在门口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后,便叫了一声,“小师弟,你在吗?”

    没有听到回答,思思有些疑惑,难道小师弟也不在?还以为如风不在房里,是跑到他这里来了。

    硬着头皮推开房门,见里面也是空无一人,思思愣了一会儿,转身便跑回去找叶长卿他们了。

    “大师兄,如风不在房间里。”思思一进门便急忙的对叶长卿道,犹豫了一下,她才又补了一句,“小师弟也不在。”

    也不知是不是他们一起出去了,思思捏紧了裙摆。

    “十一也不在?”叶长卿疑惑,半刻钟前他经过殷珏房间外时,还看到他刚好从房间里出来,还以为他是要去如厕之类,便没有多过问。

    可都去了那么久了,竟还没有回来,难不成他是与如风一道出去了?

    可即便殷珏是个不爱给人打招呼的性子,如风出门时必然会告诉他们一声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