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oukou.net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还有半年。”

    半年……

    前生他们一路北上,归来之时,已有一年之久,半年的时间,他们怕是回不来,但若是她中途折返回来呢?

    “我知道了,小舅舅,我会与师兄他们一道下山,无论如何,到我们回来之前。您都等着我一些好不好?”打定了主意,如风不再纠缠,先松了口。

    意归来微微点头,笑道:“好,我定等你归来。”

    看到如风急匆匆跑远的背影,意归来脸上的笑容微微苦涩,从将她带来身边开始,他没有什么事是不依着她的。

    可这次,他怕是无法信守承诺了。

    跑回玉兰轩,如风在自己的房间中搜了好一会儿,搜出来从前自己在山下阵子上买来的一个荷包,然后拿出朱砂纸,写了一道咒文。

    这咒文乃是遥音咒,泛用于千里监守凶吉及传送所用,一旦对方有难,施咒者可通过此咒文,将元神传送到对方身边,不过就是会耗费一些修为罢了。

    不是她不信不过小舅舅,而是怕他对自己还有所隐瞒,无论如何,她都要先做一些准备。

    只是,咒文刚写完,她又想到,放在荷包中似乎并不稳妥,若是小舅舅不小心遗落,或者他若知道她在这里面放了这种咒文,故意在上做些手脚瞒过她怎么办?

    不妥不妥。

    想了想,她跑去找伶玉,然后请她在夜半三更之时,找个理由去将小舅舅引出观澜院,越急的越好,让小舅舅急得没法整理仪容。

    伶玉虽然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但是摸着如风贿赂自己的几根花样很好看的银簪还是答应了下来。

    等伶玉成功找了个理由将意归来引出观澜院后,如风便赶紧跑了进去,拿起意归来仅有的两个玉冠,手中化出一把细小的刀,快速在连个玉冠之内刻下遥音咒,而后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那咒文纹路中走一遍后,又用手将那咒文抹平,令玉冠完好如初,放回原地,好像从未有过人碰过一般。

    刚放下玉冠,便听得外面有脚步声,如风知肯定是小舅舅回来了,赶紧放下玉冠,拿出之前的那个荷包,慌忙的塞进他的一件外衣袖中。

    意归来走到院子时,便察觉到房间中有人,快步走进去推开门,却未见一人,而窗户却是开着的。

    意归来四处扫视一圈,见其他毫无异样,唯独自己的外衣似乎放得有些凌乱,便将外衣拿起,很快便从袖带中翻出来了一个荷包。

    打开荷包,里面放着一道折叠好的符箓,意归来打开一看见是遥音咒,眉头一瞬间便皱了起来,不用猜他也知道是谁放的,也明白了为何伶玉会假传思思修炼出岔,将自己匆匆骗过去。

    “真是胡闹。”

    遥音咒且是能轻易施之的?若是有个万一,便会危及生命。

    本是想将它毁了,但怕如风知道了怕是不会死心,又弄其他的东西,意归来便还是留下了那符咒,只是却将符咒稍微修改了一下。

    房间中,立在房顶的一道符咒,忽然消失,同时,走在回玉兰轩路上的如风手中忽的便多了一道咒文,她将咒文放在额前,脑中瞬间便映出了片刻前,在意归来房中发生的事情。

    果然,小舅舅若是发现了她放的符咒,便会在符咒上动手脚,还好她做了两个准备。

    两日后,众人收拾妥当,在明武场待命。

    之前大师兄告诉他们让他们准备好,两日后他会带领他们下山历练之时,伶玉思思以及冬儿惠鸢乔矗和季恒便一直翘首以盼着了,连晚上做梦都能到了自己降妖除魔,拯救苍生了。

    如今终于到了下山之日,他们都激动得恨不能现在就跑下山去了。

    对比他们的兴奋,其他几人却是平静多了。

    叶长卿因为是大师兄,且最是年长,自然要时时稳重。

    而风弄寒因为时常在外历练故而并没有多激动。

    排行老五的云芸芸则是个温婉恬静的性子,从不露出太过激的表情。

    如风则是因为重生的缘故,早已经历过一次,只是担心意归来,高兴不起来。

    而殷珏,带着面具,即使有什么情绪,旁人也是无从察觉的。

    随后意归来徐徐而来,然后带领众弟子拜了师祖以及天地,行了践行仪式后,便一一为他们整装,再三嘱咐他们多加小心,切莫大意轻敌,也莫要主动生事,什么都没活着重要等等后,便让叶长卿带他们出门了。

    如风努力克制着不回头看小舅舅,但眼泪还是没出息的流了出来,最后都走到了门口了,又跑了回来,扑进意归来怀里,娇憨的说了句,“小舅舅保重。”后又一溜烟的跑掉了。

    意归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袖中的手紧了紧又松开,终是一言未对她说。

    伶玉他们还站在门口等着如风,见她红着眼睛回来,以为她是舍不得离开师尊,几个小姑娘便都过来安慰她。

    “别哭了,我们很快就能回来了的。”

    “出门可不能哭的,不吉利哦。”

    安慰着如风,但她们自己却都忍不住红了眼眶,他们自小在云赦宫长大,都是第一次离开师尊远行,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如风没有说话,一脸的无精打采,殷珏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倒是极少见她有如此神情不佳的时候。

    不就是出去历练短时间内无法回来吗,至于如此吗?他都未与阿爹说过此事,只是昨日给他送了一年份的丹药回去罢了。

    如风不经意间转头,便看到殷珏在旁边盯着她看,透过面具,能看到他双眼中带着几分鄙夷与嫌弃。

    如风见此,眨了眨眼,觉得有些丢人。忧愁的情绪一瞬间便消了一大半,转开了头,不再看他。

    殷珏也收回了目光,抱着坤吾,朝下山的路而去。

    意归来站在云赦宫门外的山峰之上,看着一群远去的弟子,眼中多少露出了些许担忧。

    他腰间玉佩忽然无风自动起来,从里面传出来一个男子妖魅蛊惑的声音,“你也说了,是福是祸自有定数,又何必如此?”(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net)