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呈叙:“可是师叔,我记得它的器灵是女的啊。”

    空戊子:“……女人可比男人更爱好长的好看的女人。她就是看人家小姑娘长的好看才巴巴的贴上去的。”

    呈叙似懂非懂:“这样吗?”

    空戊子:“你师叔我会骗你吗?”

    呈叙:“您经常骗我。”

    空戊子:“……”所以说孩子太天真了也不太好,说话总是这般横冲直撞的,也不考虑给人留面子。

    ……

    乔矗虽然心大,但是回去的路上如风的太过沉默还是让他察觉到了她心情的变化。

    他直觉如风这样定是与刚刚那两个人有关。

    “如风你怎么了?”他是个心底装不住事儿的急性子,有问题就会直接问出来。并不会考虑人家现在有没有心情回答他。

    “嗯?什么怎么了?”如风转头看向他,一脸平静的问道。

    “我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这副看起来要死不活的模样?”乔矗没好气的道。

    别人这种模样,乔矗或许觉得很正常,但是一向大大咧咧,能自娱自乐的如风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很是不习惯。

    如风勾唇笑了笑,“什么出什么事了啊?什么事都没有,你看我们不都好好的吗?”

    可她却不知,自己如今的笑却是比哭还要难看。

    乔矗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盯着她追问道:“刚刚那两个人不是问路的吧?他们是什么人?跟你们说了什么,还是对你们做了什么?你要是被欺负了就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就算我打不过他,还有大师兄,大师兄总能打的过他吧?”

    那人看着与叶长卿年龄相仿,说不定境界差不多。不,或许那人还没大师兄厉害。

    只是,他却看不透他的实力,那么说明那人至少也是在六阶境界或者之上的。

    如风:“真没什么事,谢谢四师兄关心,你是个好人。”

    乔矗:“……”谁她妈稀罕当什么破好人了?这丫头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呢?

    罢了!她不说就算了,她自己都不在意自己被欺负了,他急得跳脚做什么?

    回到了客栈,叶长卿他们还在等如风他们,待三人回来,众人才一起用膳。

    只是今日饭桌上的气氛却是有些与以往不同。

    乔矗脸色很是难看,仿佛如今吃的不美味佳肴,而是苍蝇老鼠屎一般。

    而如风出奇的安静,即便她平时吃饭的时候也不是话很多,但就是感觉她整个人坐在这里,安静得离谱,好像人回来了,魂儿还没回来一般。

    碗里的米饭都扒干净了,也没有夹过一次菜,还是殷珏似乎看不过去了,给她夹了几次。

    叶长卿抱着小虎吃的,他要一边吃,一边哄孩子,没能分出心来,倒是没注意到他们的异常。

    思思疑惑的眼神在如风和乔矗身上扫了扫,很明显就能看出来,四师兄是在生如风的气,而如风发呆却显然与四师兄没有任何关系。

    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如风惹得四师兄生气了,但她自己却还不知道?

    也是了,如风寻常得罪了人,都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得罪了人的,即便知道了,也是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人家。

    只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管旁人心情。

    见殷珏还在给如风夹菜,思思吃饭吃得心肌梗塞,很快便放下了碗,说自己吃饱了,然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棋看了一眼她还剩下大半碗的饭,微微有些担心,却也只能在心中白担心,他什么都做不了,即便是做了,也只会更讨她的厌恶罢了,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他如今没有手,吃东西极其不方便,思思在的时候,多半都是喜喜将食物递到他嘴边的。

    思思不在的时候,他则会变出一只小触手,用勺子吃东西。

    如风很快也吃完了,却是没有离开,而是提议让叶长卿将小虎给她抱会儿,好方便他吃饭。

    只是,也不知怎么的,小虎好像与她实在是没啥缘分,每次如风一抱他,抱没两息,他便会哭闹起来。

    如风作罢,便只得还给叶长卿,然后也回了房间里。

    她刚进去,反身正准备关门,却发现有只手阻挠了她。

    如风抬头见是殷珏,下意识扬起一个笑,道:“小师弟那么快就吃完了?”

    殷珏却是不理会她故意装出来的嬉皮笑脸,单刀直入的直接问道:“空戊子与你有何关系?”

    如风闻言一怔,而后道:“没有关系啊,就他之前想要讹我。被我用符箓变的银子骗了后,来找我报仇罢了。”

    殷珏,冷笑一声,“师姐,莫不是你觉得我跟乔矗那个笨蛋一样,很好忽悠?”

    如风:“没有,只是我跟他真没什么关系。”

    而且四师兄也不好忽悠啊。

    “既然如此,那我便去将他杀了。”殷珏如此说,而后一副就要离开的模样。

    如风闻言一震,拉住他的手,“你杀他做甚?”

    “我以为你并不待见他活着。”所以才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如风闻言,叹了口气,然后放开他的手转身进入房间中,指尖一点火星掠过,房间中的油灯被点燃,她一边倒了两杯茶,一边淡淡的道:“恰恰相反,我希望他活着,好好的活着。他的命是用别人的命换来的,他没资格轻易死掉。”

    “谁的命?”殷珏坐到桌边,端起一杯茶,却没有喝而是把玩一般的看着杯子,似是等待着她给他讲故事。

    如风喝了一口茶,转头看向窗外,今夜无月,这家客栈又离街很远,所以其实从房间看出去,除了对面模糊的楼阁轮廓,什么都看不清,她却像是看到了什么着迷的东西一般,挪不开眼睛。

    只是她涣散的眼神告诉别人,她什么也没看。

    “原本我五岁前的记忆是忘了的,只记得五岁之后的事,但今日因碰那芳水缚受了伤,血被它吸食,彻底唤醒那灵器中的器灵,它想与我相认,便将我五岁之前的记忆都恢复了。”如风徐徐开口道。

    她之前本是想要研究那丝纱是何材质的灵器,却不小心被它所伤,她的血竟能唤醒芳水缚另一半沉睡的器灵。让她知道了许多她忘了的事。(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