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94.连盘菜都不欢迎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这话完全是用来夸女子的,且就算是用来夸女子,都略显轻浮,何况如今如风是男相,那他用娇嫩这样的词来夸他,就十分的不妥当了。

    不过这样的话,若是用来调戏那些小倌,倒是很是适合。

    舞泠被他的话恶心得想吐,沉声道:“师兄,麻烦你不要用那么让人反胃的语气与风哥哥说话。”

    兰羽令作无辜模样,“师妹何出此言?这是我对殷风公子,最真挚的赞美。”

    其他人:“……”是真的让人很反胃。

    娇嫩?如风想了想她院子里的那些玉兰花,只有花才能称之为娇嫩吧?

    她一个粗人,哪里配得上这样的称赞?

    “我吃饱了!”乔矗猛地放下筷子站起身,说了一句,便出去了。

    他得找个地方吐去,给兰羽令恶心死了。

    当然他的离开,并没有对他人造成什么影响。

    叶长卿也吃好了,但是他却没有离开,作为大师兄,他不能随便离开,就怕他们待会儿会打起来。

    思思正襟危坐了一会儿,也找借口离开了。楚棋吃完了还要等喜喜吃,所以硬着头皮留下来。

    至于殷珏,他即便是不吃了,也不会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妨碍了谁。当然,即便是真的碍了谁的眼,他也不会为了图让别人舒服而走的。

    如风觉得被兰羽令正面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碗里的饭瞬间就不香了,你说这长得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让人连饭都吃不下去了呢。

    “兰公子,不知用过没有,要不要一起将就吃点?”饭桌上的饭菜基本都被用过,只剩一半了,叫人家这时候一起将就着用膳是不太好的。

    但如风觉得这人定不是来这里吃饭的,所以也就是随口一说,转移话题。

    当然,如果他能不嫌弃,将就着吃点就更好了,那样的话不仅能堵住他的嘴,也可让他不要再盯着她看了。

    “不用,我看着殷风公子吃就好了。”他目光像一条粘糊的蛇一般,在如风身上爬开爬去。

    仿佛在说,比起这些饭菜,他更合他的口。

    如风打了个寒颤,觉得这个兰羽令十分的邪门儿。

    “砰!”忽的,一个在兰羽令面前的盘子毫无征兆炸裂来开,兰羽令没有防备,被盘子里面的菜浇了一身,脖子上还被一片擦着他脖子飞过去的碎片划出了一条小口。

    事发突然,众人都未料到,具是被吓了一跳,如风若有所觉的伸手在桌下握住殷珏的手,传音入密喊了他一声:“阿珏。”

    除了殷珏,她想不到在场还有谁暗中动手,能让兰羽令躲不过去的。

    殷珏同样传音入密回她,“放心,不会要了他的狗命。”

    “怎么回事,这盘子怎么忽然就爆了,仙友可还好?”叶长卿站起身,担忧的看着兰羽令。

    喜喜吓得看了看面前的盘子,不敢吃了,就怕下刻自己面前的盘子也爆了,躲进楚棋的怀里,瑟瑟发抖。

    兰羽令自己也惊愕了一瞬,而后眼底戾气横生,抬眼去看屋里仅剩的四人。

    那盘子爆裂得太过突然,且速度快得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可他不认为这里有人能在他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动了手脚,而他还躲不过去。

    “哎呀大师兄,你可真倒霉呢,你看,连盘菜都不待见你。”舞泠自是不会管那么,多幸灾乐祸的在旁边嘲笑起来。

    兰羽令渐渐收起眼里的暴戾,掏出一块帕子擦脸上的油污,却是没有管脖子上还在直流的血迹。

    “是啊,这盘菜可真是不待见我呢。”兰羽令似笑非笑的道。

    舞泠见自己如此嘲笑他,他不仅不生气,还反而也自嘲了起来,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兰羽令如此反常,莫非动火了?

    “既然这些菜不待见我,我也无需多留了。”他话落,便站起身走了,临走前,还特意强装淡定的对如风说了句,“殷风公子,恕我失陪,下次再来看你。”

    话落,也不等如风回答,他便有出门了,只是走没多远,路过一个丫鬟身边时,忽然伸手握住了那丫鬟的肩膀,声音阴沉的道:“今日的饭菜是谁做的,叫他来见我。”

    那丫鬟从他手放在她肩膀上时,就已面色苍白,这会儿更是冷汗直流,不过脸上神情却依旧平静,点头应道:“是。”

    兰羽令放开她的肩膀,转身大步而去。

    乔矗远远看着这一幕,见兰羽令走远了才走到那丫鬟身边,盯着她的肩膀看。

    “公子,有何事吗?”那丫鬟抬头问他,即便故作镇定,但是声音中却还是带了隐忍的颤意。

    乔矗蹙眉问道:“他刚刚是不是伤害你了?”

    丫鬟语气平静:“公子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乔矗见她如此,也不多言,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肩膀,那丫鬟表情未变,面色却是又白了许多。

    “你不疼的吗?”乔矗问道。

    “奴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那丫鬟依旧装傻。

    “真是愚蠢。”乔矗冷哼一声,想要调头就走,最终却还是过不了心头那一关,手紧了紧,而后忽然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握住她的肩膀。

    一股灵气从他手臂上爬到那丫鬟手臂上,只听“咔嚓”一声,那丫鬟已被捏脱臼的肩骨,瞬间回位。

    那丫鬟依旧面无表情,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也没有道谢,乔矗也不再理她,转身离开。

    就在他离开之时,周围走出来好几个丫鬟,具是冷冷的看了那个刚刚被兰羽令问话的丫鬟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后各自做事去了。

    一顿饭吃的人心里七上八下的,如风觉得很不愉快,怕再吃下去,舞泠姑娘待会儿又与殷珏掐起来,于是她也不吃了。

    放下碗,她准备收拾一下,舞泠对他道:“殷风哥哥不用自己收拾,这些琐事有丫鬟做,”话落,她便叫了丫鬟就来收拾。

    如风也没有矫情的挣着抢着做,舞泠又对她道:“殷风哥哥要不要出去消消食,你是第一次来天心宫,我带你四处走走。”说着她便要伸手去拉如风的手。

    如风下意识想到什么,慌忙避开。(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